B Side Story

有内容的人生,不画他人的风景,不走他人的路……

Category: Reading (Page 1 of 3)

民国旧事(1)

  1926年,鲁迅先生在厦大的时候,厦大正属新建,诸多设施皆不健全。加之学校地处偏野,为了省事,先生常常需要做一些随地小便的事。但先生对此类事也并不因其会影响形象而加以否认,还会主动将之讲与他人听,读来实在是颇为有趣。
  如1926年9月30日致许广平信:

  “……我到邮政代办处的路,大约有[……]

Read more

你为何也要姓×?

  因为(北京)“女师大已改为女子学院的师范部,教育总长任可澄自做院长,师范部的学长是林素园。”(周树人《< 记谈话>》附记》,1926年10月14日),韦素园先生为了避嫌,干脆把自己的名号改为了“韦漱圆”。(周树人致韦素园信,1926年10月15日)
  我读中学时,曾有一次在课堂上经历老师训学生。那位先生,[……]

Read more

林语堂先生?林玉堂先生?

  我最近在读《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人民出版社2009年7月版。目前进行到第七卷,1926年。我希望今年内要完成20卷的阅读,这是我今年的主要阅读任务之一。
  在这一年,鲁迅先生应林语堂先生之邀,从北京来到厦门大学任教,先生与许广平在这一期间的通信,后来集结成了《两地书》。
  先生的语言,自然是[……]

Read more

花样男人

  人们习惯于以花喻女人。虽然有智者言:“第一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天才,第二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庸才,第三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蠢才。”但似乎人们却也并不惮于做蠢才,看到了好看令人心悦的女子,多半仍然习惯于说:“看啊,那个女人(或女孩)长得跟一朵花儿似的!”不论别人怎么看,不用亲眼见到那好看而令人心悦[……]

Read more

美人美人

  诗王乌萨夫·乌朵儿在赞颂美丽出众的阿美那加拉王后时,曾写诗云:  

  “她那美丽的长发,均匀地披在双肩,衬托出精致白皙的面颊,光洁清新;她那乌黑的双肩,宛如爱神卡玛的神弓,细细弯弯;光滑如丝的长睫毛下,黝黑的眸子,清澈的眼睛秋波荡漾,仿佛喜马拉雅山圣湖反射出的最纯的天堂之光;她的牙齿光滑洁白[……]

Read more

又是临时工干的?

  这几日在对职业病做一些了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的网站上研读了一些相关的公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些政府部门的法律法规,在很多地方的行文竟然也是很不规范的。
  以这份《职业性急性化学物中毒性心脏病诊断标准》(GBZ 74-2002)为例,里面有这么几段文字:
卫生部文件
  里面在列举病因时,对标点的[……]

Read more

《星期三的信》

  多年前读过一本名为《相约星期二》的书,所以当我在深圳图书馆的新书展览架上看到这相似的名字时,就毫不犹豫地拿了起来,简单读了下腰封之后,决定借阅回家阅读。
  这是一本关于宽恕和爱的书。主人翁库克·库伯在新婚的当晚,决定要在每个周三给妻子写一封信。从新婚之夜,到夫妇二人去世的当晚,数十年从未中断过[……]

Read more

幸福之道

  关于幸福,托尔斯泰告诉我们:

  
  我历尽世事,如今终于觅到幸福之所在:归隐于田园,帮可帮之人,助无助之人,行善行之事;修身养性,怡情山水,泛舟书海,畅游天地;邻里坊间,其乐陶陶。

  寥寥数语,道出幸福之法,可谓微言大义。

放爱以生路

  就如同我不喜欢听当今那些满纸的情来爱去无痛呻吟的流行歌曲一样,我一向也并不喜欢看那些所谓的爱情故事。因为我总觉得,现在的人往往是把爱情复杂化了,硬是把很多无关爱情唯独事关欲望的东西塞了进去,然后打包成一个叫做爱情的套餐,还得让对方照收不误。
  
  某些人脑子也不好使,被小资的琼瑶阿姨的肥皂剧[……]

Read more

书店关门,我丢了魂

  

我极喜欢去的打折书店

我极喜欢去的打折书店


  这家叫“藏书楼”的打折书店,是深圳市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这里所有的新书,都能够以八折或六八折的折扣买到。[……]

Read more

Page 1 of 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