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Side Story

有内容的人生,不画他人的风景,不走他人的路……

Month: August 2011 (Page 1 of 2)

仓禀实而不知礼节

  2008年,《金字塔报》曾对埃及年轻人做过一个调查,为什么埃及古典的绅士传统荡然无存。一位埃及青年这样答道:

  “你怎能指望一个每天工作16小时的人,在公共汽车上给别人让座?如果他结束漫长的工作后,还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长队买有政府补贴的面包,他为什么还要邀请女性或老人站在他前面?当你被生活淹没[……]

Read more

民国旧事(4)

  中国因为人多,拥堵是生活中的一种常态。我有时晚上7点去乘地铁,在地铁入口处都还排着长长的人龙。虽然有时遇到这种状况人会无缘无故变得焦虑,但却也对此无可奈何。
  没想到,在民国时已经有了类似的状况。要知道,那时的人口不过只有如今之三分之一啊。但不论你信不信,这样的事确实也会发生。鲁迅先生在192[……]

Read more

民国旧事(3)

  1926年,鲁迅先生与二弟周作人失和已三年。关于兄弟二人失和的原因,素来是史学研究着关注的重心之一,虽然至今未得出确切的结果,或许永远也不会有确切的结果而永成历史的谜案。当然,也并非没有得出一些结果,比如就有人说是因为鲁迅先生偷看弟媳洗澡云云,对这种揣测,我自然不敢相信,我自然也不相信鲁迅先生可[……]

Read more

民国旧事(2)

  我一直对各个时期各个国家各个地区不同的风土人情文化经济异常感兴趣。就物价而言,民国时期当然是有巨大波动的,尤其是后期法币贬值的速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本来能买几袋大米的钱,一眨眼的功夫可能就连一盒火柴也买不到了。因此,用车托着大捆的钱去买生活用品是常有的事。
  虽然现在没有办法确定1920年代与[……]

Read more

大摆乌龙

  去华润万家超市购物后,随带着把近期的购物单据统一开具发票。我去时,开票的人不多,在我前面就一位女士,可是却等了好半天,直到我的后面排起了长龙。
  经过是这样的:我到达服务台时,客服人员正在为那位女士打印单据。打印完毕,那位女士一核实,发现单位名称给打错了。于是又重新打印。第二次打印出来后,发现[……]

Read more

想起了陈景润先生

  为了核实鲁迅先生书信中的林玉堂与林语堂先生的资料,我查阅了一些厦门大学的校史,也进而看到了一些证明了“1+2=3”的陈景润先生的相关资料。
  陈先生在厦大毕业后,去北京四中教书,因为口齿不清(这也实在不能太责怪他,因为福建人的语音因受闽南语的影响,在这方面确实很多有些困难),被四中辞退。陈回到[……]

Read more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从网上读到一笑话,从中可以看出国民对“相关部门”的不信任程度。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特分享于下。

  一人不慎落水,路人欲救之。一说:“是公务员!”路人散一半。另一说:“是公安!”又散一半。又有人说:“看上去像城管!”路人皆散去。猛然有人说:“是红十字会的!”路人蜂拥以石投之,“让他活着上来不是[……]

Read more

民国旧事(1)

  1926年,鲁迅先生在厦大的时候,厦大正属新建,诸多设施皆不健全。加之学校地处偏野,为了省事,先生常常需要做一些随地小便的事。但先生对此类事也并不因其会影响形象而加以否认,还会主动将之讲与他人听,读来实在是颇为有趣。
  如1926年9月30日致许广平信:

  “……我到邮政代办处的路,大约有[……]

Read more

你为何也要姓×?

  因为(北京)“女师大已改为女子学院的师范部,教育总长任可澄自做院长,师范部的学长是林素园。”(周树人《< 记谈话>》附记》,1926年10月14日),韦素园先生为了避嫌,干脆把自己的名号改为了“韦漱圆”。(周树人致韦素园信,1926年10月15日)
  我读中学时,曾有一次在课堂上经历老师训学生。那位先生,[……]

Read more

林语堂先生?林玉堂先生?

  我最近在读《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人民出版社2009年7月版。目前进行到第七卷,1926年。我希望今年内要完成20卷的阅读,这是我今年的主要阅读任务之一。
  在这一年,鲁迅先生应林语堂先生之邀,从北京来到厦门大学任教,先生与许广平在这一期间的通信,后来集结成了《两地书》。
  先生的语言,自然是[……]

Read more

Page 1 of 2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