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的哪门子的费?

  昨日刚看到《内地取消港澳通行证工本费签注费等30项收费》的新闻,还跟同事说今后去港澳的20元的签注费可以省下来了。   谁知这厢话音未了,那边马上又出来辟谣了:这事跟你们普通百姓没关系,取消的只是因公去港澳的签注费。   说实话,签注费取消不取消我也并不太在意,虽然全国每年那么多人聚集起来这笔费用也很可观,足够政府喝几晚茅台去几次洗浴中心放松了。可是就我个人而言,还真没指望靠省下来这20元的签注费让生活得到改善。可是我这事却弄得我很不明白。要知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也好,公务员也好,素来都是“老婆基本不用,工资基本不动,烟酒基本靠送”的。一旦身入侯门,无论是自身去拉斯维加斯考察赌城还是去奥地利考察奶牛,抑或是送老婆去韩国整个东北最美丽的屁股,还是送孩子去美国读书或是在长安街上开着跑车去与驻华大使吃饭,诸如此类的私事,素来尚且都是由公款支付。因公出差,更是名正言顺地有公帑可供花销,几时用得着花自己的钱?莫不成中国政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廉了,因公去港澳赌牌还要自己掏钱办签注?   也就是说,这次取消的所谓因公去港澳的签注费,是一笔本来就不存在的费用。不存在的东西,还从何处取消呢?   望方家指点。

头顶有太阳

  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读到作家毕飞宇先生的一条微博:   一位诗人来到南京,要和我见面。可这个路痴居然迷了路,怎么也说不清楚。我问他身边有什么标志物,他说:“头顶的左前方是太阳。”结果令人愉快,两个小时之后,我在阳光的下面找到了他。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让人有一种读《世说新语》,赏魏晋风流的感觉。   末日过去了,愿大家的头顶有太阳,心中有阳光!

Holy shit,不会吧!

  虽然近一段时间就一直有传言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可能会颁发给莫言先生,但今天看到这一消息被瑞典官方正式公布时,我的第一反应仍然是这么一句话:“Holy shit,不会吧!”   我这一反应倒不是因为对莫言先生不敬。事实上,虽然莫先生的书很出名,但我真的尚未拜读过,因此就文学水准而言,不敢就其是否够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妄下定论说三道四。   我这么个条件反射的原因是因为忧虑,某个历来因为拿不到诺贝尔奖就说诺贝尔奖不够全面公正不值得太过关注一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嘴脸却又年年比谁都更为关注希望借助诺贝尔这样的国际大奖项获得其正统性认同的国家及其政党这下肯定又会大肆在这方面做文章了,一定要把这件事打造为某某主义优越性什么什么精神文明的典型佐证!   恭喜你,莫言先生,因为诺贝尔文学奖!   同时得祝贺你,莫言先生,你终于有资格被当作枪使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

  从游泳馆出来,已是11点40多,才发现手机上22:19有个爸爸的未接来电。这实在是很不寻常,因为本身老爸就极少主动给我打电话,更别说是这么晚了。在乡下,要不是农忙时节,人们都早就睡去了。   虽然觉得很不寻常,但我却并未立即拨回去。心里想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明天就是周末,明天再打好了。再说,我要急着去赶地铁呀,要是错过了末班车就麻烦了。   刚进入地铁站,没想到电话却又追了过来,这次是妈妈。先是问我怎么会不接电话(遇到这种状况,总是不免让家里的老人担心),待我解释明白,放下了心,这才说是因为在电视上看新闻,见云南地震了,可是给弟弟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无论是手机还是座机都说是空号。   我安抚了一番,承诺马上打电话过去弄个明白。没想到给弟弟的电话却很容易就接通了,一问,什么事也没有。毕竟,发生地震的地方距离昆明还远着呢。再问手机换号之后是否告知了家里,也说说过了。   再打电话回家,对弟弟那边的情况做了报告,这下家里的老人总算是安了心。再一核对家里留下的电话号码,还是几个月前未换号之前的旧号码。“他换号不是说给你们说过了吗?”“哪里有说,从来都没提过。”   或许弟弟是真的说过了,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我当时也不过是得到一条群发的简讯而已。可是,对于老爸这种手机只会打电话接电话的老人家来说,哪里会弄得明白收发简讯这种太复杂的操作?春节回家,一次拿爸爸的手机玩,发现里面有多条未读的简讯,他根本就不会读。   从弟弟的角度,他换号之后或许也算尽到了告知的义务,可是,这种极其随意的告知方式实在是未能尽到有效的告知效果,在关键时刻就让家里的老人担心了。   真的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些年,也是资讯传播的手段越来越发达。随着我和弟弟的外出,之前从来不看新闻不看天气预报的老爸老妈,也学会了在家里看我们所在城市的新闻和天气。几个月前,深圳发生了一次取款被劫杀的案件,看到新闻后,老妈也赶紧打电话给我千叮嘱万叮咛。在老爸老妈的心中,外面的世界可能就跟伊拉克或阿富汗一般充满危险,因此需要时刻为在异乡的子女担心。可是在我们这样不孝的子女的心中,却往往会认为父母的担心是多此一举,杞人忧天,荒唐可笑,甚至有时候还为此不耐烦,觉得自己的父母怎么会这么唠叨!事后想来,才会觉得自己真的不够懂事,不但没有尽到对父母同等的关爱,甚至因为拒绝父母那种笨拙的关爱方式,在不知不觉中伤了他们的心!

