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男人

  去洗手间,遇到同一层楼一家公司的两个人正蹲在地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吐沫横飞地聊着天。   我对别人的私事毫无兴趣,不过,二人也对此完全不忌讳,也不因我的到来而稍微低一点声。于是,我只好“被迫”着听了几句。   原来,二人在谈论租房的事。租房实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我完全不感兴趣。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就“骇”倒我了。   其中一人:“不管今后能不能成,首先要出去租个房住在一起,先快和快和再说!”   感情,是其中的一人新近谈了个女朋友,二人在商量着怎么把她给先哄上床呢。   嗯,那个女孩子要注意了!

Continue reading …

男人是何等肮脏龌龊的动物

  从楼上提水往楼下走的时候,楼梯口一位女士正在打电话,走近她的时候,隐约从她的话中听到“那个女人”、“你没有对我说实话”等只言片语,我心里一个咯噔:“这男的又在外胡搞,又是一个不幸的家庭。”   从她旁边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的脸,眼角带有鱼尾纹,两眼通红,正在哭泣。我心里一慌,赶紧提着水咚咚咚咚地跑下了楼!   男人实在是个异常奇怪的动物,尤其是有了点小钱或小权之后的男人!   一方面,他们恨不得天下的女子都是荡妇,希望她们都能对自己投怀送抱,期望能阅尽天下女色。另一方面,却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的任何出轨行为,希望自己的女人永远做圣女,期望自己的后院能永远红旗不倒!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