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奇异事件

  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经历一起令我感到匪夷所思的奇异事件!   途中上来两个人,一对母子。作女儿的,抢在头里,在我对面抢了个座位一屁股坐了下来,留下她妈妈在后面买票。她妈妈买完票,到后面去找了一圈,发现已经没有空的座位了。于是,她又回到车头站在了她女儿的面前,母女俩拉着手,就那么一路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让我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那个女儿竟然丝毫也没有起来让她妈妈坐下来的意思。她并非是小孩,至少已是20上下的年龄了。身体也不虚弱,那胳膊那腿,长得让我这个男人都相形见拙!可她竟然就没有起码的应该给自己的妈妈让座的意识!看她妈那架势,竟然也丝毫不以为意。   我只得连连感叹,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亲爱的小孩(8)

  献血回家的公交车上,人群一如既往地水泄不通,我抓住吊环站立着。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两个小女孩,看起来像姐妹,大的约有十一二岁,小的四五岁。一路上,年长一些的一直吃力地抱着“妹妹”。小女孩看起来很疲惫,“姐姐”就哄着让她睡觉。   途中,旁边的座位空了下来,小女孩想要从“姐姐”的怀中坐到那个座位上去。“姐姐”赶忙把她一把搂住,制止她:“给叔叔坐!”旁边那位男子示意小女孩,让她过去坐,她乖巧地摇摇头予以拒绝!   我喜欢这样有教养、懂事的孩子!

Continue reading …

不经意间的感动(3)

  因为脚受伤,下午公司的例行活动我未能参加,而是选择了提前回家。   由于尚未到下班的时间,平峰期的交通非常畅通,我上车的时候车上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所以我又很顺利地坐到了靠近车头的座位上。车头的座位坐起来不如后面的舒服,坐上去感觉两腿给吊在了空中,而且车在急速转弯的时候极容易甩出去,但因为位置较高,视野要比坐在其它位置开阔得多,所以多年来我都习惯了首选那个区域的座位。   车不断地靠站,乘客在不断地上上下下。过了两站,靠站的时候,从后门上来一个女孩子,跑到车头问司机:“师傅,这车到大冲吗?”   “到!快投币吧!”司机的回答很干脆利落。(很高兴他没有像别的司机那样责备她应当从前门上车。)   女孩子投完币,坐到了我对面的座位上去。而她旁边的座位,则仍然空着。   又下一站,上来一位女士,刚想坐到女孩旁边的座位上去,但看到那个座位有些脏,于是又走到了后面去。女孩子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于是从自己身上掏出纸巾来,把那个位置擦拭了一番。刚擦拭完毕,新上来的乘客就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她的这一举动,刚好让坐在她对面的我全收于眼底。我那颗易于感动的心不由得又被触动了,忍不住就多打量了她几眼。   我得承认,她这一举动在我的心中为她加分不少。从她所戴的大大的耳环来看,她本应当是我“固有”观念中很时髦的形象,本不应当引起我的注意才对!但正是她这一体现出良好教养的细微举动,却博得了我的不少好感。

Continue reading …

不经意间的感动(2)

  回家的公交车上,遇到两件让我今日非常感动的事。   一是在途中上来一对母子,孩子三四岁的年纪,别人给他让座后他主动说了一声谢谢。在公车上给人让座也不少,见到别人让座的也不少,大人(一般都是年老的)是有给我说谢谢的,但是见到小孩子主动说谢谢这还是第一次。为此本人非常感动,认为他收到了良好的教育。为此我特感谢他的妈妈!   二是在车上见到有人站着读今天刚上市的《读者·乡土人文版》,我刚好也带了一本。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归属感所带来的浓浓暖意。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