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姓服务员

  某家店门口贴出了招工的广告,指明了要“女姓服务员”。恩,这可难办了,这上古时的姓氏现在可是姓者寥寥啊!

  为什么非得要女姓才成呢?赵姓,钱姓难道就服务不了客人了?其他姓氏的人要都去控告歧视,那不是摊上大事了? Happy-Grin

→ 阅读全文

林语堂先生?林玉堂先生?

  我最近在读《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人民出版社2009年7月版。目前进行到第七卷,1926年。我希望今年内要完成20卷的阅读,这是我今年的主要阅读任务之一。

  在这一年,鲁迅先生应林语堂先生之邀,从北京来到厦门大学任教,先生与许广平在这一期间的通信,后来集结成了《两地书》。

  先生的语言,自然是一如既往地幽默而风趣,这里不妨从他的通信中摘抄两段。

  九月三十日致许广平信中,谈及女生、闽南话和吃香蕉,让人捧腹:

  “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嘴也不大乱吃,只吃了几回香蕉,自然比北京的好,但价亦不廉,此地有一所小店,我去买时,倘五个,那里的一位胖婆子就要‘吉格浑’(一角钱),倘是十个,便要‘能(二)格浑’了。究竟是确要这许多呢,还是欺我外江佬之故,我至今还不得而知。好在我的钱是从厦门骗来的,拿出‘吉格浑’‘能格浑’去给厦门人,也不打紧。”

[……]

→ 阅读全文

手绘面?

  绘面,是否是在面上绘了花的面食?可雕龙绣凤乎?

菜品为绘面的点菜单

菜品为绘面的点菜单

寻的变迁

  无论是寻狗还是寻猫,终归所寻的对象都是动物。这次,终于见到了个寻狗的主人的。寻人的启事倒也见得不少,可还第一次见到狗丢了其主人尚未着急,捡到狗的倒寻上门来了,也可谓“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 阅读全文

又是临时工干的?

  这几日在对职业病做一些了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的网站上研读了一些相关的公文。让我大跌眼镜的是,这些政府部门的法律法规,在很多地方的行文竟然也是很不规范的。

  以这份《职业性急性化学物中毒性心脏病诊断标准》(GBZ 74-2002)为例,里面有这么几段文字:
卫生部文件

  里面在列举病因时,对标点的使用可谓混乱:DDV后面既使用了逗号,又使用了顿号;同一文件,a)、b)部分以顿号作为间隔,c)到h)又采用了逗号。
[……]

→ 阅读全文

启示

  从《寻狗启示》到《寻猫启示》,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启示:你完全不能被启示!

  苦口婆心地给你讲了一通“启示”非“启事”,“启事”非“启示”,可你那榆木脑袋却没有受到一丁点启示,仍然错把“启示”当“启事”,误把“启事”作“启示”!难怪那猫猫狗狗都受不了你的不分“启示”与“启事”,要不断跑出去走失,好让你多写写“启事”,以便最终掌握“启示”与“启事”!但你却仍然不被启示,照旧把“启事”写作“启示”!

  还有,你的字可写得可真丑啊!这是你给我的另一个启示!
[……]

→ 阅读全文

外出告示

  某家小店前拍到的这个:

告示

告示


  为何不是:”店长外出,有事请联系……“

”洋泾浜“英语(3)

  香梅北站,被翻译为Xiang Mei North Station。

香梅北站

香梅北站

似乎还不到“Happy牛year”的时候吧?

  随着西元2009年1月1日的到来,很多人通过手机短信、电视、网络、报纸等互道“Happy牛year!”甚至连CCAV这类国家媒体都采用了这种方式。

  然而,我却认为这种方式是错误的!这得从历法的角度来分析。

  目前,在我国实际上是采用两种历法:官方采用的公历,也即是所谓的阳历或西元纪年,[……]

→ 阅读全文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