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行千里母担忧

  从游泳馆出来,已是11点40多,才发现手机上22:19有个爸爸的未接来电。这实在是很不寻常,因为本身老爸就极少主动给我打电话,更别说是这么晚了。在乡下,要不是农忙时节,人们都早就睡去了。   虽然觉得很不寻常,但我却并未立即拨回去。心里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明天就是周末,明天再打好了。再说,我要急着去赶地铁呀,要是错过了末班车就麻烦了。   刚进入地铁站,没想到电话却又追了过来,这次是妈妈。先是问我怎么会不接电话(遇到这种状况,总是不免让家里的老人担心),待我解释明白,放下了心,这才说是因为在电视上看新闻,见云南地震了,可是给弟弟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无论是手机还是座机都说是空号。   我安抚了一番,承诺马上打电话过去弄个明白。没想到给弟弟的电话却很容易就接通了,一问,什么事也没有。毕竟,发生地震的地方距离昆明还远着呢。再问手机换号之后是否告知了家里,也说说过了。   再打电话回家,对弟弟那边的情况做了报告,这下家里的老人总算是安了心。再一核对家里留下的电话号码,还是几个月前未换号之前的旧号码。“他换号不是说给你们说过了吗?”“哪里有说,从来都没提过。”   或许弟弟是真的说过了,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我当时也不过是得到一条群发的简讯而已。可是,对于老爸这种手机只会打电话接电话的老人家来说,哪里会弄得明白收发简讯这种太复杂的操作?春节回家,一次拿爸爸的手机玩,发现里面有多条未读的简讯,他根本就不会读。   从弟弟的角度,他换号之后或许也算尽到了告知的义务,可是,这种极其随意的告知方式实在是未能尽到有效的告知效果,在关键时刻就让家里的老人担心了。   真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些年,也是资讯传播的手段越来越发达。随着我和弟弟的外出,之前从来不看新闻不看天气预报的老爸老妈,也学会了在家里看我们所在城市的新闻和天气。几个月前,深圳发生了一次取款被劫杀的案件,看到新闻后,老妈也赶紧打电话给我千叮嘱万叮咛。在老爸老妈的心中,外面的世界可能就跟伊拉克或阿富汗一般充满危险,因此需要时刻为在异乡的子女担心。可是在我们这样不孝的子女的心中,却往往会认为父母的担心是多此一举,杞人忧天,荒唐可笑,甚至有时候还为此不耐烦,觉得自己的父母怎么会这么唠叨!事后想来,才会觉得自己真的不够懂事,不但没有尽到对父母同等的关爱,甚至因为拒绝父母那种笨拙的关爱方式,在不知不觉中伤了他们的心!

Continue reading …

民国旧事(3)

  1926年,鲁迅先生与二弟周作人失和已三年。关于兄弟二人失和的原因,素来是史学研究着关注的重心之一,虽然至今未得出确切的结果,或许永远也不会有确切的结果而永成历史的谜案。当然,也并非没有得出一些结果,比如就有人说是因为鲁迅先生偷看弟媳洗澡云云,对这种揣测,我自然不敢相信,我自然也不相信鲁迅先生可能做出这类的事情来。但不管怎样,这或许是先生之生平最大苦痛来源之一。无论是谁,摊上这样的事又不会是呢?   1926年的鲁迅,早已失去了其二弟,只有三弟建人能让其一享手足之情。在他由北京去厦门途径上海的时候,建人会特意陪伴他。他会托建人帮忙买书;看到建人生活困难,也会拿出自己的薪水资助他。

Continue reading …

手足情深

  新加坡作家尤今的一篇短文,自从在今年第16期《读者》杂志上读得之后,那浓浓的亲情就让我感动万分。   于是,读了一遍之后,我又读了第二遍,然后是第三遍,然后是第……我怎么也读不厌!   我一定要做一个像他那样的好哥哥! 

Continue reading …

温暖

  网友May在三表的博客上留言说:      我奶奶也曾经很遗憾地叹息:“拉登这孩子,也不知是谁家的,他父母也不好好管管!”   就这么一句被别人视为笑话的短短的话,却立即让我的眼前跃然而出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形象,感到倍加温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