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全赔光了!

  今日的模拟企业管理培训,初期投入5000万本金。初始信心百倍,甚至寄希望于要成为垄断市场的通讯业大亨。谁知天算不如人算,意外频发,灾祸连连,三轮下来,投入逾亿,却竟有两轮都未能拿下一分钱的标。手中现金不足千万,而到期的银行贷款及原料欠款却近亿元,直接进入出局者行列。   经“政府”紧急提供特别援助一亿二千万元,虽暂时逃脱破产清算之命运,但却仍深陷困局,举步维艰!   欠的这身债,短期内是难以偿还了!   所幸者,这不过是在“游戏”之中!   看来这经营企业,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同时,我确实对低价倾销扰乱市场的行为深恶痛绝了!

难!

  作为一家创业型的公司,即便从员工的角度来看,老板在为我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方面也做出了不少的努力。有什么需求尽量满足,没有等级之分,也废除了一切规章制度,完全信赖大家的自觉。当然,其目的也无非是希望员工能在一个较舒适的环境中高效地工作。但能做到从员工的角度考虑问题,这也就够了。不说其它的,在这个盛行老板只考虑如何榨干员工价值的“资本主义”年代,又有几个老板能够做到抽出工作时间掏钱让员工去锻炼身体?又有几个老板在下班时间一到就提醒员工去休息?   但我就不明白,为何有的人却非但不对此心怀感激,还视之为理所当然,甚至变本加厉,在上班时间如此猖獗地看电影、聊天!   如果真是出于工作的需要,是工作累了做些调节,那么,我完全支持,但总不能在上班时间全干这些吧?   我实在是不明白,也算是成年人了,为何还那么像个中学生似的沉湎于用QQ聊天。难道除了这样无聊地打发时间之外,就没有一点正事可干么?   如果真那么热衷于看电视剧,完全可以呆在家专门抽出时间看上它三天三夜,好好过把瘾,没有必要到公司来。公司就是工作的场所,首要的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工作其它什么都好说!我就不明白,大老的爷们,何以竟然对《金婚》这样的肥皂剧如此沉迷,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竟然能做到对里面的细节如数家珍。真那么有意思么?   真要喜欢那样的生活,那不应该到企业来工作,建议去中国,去中国做公务员,去中国做官!   这些现象,实在是难以理解!   老板也是出于无奈,不得不采取措施对此加以管制,其中包括让我们几个员工加入管理。就工作上对带带新人,彼此提供帮助本是应该,但要去管理别人,做“监工”,却很是难办。本来都是平等的同事,却突然要在彼此之间竖起一道墙。   这关系,实在是难处!

悲喜交加(2)!

  今天的事倒是与此没有太大关系。
  下午,又被老板叫进办公室谈了一席话,主旨依然是要我合群要跟别的同事融合云云。当然,之前还问我是不是因为被打压的太厉害没有了激情感到郁闷。
  这个问题确实是难住我了!
  一方面,我并不是那种经受几次打压就轻易自己性格的人,要真那么容易改变,在学生时代早就改了,不过那样恐怕也不会在毕业这么久之后仍然有同学回忆起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有个性。我的个性尚在!而且我一向认为这是我区别于他人的最宝贵的地方,岂可轻易改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一个比较固执的人,只要自己认定的事,就绝不会轻易改变,随便你怎么说,我都不在乎。因此,就连我的家人也常常说我这人很犟,十头牛也拉不回头。Anyway, I know I don’t have green hair! So whatever you say!
(more…)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Love like you’ve never been hurt.   Dance like nobody’s watching.   Sing like nobody’s listening.   Live like it’s Heaven on Earth.         元旦只放了半天的假,周一上午匆匆地从关外赶回来,回家喝了一口水,然后就赶往公司开始上班了!但是我却没有什么怨言,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并非在为他人工作,我是在为我自己做事的。   坦白地说,在这家小公司的工作很不称心。付出太多,回报太少,收入与付成完全不成正比。而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老板非常苛刻,老是摆出香港人的那副高人一等的样子,觉得大陆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似乎我们这些请来的雇员就完全没有价值似的。但是要不是我们这些员工,那些活又是谁做出来的呢?有时候他觉得我们不行,可是他自己回头去做的时候,同样也是不行,结果反而又得回头来找我们帮忙。想来也实在是有点可笑,既然你觉得你自己能够做好,又何必要依靠我们呢?   自身的傲慢,加上脾气暴躁,使得这里的员工都没有干得很久的!跟我一起过来的一个男孩子干了一周就走了,比我晚来的一个男孩子干了一周也走了,比我后来的一个女孩子在上月下旬也走了,但是因为这里的活没有人干,又被老板给请了回来。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一旦她重新找到工作,马上就准备离开了。在三月份之前是这一类书籍销售的旺季,错过了可就损失大了。老板虽然老是跟我们过不去,但是他却不会傻到跟钱过不去的。   之前老板多次冲着我发脾气,有时候,甚至前面刚训过了回到座位上还没有坐稳,又被叫过去一顿劈头大骂。对这一切,我都是一再忍让,一方面他是老板,另一方面,我还是想看看自己的忍耐能力。用我姐姐的话说,就当是锻炼自己的忍受能力吧!要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都能过下去,还有什么样的艰苦条件我不能适应的呢?所以我经常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他的表演,就好像在看一只大猩猩表演滑稽剧似的。   上个月那个女孩子走的时候,我也给老板讲明了,要是他真的觉得我们没有用,不能给他创造价值的话,那干完十二月,我也就不做了!或许是意识到当员工都离开之后的严重后果,所以这几天老板都对我挺客气的,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对我吼叫了。看在钱的份上,它也不之于那么傻吧!毕竟,现在只有我一个编辑可以依靠了。有时候,他居然还很虚心地就某个专业的问题向我请教,看起来十分搞笑!   但他的态度却并未给我带来多少以外的惊喜,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事,又管他的态度如何呢?不管是今天走也好,明天走也罢,我都会尽力做好自己手中的工作,不管这份工作是为谁带来利益。   Work like you don’t need the money.   REMEMBER: You’re just working for your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