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赏这样的女孩子

  下班回家的公交车上,跟一位女性朋友聊天。因为明天是妇女节,于是就顺理成章地问她是否会放假。她平时都是轮休的,一个月休息四天。   她回答了后,又谈了一会别的,突然感叹说她现在工作的医院在对待员工方面不公!   我以为是她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于是就问她是怎么回事!   可她的回答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并非是为她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感叹,而是因为别人受到不公对待而鸣不平。

Continue reading …

不经意间的感动(4)

  我缓慢地在街上行走着着,向我常去的那家饭馆进发。   是的!确实是在缓慢地行走着,而不是急匆匆地在赶路。因为脚被扭伤,根本不可能急匆匆地行走。要是有可能,我倒是愿意加快我的步伐,跑步穿过中关村!快下雨了,我也希望能够早点回到家。   但也得益于脚部的伤,让我有机会更多地欣赏周围的景致、关注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在街上缓慢地行走着,行走在这条街道的正中央。这是一条少有车通行的街道,所以我才有机会在路的正中不慌不忙地行走。走的路的正中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同时注意到到街道两边的景致、同时关注到街道两边所发生的一切。   我看到了一位乞讨者,一位年迈的乞讨者,一位左手拄着拐棍、右手拿着乞讨用的碗的年迈的乞讨者,他在远途乞讨。昨日的冬至一过,今天的天气开始变得有些萧瑟起来,深圳终于有了点冬天的气息。我穿两件衣服,里面一件衬衣,外面一件外套。要是前几日,不时还会感到热,需要把外套脱下来拿在手中,但今日,我却是分明感到冷了起来。乞讨者身上倒是穿着一件棉衣,但我仍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冷。据我的经验,大多数乞讨者不论何时都会选择把他们的全部衣服一股脑儿地套在身上,即使是在酷热的三伏天。我不知道他们在那个时候是否也会如我一样感到酷热难耐,我也无从推断在这个时候他们是否也会跟我一样感到寒冷。

Continue reading …

不经意间的感动(3)

  因为脚受伤,下午公司的例行活动我未能参加,而是选择了提前回家。   由于尚未到下班的时间,平峰期的交通非常畅通,我上车的时候车上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所以我又很顺利地坐到了靠近车头的座位上。车头的座位坐起来不如后面的舒服,坐上去感觉两腿给吊在了空中,而且车在急速转弯的时候极容易甩出去,但因为位置较高,视野要比坐在其它位置开阔得多,所以多年来我都习惯了首选那个区域的座位。   车不断地靠站,乘客在不断地上上下下。过了两站,靠站的时候,从后门上来一个女孩子,跑到车头问司机:“师傅,这车到大冲吗?”   “到!快投币吧!”司机的回答很干脆利落。(很高兴他没有像别的司机那样责备她应当从前门上车。)   女孩子投完币,坐到了我对面的座位上去。而她旁边的座位,则仍然空着。   又下一站,上来一位女士,刚想坐到女孩旁边的座位上去,但看到那个座位有些脏,于是又走到了后面去。女孩子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于是从自己身上掏出纸巾来,把那个位置擦拭了一番。刚擦拭完毕,新上来的乘客就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她的这一举动,刚好让坐在她对面的我全收于眼底。我那颗易于感动的心不由得又被触动了,忍不住就多打量了她几眼。   我得承认,她这一举动在我的心中为她加分不少。从她所戴的大大的耳环来看,她本应当是我“固有”观念中很时髦的形象,本不应当引起我的注意才对!但正是她这一体现出良好教养的细微举动,却博得了我的不少好感。

Continue reading …

不经意间的感动(1)

  1   早上在上班的路上,在经过某站台的时候,从车窗里望去,居然看到一个女孩子从旁边的报摊上买了一份《参考消息》,顿时让我感动万分。在这样一个浮华的年代,女孩子普遍除了时尚之类的东西不看的年代,居然还有人愿意读这样的报纸,不得不让人敬佩!   我向来习惯于通过一个人所读的报刊或者书籍去揣摩一个人的性格,我总认为一个人所读的东西是他或她的内心世界的反映,就如同要了解一个人,完全可以从了解他都结交一些什么样的朋友开始一样。所以每次看到别的人读的书籍或报刊有品位的话,我必定会对其心生敬意,并产生去结交的愿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