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与“被赶走”的父亲

去年岁末的时候,雾霾袭击了大部分中国。当时我在网易看到一篇题为《祖国雾霾的核心:在雾霾核心,无处逃离》的报道,里面发表了很多摄影师卢广先生拍摄的河北地区的污染照片,看得人触目惊心,觉得这所在哪里是人间,简直就是地狱!又不由得为生活在这种地狱一般的重度污染环境中的河北人感到可怜,这得多折寿啊!

Continue reading …

守财奴

  我六叔那人,精明能干,为人又圆滑世故、八面玲珑,谁也算计不了他,在诸兄弟中无出其右者。但因为精明过头了,以致养成了扼水不漏、一毛不拔的守财奴性格。   春节五叔家的嫂子回家,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嫂子又正患重感冒,家人都非常担心。听说嫂子是跟六叔家的堂弟坐的同一俩车,五婶就去找六叔要堂弟的电话号码,想要向堂弟问下嫂子的情况。结果,六叔那嘴竟然比做情报工作被捕后的革命战士咬得还要严,堂弟的号码在他那里成了他要死死守住的情报。五婶给他说尽了好话,他都就是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不肯透露一个字。   原以为他是担心要是把电话泄漏出去了今后堂兄会去给堂弟添麻烦,但历来在外面都是只有堂兄关照堂弟的份,这种担心也完全没有道理!最终还是由他解开了众人的疑惑。在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战之后,他终于吐出了一句话:“长途加漫游,贵得很啊!”他是担心他儿子接电话花钱,这也倒是跟他的性格挺符合。   六叔家的电话,平时都用锁锁着,原因是担心六婶“没事就给她娘家乱打电话”。至于手机呢,也是要用的时候才开机,而且也不是用来打电话的,为了省钱,只发简讯。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发简讯这样具有技术含量的活,我爸至少就不会,他的诸兄弟中大概也只有他才会。堂弟在外面摔伤了住了院,他也坚持不打电话,探问病情都是通过简讯。一开始,他不打电话,堂弟媳也不打电话。他在那边的手机上敲半天,发简讯过来,这边堂弟媳又在手机上敲半天给他回复过去。一个来回折腾个十来分钟,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最终还是扛不住,不得不破例打电话。我五婶看到他竟然在打电话,感到很吃惊,问他:“你怎么最近打那么多电话呢?”“×摔了啊!”他讪讪地回答。×是堂弟的名字。   堂弟在外工作,侄子就只好放在家里让六叔六婶带。侄子有三岁了,天天耳濡目染,竟然也习得了其祖父在守财方面的真传。二伯家的嫂子一次说去六叔家的菜园里拔两个萝卜,都获得了六婶的首肯,侄子却死活不让,两脚叉着,两手伸开挡在嫂子身前,就像母鸡护着它的小鸡那般护着他家的萝卜,不让嫂子拔,他奶奶给他说好话都不行。又一次,他三爷逗他:“哇!你家楼上挂了好多肉啊!我去拿一块回去!”他一听这话,一个急转身就从院子里跑进了屋里去,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他担心他三爷去拿他家的肉呢!

Continue reading …

具体

  某人对我说:“帮我挑个包包。”   “好,”我回答:“上网来吧。”   “额,没带电脑回来,你帮我挑!要便宜。”   我问:“什么包,到哪里挑?”   “官方网,前提条件是便宜划算实用。”   “什么包?”   “挎包,不大不小的。”   我皱眉:“太模糊了,你得给我说具体点才行啊!”   “前提条件是便宜划算实用,挎包,还不清楚么?”   大姐,你这说得很清楚吗?  :Tired:

Continue reading …

走好,Iron Lady!

