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

  某人对我说:“帮我挑个包包。”   “好,”我回答:“上网来吧。”   “额,没带电脑回来,你帮我挑!要便宜。”   我问:“什么包,到哪里挑?”   “官方网,前提条件是便宜划算实用。”   “什么包?”   “挎包,不大不小的。”   我皱眉:“太模糊了,你得给我说具体点才行啊!”   “前提条件是便宜划算实用,挎包,还不清楚么?”   大姐,你这说得很清楚吗?  :Tired:

走好,Iron Lady!

  《The Iron Lady》是一部拍于2011年,以英国前首相Margaret Thatcher为原型的电影。这部片子虽然面世已经有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一直都放在我的电脑硬盘中,直到这几日要清理电脑空间才翻出来看,今晚刚看完。   让我感到巧合到诡异的是,刚刚看完电影,在豆瓣上签完到,没几分钟有道词典就弹出了如下的新闻:“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病逝”。点开Yahoo! news,相应的新闻也出来了:Margaret Thatcher, Britain’s ‘Iron Lady’ Prime Minister, Dead at 87。   《The Iron Lady》这部电影拍摄之时,Margaret Thatcher已经处于耄耋之年,患了老年痴呆症,夫君业已撒手人寰。看到那样一个虚弱的老太太,你很难想象到那是当年那个可以强硬到冷漠面对罢工工人绝世抗议也要关闭运营不佳的煤矿的的Iron Lady。我只能说,无论多么强悍的人,真的都难以抵御衰老和死亡的进攻。   20世纪下半叶的英国,虽然在民权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男女平等虽然已经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常识,但其实女性在取得较高的职位方面仍然面临着诸多的天花板。因此,抛弃政见不谈,Margaret Thatcher能成为英国的首任女性首相,其实也算是女权运动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当然,这也是她努力付出的结果。像在英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在政治上,女性要取得同男性一样的成就,往往需要付出比男性更为艰辛的努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也绝非是像中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地区很多女性要靠“日后提拔”的潜规则或裙带关系才能取得向上的通行证所能比拟的。因此,单纯从个人的角度,我是很欣赏和钦佩铁娘子的成就的,也希望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如她一般依靠自己的实力遵循显规则走到权力的最顶端。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性。其实,反过来亦是如此。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没有人能够通过单打独斗取得很大的成功。观看《The Iron Lady》过程中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铁娘子的夫君实在是难得一见的好丈夫,没有他的支持,铁娘子恐怕也就只能在家里整天围着厨房或孩子转,如当时的大多数英国女性一般。从社会学的角度,让我感兴趣的一个问题是:相对成功男性背后的女人,女强人背后的男人是不是需要做出更多的牺牲?比如,要忍受世俗的眼光之类的? 这也是我看完这部电影后在豆瓣上签到时提出的一个问题。要知道,当时的英国,即便是铁娘子已经在首相任上了,还是有很多英国人认为她应该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在这种大背景下,身为“家庭妇男”的铁娘子的夫君,Denis Thatcher是不是会被很多英国人认为不够爷们,连自己的娘们都管不着,让她整天在外面抛头露面?这样的夫君的离她而去,丢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我想这是远远比她被迫辞职首相更大的打击。   现如今,铁娘子终于去了,去追寻那个疼爱她,支持她的夫君去了。我想,这对于她而言或许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   走好,Iron Lady!愿你们在天国幸福!

偷花贼

  作为一个男人,却很喜欢伺弄各种花花草草。并非是为了故作风雅,不过是很迷恋各种花草的本色罢了。身边如果有两株花,光是看或闻着就很让人心旷神怡、赏心悦目啊。   作为一个不够man的男人,像杀人放火、偷鸡摸狗之类的事情我是一概不敢去干的。即便杀人不偿命,我也完全下不了手,因为实在是过不了自己的道德关。不过,有时为了花,我也会做一点“出格”的事,比如像“偷”。好吧,这就是我这个偷花贼今天的成果——一株红掌:   说是“偷”,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刚好看到它被别人当作垃圾给丢弃了,被我从垃圾桶里给捡了回来罢了。这么说来我倒好像是个捡破烂的。事实也真的如此,谁让我看到花就迈不开腿呢,当一回捡破烂的又何妨!我也不知道这么一株长得不错的花为什么会被人给丢弃了,倒是便宜我了。下次还有这样的花要丢弃,直接给我好了,我是不会嫌弃的!   花是“偷”回来了,唯一的希望是这次能养得久一点啊!说起养花,这一点真让我头疼。我是个农民,只适合把花像种庄稼一般种到土里,在花盆或花瓶中伺弄花实在非我所长,就如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要用绣花针绣花一般难为,再好养的花也没有让我养活超过一年的。下午同事还在感叹地问我:“芦荟那么好养的花,你都把它给养死了?”   可不,那正是我这个奇葩的雷人之处!   我把水浇多了! :Sad: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站起来了!

