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迁(3)

  下午两三点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外面的太阳白晃晃的,路面感觉就像要燃烧起来似的。附近一家服装厂的老板,却顶着烈日,连续往堂兄家的百货店跑了三次,来回选购员工用的生活用品,甚至就连拖鞋、毛巾之类的东西都一并给采购了回去。

  听堂兄说,这厮虽然有钱,但给自己花都捏得很紧。第一次到堂兄这边[……]

→ 阅读全文

你多久没亲嘴了?

  素来收到垃圾邮件,都是直接清空或删除,但这封因为标题写得太诱人了,骗过了我的火眼金睛,忍不住点了一下,进去却发现是这个:

某某垃圾邮件的内容

某某垃圾邮件的内容


  [……]

→ 阅读全文

变迁(2)

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楼下有一些位于一楼的商铺或民宅,无论什么时候过去,都能见到大批的人聚集在一起耍牌玩。好一段时间,我曾[……]

→ 阅读全文

对不起,祖国,我扯到你的蛋了!

  我虽然常常会嘲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不具创造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中国人真的没有了创造性,只不过创造性是在民间,在网络之中,所谓“礼失而求诸野”嘛。所以我有个习惯,在看了新闻资讯之后,非常喜欢去看别人的评论,在别人的评论中常常会发现智慧的火花。所以我常常花在看评论上的时间倒比看新闻本身的时间更多。[……]

→ 阅读全文

  卖肾的理由千千万,但读起来都无一不让人感到可怜又可叹!

  详情移步:流动“卖肾车间”藏身居民区 3.5万元卖个肾理由太随便

变迁(1)

  昨天去了次虎门,东莞市的虎门镇。

  虽然已在东莞相邻的这个城市工作生活了6年,但这却是我第二次去东莞。之所以之前未能多去几次,主要是担心人身安全,因为总听说东莞的治安不太好。我又是一副文弱书生,是属于那种很讨扒手抢劫犯之类喜欢的类型,是故迟迟未敢过去看看。

  因为上述的言论,我或[……]

→ 阅读全文

这些孩子是怎么了?

  吉林省白山市第八中学一名15岁的初一女生,经常遭遇同学的校园暴力,身上被用圆规等器械扎了数百针。看到这样的消息,我只感到毛骨悚然,不由得就想起文学或历史书籍中对纳粹集中营的描述。

  我实在不明白,这些尚未成年的孩子,何以能够对本应该以兄弟姐妹之情待之的同学下得了如此的毒手,何以能够做出这种文[……]

→ 阅读全文

残忍

  晚上回家看《凤凰卫视》,有一则来自台湾的新闻:一位多年偷情的妇女,因怀疑自己的幼子与情夫风流的产物,为了不因此让自己偷情的事实败露,竟残忍地向自己的亲生骨肉举起了刀。可怜的小宝宝,在身中51多刀后被自己的母亲剥夺了年幼的性命。
  
  虎毒尚不食子!人,何以残忍至斯?

大快人心

  美国维吉尼亚州一位男子在外偷情,被老婆发现后,该男子不得不接受在大街上示众的惩罚,胸前还挂着一块牌子:“I CHEATED. THIS IS MY PUNISHMENT.(我不忠,这是对我的惩戒。)”

→ 阅读全文

为一个生命的逝去而哀伤

  从今日的新华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北京一位31岁的白领女性姜岩,因为丈夫的出轨,于去年12月29日晚选择了从24层楼的家中跳楼自杀

  任何生命的逝去都绝非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我虽然一直主张应当支持安乐死等人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而且作为一个有完全民事能力的个体,尽管她也有权选择结束她自己的生命,但一个如此风华正茂如此鲜活的生命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世,却不免让人感到扼腕叹息和无尽的哀伤!

  与此同时,更让我感到悲哀的是妇女解放任务之艰巨。

  在我们的既有观念中,似乎因为丈夫出轨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都是一些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之所谓,然而,作为一位具有很高的文化素养的白领何以也选择了这样一条方式?

  我向来认为,夫妻之间仅仅是一个伴侣的关系。他们仅仅是一个分享你的快乐的一个伙伴而已。对方带给你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两个人在一起,如果能够通过彼此承担责任彼此分享快乐让你的幸福增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倘若相反,两人在一起带来的是幸福感的下降,那又何不洒脱地分手?

[……]

→ 阅读全文

Page 1 of 212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