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

  楼下的小调皮们,在地上用粉笔画的涂鸦,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在校园里的青葱岁月。

某甲爱某乙,小朋友的涂鸦

某甲爱某乙,小朋友的涂鸦

你多久没亲嘴了?

  素来收到垃圾邮件,都是直接清空或删除,但这封因为标题写得太诱人了,骗过了我的火眼金睛,忍不住点了一下,进去却发现是这个:

某某垃圾邮件的内容

某某垃圾邮件的内容


  恩,你多久没亲嘴了?

变迁(2)

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楼下有一些位于一楼的商铺或民宅,无论什么时候过去,都能见到大批的人聚集在一起耍牌玩。好一段时间,我曾对这些“耍牌人”如何谋生很感兴趣,甚至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职业的赌客,就靠这手上功夫在过日子。这个疑惑直到最近才得以解决。

  邻居近来闲来无事,不时跑去看他们打牌,回来后在某天跟我闲谈时便要我猜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不知道,觉得像职业赌客,因为并未见到那些人做过什么正规的工作。我并表示很为那[……]

→ 阅读全文

好日子

  中国人做事一向喜欢挑选好日子,像婚嫁、开张大吉一定要挑选一个良辰吉日就不必说了,连逝者出殡也一定要注意选择一个黄道吉日,以免冲撞了诸神,对子孙后代大大不利。想要图个吉利这种心理我能够理解,但坦白地说,我一向不太理解他们挑日子挑到了如此病态地步的原因,不明白的原因在于,为什么他们就认定他们挑选的那个日子才是好日子,而其他日子就不是好日子?人活一世,在世的日子是能用很有限的数字数过来的,哪一天又不是一个值得珍惜的独特的一天?哪一天又不能成为一个好日子呢?我倒是看到了很多在好日子成的好事也没能长久的案例。像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很多人都认为这是难得的好日子,赶着在这一天结婚,但后来据调[……]

→ 阅读全文

张三的故事(1)

  同学的一位同乡,当年从安徽大学毕业之后,与相恋多年的女友携手赴福建泉州发展。临行前,女友想要给这段关系吃一颗定心丸,对他说:“把证领了吧。”他却完全不放这事在心上,还劝女友说:“结婚证也就是个形式而已,早两年领晚两年领又有什么关系呢?”女友也只得听从他的安排。

  谁知造化弄人,原本担心男方有变,想要通过法律的形式把彼此的关系确定下来的女友,到泉州后不久却移情别恋,跟公司的一位老板发生了不伦之恋,毫无留恋地把陪着自己走过学生时代的男友抛到了一边。多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受此事打击,这位同学的同乡也就此看破了红尘,辞职回了老家。心灰意冷之下,没两个月也就跟家人介绍的一位完全不了解的女性[……]

→ 阅读全文

对不起,祖国,我扯到你的蛋了!

  我虽然常常会嘲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具创造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国人真的没有了创造性,只不过创造性是在民间,在网络之中,所谓“礼失而求诸野”嘛。所以我有个习惯,在看了新闻资讯之后,非常喜欢去看别人的评论,在别人的评论中常常会发现智慧的火花。所以我常常花在看评论上的时间倒比看新闻本身的时间更多。

  临睡前,习惯性地躺在床上拨弄手机,在某条新闻后看到下面这条评论。个人觉得总结得非常好,对于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大有裨益,不敢独享,特意转发于此。让我也扯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蛋。

  1.55岁的周润发宣布死后将捐出99%的财产,什么都不想带走。作家顾晓军评论道:千万不要捐到大陆来,不要[……]

→ 阅读全文

美人赠我蒙汗药

  同事在自己包里找东西,发现一颗Galatine的糖,顺手交给我。我问:“这是干嘛?”

  “给你吃啊,我又不吃糖。你不是喜欢资本主义的东西吗?”

  “资本主义的好东西那么多,你给我一颗糖就想把我给收买了啊?”

民国旧事(5)

  读《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不时都能读到因为批评民国政府而不得不跑到外国租界去避祸的消息。但是有一个细节却很让我玩味和向往,那就是,尽管民国政府(既包括国民政府,也包括北洋政府)也通过新闻审查一类的手段来控制舆论,但民国时期的文人批评政府的文章总还是能够找到发表的地方。虽然蒋介石枪杀了著名报人《申报》的总经理史量才先生,但这也并未吓破民国时期报人和文人的胆,仍然继续坚持批评政府的方针不动摇。蒋先生虽然骂了不少的“娘希匹”,但也无可奈何。这一方面固然有那时的文人很有节气的缘故,但那时新闻开放的尺度之大、政府对舆论的控制力度远远不及现在恐怕是更大的原因。

  读信力建先生的博文《民国时期的新[……]

→ 阅读全文

and the lesson is …

  大陆著名的作家巴金巴老先生在生前把自己的藏书和手稿捐给位于北京的国家图书馆。结果,巴老捐赠的书出现在了旧书摊上。据统计遗失数目达到400多册之巨。

  2008年汶川地震后,香港政府在绵阳援建了一所中学。结果,人走茶未凉,援建的中学即被当地政府和开发商拆除了,在原址新建起了豪宅。平时随意拆拆无权无势的小民们的房子也就罢了,连香港政府援建的学校都给拆了,中国不愧是chai-na!

  香港著名金庸先生将自己耗资千万在浙江杭州西子湖畔建成的“云松书舍”赠给杭州市人民政府。结果,书舍被当地政府改造成会所用于牟利,且规定最低消费人民币500元。

  类似的事件还可以不断举例下去。一系列类似的[……]

→ 阅读全文

  卖肾的理由千千万,但读起来都无一不让人感到可怜又可叹!

  详情移步:流动“卖肾车间”藏身居民区 3.5万元卖个肾理由太随便

Page 4 of 42« First...23456...102030...Last »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