  著名的化妆品兰蔻(Lancôme)史无前例地在美国官网推出了“新年快乐”的告示,点进去看是面向中国大陆地区的促销广告。   看来“人傻,钱多,速来”的中国新贵们的购买力确实让人震撼,连一向高高在上的兰蔻都不得不折腰。再想到那个“除了这个,这个和这个,其他的都给我包起来”的笑话,我不得不如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真的站起来了!

传送券

  每年春运,为了抢一张车票,其难度不亚于国军反攻大陆!今年撞了狗屎运,竟然抢到了一张卧铺票。   回家的难题得以解决!

我的我的手臂啊!

  2日献血之后,一直感觉扎针的部位有点疼痛,好几天了这只手使用起来仍然不利索,用不了力。但我也一直未加留意,以为不过是献血之后的正常反应罢了。今天无意中撸起袖子,我的天,这是怎么了?针眼下方竟然黑了一片,好像是接触到什么中毒了似的!原来这几日疼痛是因为这个!   之前也曾经听别人说过献血之后手臂变黑,我当时还感觉很奇怪,怎么会变黑呢?没道理啊,因为我从来没有遭遇过。没想到这次也让我给碰上了,这可是在我十年的献血史中,第一次遭遇这种状况。这是刻意要让我拥有不一样的体验么?   本来因为跑步扭伤了脚就很不便,这下加上手臂上的伤,手脚都不方便了。这也算是另一种“四体不勤”么?   快过年了,要赶快好起来啊!

拼音信

  韩国朋友从香港回了韩国,元旦给他发了邮件之后,收到这么一封回信。   大概是韩国的电脑没有中文输入法,所以信件竟然是用汉语拼音拼出来的(当然,第一个Dear除外)。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这种信件,感觉比读英文累得多。   话说我怎么又忘了写邮件标题?

牛巴达牛肉面

  附近新开了一家台湾牛肉面馆,今天特意去尝鲜。点了一份“满汉全席牛肉面”,30元。价格相对周围一般的面馆,大概是2~3倍的样子,不过还可以接受。   面的卖相很不错,口味也挺有特色。我拍了照片传给我朋友,她都很想要来一份。虽然最终我都未弄明白满汉全席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确实是很值得一吃。虽然面的分量也不算多(相对东北菜和河南菜),但是几块牛肉却也足够把人吃饱,吃了还感觉有点撑。当然,仅仅是以我的饭量而论。   至于究竟是不是台湾的品牌,我是真不知道。我特意上网查了下,没发现台湾有叫“牛巴达牛肉面”的饭馆。花莲倒是有个由阿美族经营的“牛巴达全牛专卖店”,不过那里经营的品种可是多得多,而这里不过才二三十种面食而已。不过不知道这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不管怎么样,对于喜欢面食的我来说,接下来几个月的任务就是把这里的面食都吃一遍了。

2013年的第一场“血”

  2013年的第一场“血”,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Happy-Grin:   原本是准备昨天元旦日去献血的,结果前晚乐极生悲,忘记了应该早睡,于是只好推迟了一天。后来发现,这竟然是很特殊的一次献血。   走进血液中心就感觉人好少。一位西装革履的大叔接待的我,我还以为是志愿者。没想到填表后走进测血压的隔间,那位大叔竟然也跟了进来,一屁股坐到了我对面。我一惊:“没有医生吗?”   大叔回答:“我不是医生?”   “不是女性工作人员么?”   “她们轮换到别的地方去了。”   “哦。”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么多年,也经历了无数次血站工作人员的轮岗,可一直都是女性工作人员轮换啊。几时见过大老爷们来做这种事?   这已经够出乎我的意料了,等测完血压走进隔壁,OMG,面前坐着的是一位比大叔更老的大叔!   这还没完,等到抽血的时候,竟然还是大叔!不,是一位年轻的小伙!他们竟然把里面的工作人员差不多全部换成了男性。   这可是我献血十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啊!什么时候男护士这么多了?   话说让男性给抽血总感觉怪怪的,有的职业确实还得要女性才比较适合啊!:Tired:   这次的礼物,是一只乐扣的保鲜盒,不知道是不是山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