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缓慢地在街上行走着着,向我常去的那家饭馆进发。
  是的!确实是在缓慢地行走着,而不是急匆匆地在赶路。因为脚被扭伤,根本不可能急匆匆地行走。要是有可能,我倒是愿意加快我的步伐,跑步穿过中关村!快下雨了,我也希望能够早点回到家。
  但也得益于脚部的伤,让我有机会更多地欣赏周围的景致、关注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在街上缓慢地行走着,行走在这条街道的正中央。这是一条少有车通行的街道,所以我才有机会在路的正中不慌不忙地行走。走的路的正中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同时注意到到街道两边的景致、同时关注到街道两边所发生的一切。
  我看到了一位乞讨者,一位年迈的乞讨者,一位左手拄着拐棍、右手拿着乞讨用的碗的年迈的乞讨者,他在远途乞讨。昨日的冬至一过,今天的天气开始变得有些萧瑟起来,深圳终于有了点冬天的气息。我穿两件衣服,里面一件衬衣,外面一件外套。要是前几日,不时还会感到热,需要把外套脱下来拿在手中,但今日,我却是分明感到冷了起来。乞讨者身上倒是穿着一件棉衣,但我仍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冷。据我的经验,大多数乞讨者不论何时都会选择把他们的全部衣服一股脑儿地套在身上,即使是在酷热的三伏天。我不知道他们在那个时候是否也会如我一样感到酷热难耐,我也无从推断在这个时候他们是否也会跟我一样感到寒冷。

  乞讨者在一家快餐店的门口停留了下来。他开始用手颠簸他手中拿着的碗。看来他今天的收获不大,因为他颠簸他碗时发出的清脆的声音即使是我跟他相距如此之远也能够听得很清楚,那显然是因为碗中只有几个零星的硬币的缘故。
  快餐店的服务员显然也听到了他发出的声音。她正在伺候一位用餐的顾客点餐,本来是背对着门的,当他发出那“乞讨专用”的声音之后,她转过了身,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她肯定不会置他不理!我停住了脚步,透过玻璃窗,观察快餐店里面的动静。
  她走向了门反方向的柜台的方向,然后又向着门的方向走了过来。中途,还有顾客拦住她问着什么。
  尽管我认为她不会置他于不顾,但此刻,我仍然不免有些心虚。我安安地祈祷着。
  她终于朝门走了过去,然后往她的碗中放了些什么,并对他笑了笑。
  我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去。而不争气的泪水,也忍不住要盈眶而出。于是,赶紧转过身,继续往前行走。
  谢谢!我在心中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