  《The Iron Lady》是一部拍于2011年,以英国前首相Margaret Thatcher为原型的电影。这部片子虽然面世已经有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一直都放在我的电脑硬盘中,直到这几日要清理电脑空间才翻出来看,今晚刚看完。   让我感到巧合到诡异的是,刚刚看完电影,在豆瓣上签完到,没几分钟有道词典就弹出了如下的新闻:“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病逝”。点开Yahoo! news,相应的新闻也出来了:Margaret Thatcher, Britain’s ‘Iron Lady’ Prime Minister, Dead at 87。   《The Iron Lady》这部电影拍摄之时,Margaret Thatcher已经处于耄耋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夫君业已撒手人寰。看到那样一个虚弱的老太太,你很难想象到那是当年那个可以强硬到冷漠面对罢工工人绝世抗议也要关闭运营不佳的煤矿的的Iron Lady。我只能说,无论多么强悍的人,真的都难以抵御衰老和死亡的进攻。   20世纪下半叶的英国,虽然在民权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男女平等虽然已经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常识,但其实女性在取得较高的职位方面仍然面临着诸多的天花板。因此,抛弃政见不谈,Margaret Thatcher能成为英国的首任女性首相,其实也算是女权运动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当然,这也是她努力付出的结果。像在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在政治上,女性要取得同男性一样的成就,往往需要付出比男性更为艰辛的努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也绝非是像中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地区很多女性要靠“日后提拔”的潜规则或裙带关系才能取得向上的通行证所能比拟的。因此,单纯从个人的角度,我是很欣赏和钦佩铁娘子的成就的,也希望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如她一般依靠自己的实力遵循显规则走到权力的最顶端。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性。其实,反过来亦是如此。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没有人能够通过单打独斗取得很大的成功。观看《The Iron Lady》过程中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铁娘子的夫君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好丈夫,没有他的支持,铁娘子恐怕也就只能在家里整天围着厨房或孩子转,如当时的大多数英国女性一般。从社会学的角度,让我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相对成功男性背后的女人,女强人背后的男人是不是需要做出更多的牺牲?比如,要忍受世俗的眼光之类的? 这也是我看完这部电影后在豆瓣上签到时提出的一个问题。要知道,当时的英国,即便是铁娘子已经在首相任上了,还是有很多英国人认为她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在这种大背景下,身为“家庭妇男”的铁娘子的夫君,Denis Thatcher是不是会被很多英国人认为不够爷们,连自己的娘们都管不着,让她整天在外面抛头露面?这样的夫君的离她而去,丢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我想这是远远比她被迫辞职首相更大的打击。   现如今,铁娘子终于去了,去追寻那个疼爱她,支持她的夫君去了。我想,这对于她而言或许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   走好,Iron Lady!愿你们在天国幸福!

Continue reading …

偷花贼

  作为一个男人,却很喜欢伺弄各种花花草草。并非是为了故作风雅,不过是很迷恋各种花草的本色罢了。身边如果有两株花,光是看或闻着就很让人心旷神怡、赏心悦目啊。   作为一个不够man的男人,像杀人放火、偷鸡摸狗之类的事情我是一概不敢去干的。即便杀人不偿命,我也完全下不了手,因为实在是过不了自己的道德关。不过,有时为了花,我也会做一点“出格”的事,比如像“偷”。好吧,这就是我这个偷花贼今天的成果——一株红掌:   说是“偷”,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刚好看到它被别人当作垃圾给丢弃了,被我从垃圾桶里给捡了回来罢了。这么说来我倒好像是个捡破烂的。事实也真的如此,谁让我看到花就迈不开腿呢,当一回捡破烂的又何妨!我也不知道这么一株长得不错的花为什么会被人给丢弃了,倒是便宜我了。下次还有这样的花要丢弃,直接给我好了,我是不会嫌弃的!   花是“偷”回来了,唯一的希望是这次能养得久一点啊!说起养花,这一点真让我头疼。我是个农民,只适合把花像种庄稼一般种到土里,在花盆或花瓶中伺弄花实在非我所长,就如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要用绣花针绣花一般难为,再好养的花也没有让我养活超过一年的。下午同事还在感叹地问我:“芦荟那么好养的花,你都把它给养死了?”   可不,那正是我这个奇葩的雷人之处!   我把水浇多了! :Sad:

Continue reading …

女姓服务员

  某家店门口贴出了招工的广告,指明了要“女姓服务员”。恩,这可难办了,这上古时的姓氏现在可是姓者寥寥啊!   为什么非得要女姓才成呢?赵姓,钱姓难道就服务不了客人了?其他姓氏的人要都去控告歧视,那不是摊上大事了? :Happy-Grin: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