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有太阳

头顶有太阳,心中有阳光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读到作家毕飞宇先生的一条微博:

  一位诗人来到南京,要和我见面。可这个路痴居然迷了路,怎么也说不清楚。我问他身边有什么标志物,他说:“头顶的左前方是太阳。”结果令人愉快,两个小时之后,我在阳光的下面找到了他。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让人有一种读《世说新语》,赏魏晋风流的感觉。

  末日过去了,愿大家的头顶有太阳,心中有阳光!

末日来了!

  真相还在系鞋带的时候,谣言已经绕了地球几圈。

  前几日,跟家里通电话,老妈说乡下在流传什么黑三天的说法。具体是什么意思,她也并不太清楚,只是见到乡邻都在准备蜡烛、煤油等之类在黑暗中过日子的东西,她也就顺带着准备了一些。对他们来说,对于神灵之类超自然的东西,向来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不全信,但又不得不信”的态度的。老妈还提及好几天前老爸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就急着催她要给我打电话,让我做好准备。但老妈却觉得我比他们见多识广,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一直没有给我电话。但终于在这次通电话的时候顺带着说了出来,还问我要不要做些准备。我自然是又做了一番解释,要他们放一万个心,他们所[……]

→ 阅读全文

致陈大律师

陈大律师、陈大官人:

  你能否把深圳市前市长许宗衡给捞出来啊?

  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特色的腐败大业离不开他!

  广大共腐党员想念他!
  

律师捞人广告

律师捞人广告

Holy shit,不会吧!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


  虽然近一段时间就一直有传言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可能会颁发给莫言先生,但今天看到这一消息被瑞典官方正式公布时,我的第一反应仍然是这么一句话:“Holy shit,不会吧!”

  我这一反应倒不是因为对莫言先生不敬。事实上,虽然莫先生的书很出名,但我真的尚未拜读过,因此就文学水准而言,不敢就其是否够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妄下定论说三道四。

  我这么个条件反射的原因是因为忧虑,某个历来因为拿不到诺贝[……]

→ 阅读全文

儿行千里母担忧

  从游泳馆出来,已是11点40多,才发现手机上22:19有个爸爸的未接来电。这实在是很不寻常,因为本身老爸就极少主动给我打电话,更别说是这么晚了。在乡下,要不是农忙时节,人们都早就睡去了。

  虽然觉得很不寻常,但我却并未立即拨回去。心里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明天就是周末,明天再打好了。再说,我要急着去赶地铁呀,要是错过了末班车就麻烦了。

  刚进入地铁站,没想到电话却又追了过来,这次是妈妈。先是问我怎么会不接电话(遇到这种状况,总是不免让家里的老人担心),待我解释明白,放下了心,这才说是因为在电视上看新闻,见云南地震了,可是给弟弟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无论是手机还[……]

→ 阅读全文

生子当如孙仲谋,娶妻当娶客家妹

  前几日新结识一位异性朋友,前天下午开始突然缠着我要让我陪着去看电影。我不愿意去,所以一直拒绝她的要求。不是因为我太小气舍不得买电影票的那点钱,只是因为我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没有进过电影院了,因为现在看电影的绝大部分都是情侣成双成对去的,我一个孤家寡人躲在电影院的某个角落里实在尴尬,好象是做了整个电影院中观影者的电灯泡似的。虽然我真的很喜欢看电影,每年看过的电影大概也得有上百部,但我就是不再愿意去电影院。

  另一方面,我跟这位朋友其实也真的不是太熟,不过是在前一天才刚通过网络认识,在两天时间里彼此聊得有些投缘罢了,在现实中从未谋面过。认识她的经历也颇具戏剧性,不过是因为在例行去血站献血的[……]

→ 阅读全文

理发

  我这人心比较软,常常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

  去常去的某家理发店理发,虽然经常给我服务的理发师也在,但当一位新来的小弟在给我洗头后主动提出“今天我帮你理好不好?”时,我却也不好驳他的面子,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心里想着:“总得给新手个机会吧。”

  怎么理呢?我告诉他:“分头,四六分或三七分都可以。”因为我的头发比较密,所以我又告诉他需要先把头发打薄一点。他开工了,我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一会儿后,当我再把注意力转回到我的头发时,赫然发现,oh my God,我好不容易留起来的能梳分头的长发竟然成了板寸。这时那位经常给我理发的理发师也过来告诉他:“他是要理分[……]

→ 阅读全文

美利坚合众国才是名副其实的体育强国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奖牌榜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奖牌榜


  这种荣誉,绝对不是靠打鸡血、把人作为机器来训练得来的,而是自身实力的一种名副其实的反映。

变迁(3)

  下午两三点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外面的太阳白晃晃的,路面感觉就像要燃烧起来似的。附近一家服装厂的老板,却顶着烈日,连续往堂兄家的百货店跑了三次,来回选购员工用的生活用品,甚至就连拖鞋、毛巾之类的东西都一并给采购了回去。

  听堂兄说,这厮虽然有钱,但给自己花都捏得很紧。第一次到堂兄这边给自己买拖鞋,堂兄告诉他有好一点的,也有差一点的,好的16,差的6元。堂兄很坦诚地告诉他6元的质量不好,只适合临时穿一下,让他买一双16的,他却说6元的就够了。结果6元的买回去一个星期就坏了,然后又跑过来,说还是拿一双16的好了。16的穿了一年还在继续服务,堂兄问他怎么样,他回答说:“还是要买贵一点[……]

→ 阅读全文

和谐

  党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

  党说:“要有字。”于是,仓颉就创造了汉字。

  党说:“要有历史。”于是,中国就有了五千年的历史。

  党说:“要和谐。”于是,它们就被“和谐”掉了。

如此和谐

如此和谐

Page 3 of 4212345...102030...Last »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