和谐

  党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   党说:“要有字。”于是,仓颉就创造了汉字。   党说:“要有历史。”于是,中国就有了五千年的历史。   党说:“要和谐。”于是,它们就被“和谐”掉了。

好日子

  中国人做事一向喜欢挑选好日子,像婚嫁、开张大吉一定要挑选一个良辰吉日就不必说了,连逝者出殡也一定要注意选择一个黄道吉日,以免冲撞了诸神,对子孙后代大大不利。想要图个吉利这种心理我能够理解,但坦白地说,我一向不太理解他们挑日子挑到了如此病态地步的原因,不明白的原因在于,为什么他们就认定他们挑选的那个日子才是好日子,而其他日子就不是好日子?人活一世,在世的日子是能用很有限的数字数过来的,哪一天又不是一个值得珍惜的独特的一天?哪一天又不能成为一个好日子呢?我倒是看到了很多在好日子成的好事也没能长久的案例。像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很多人都认为这是难得的好日子,赶着在这一天结婚,但后来据调查显示,在这一天结婚的闪离的比例高于寻常。   今年是龙年,很多人都认为在龙年出生的宝宝好。为了生一个龙宝宝,怀上了的宁愿冒着小宝宝发育不健全的风险,宁愿肚子挨上一刀,也要让宝宝赶趟儿在12月31日之前生下来。尚未怀上的,一想到这龙宝宝赶不上趟了,明年是蛇年又不能生,这头发都给急白了不少。说龙年出生的人就一定好,我也不知道其根据究竟何在,但仅仅凭着生肖就断定了一个人将来几十年的发展轨迹,我看这事也不大靠谱。我一个表弟,龙年出生的,那调皮捣蛋的劲把我姑姑姑父折腾得就没一日安稳过,没让我姑姑姑父享受过一刻龙宝宝的好处。   谈到生龙宝宝,我一同事就一点也不急:“我的宝宝随便哪一天出生都是龙宝宝。”他姓龙,生的宝宝那自然是龙宝宝,跟在什么时候出生还真没关系,除非是被人戴了绿帽。   我就很欣赏他这种超凡脱俗的豁达。日子过得充实了,每一天都感到活得有劲,那自然就是黄道吉日,就是好日子。要不然,再好的日子,也恐怕难以带来好运。

张三的故事(1)

  同学的一位同乡,当年从安徽大学毕业之后,与相恋多年的女友携手赴福建泉州发展。临行前,女友想要给这段关系吃一颗定心丸,对他说:“把证领了吧。”他却完全不放这事在心上,还劝女友说:“结婚证也就是个形式而已,早两年领晚两年领又有什么关系呢?”女友也只得听从他的安排。   谁知造化弄人,原本担心男方有变,想要通过法律的形式把彼此的关系确定下来的女友,到泉州后不久却移情别恋,跟公司的一位老板发生了不伦之恋,毫无留恋地把陪着自己走过学生时代的男友抛到了一边。多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受此事打击,这位同学的同乡也就此看破了红尘,辞职回了老家。心灰意冷之下,没两个月也就跟家人介绍的一位完全不了解的女性结了婚。   在这个感情快餐化的时代,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总是会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各种诱惑,因此要维系一段长期的感情真的非常不易,人不得不每天跟各种诱惑做斗争,在一个又一个岔路口做各种艰难的选择。周遭的诱惑多了,但人的内心却没有随之而变得更强大,我们已经习惯了各种因诱惑而导致的分手、离别,我们甚至也因此学会了给自己披挂上厚厚的铠甲,学会了在一段感情中“七分爱己、三分爱人”,通过不付出或少付出的方式以避免自己受到伤害。   爱怕了,因此真情实感少了;真情实感少了,因爱而受到的伤害多了,因此爱怕了。真不知道究竟是鸡生了蛋还是蛋生了鸡,但就这么一个恶性循环不断往复下去。真情实感越来越成为了稀有之物、稀世珍宝。尽管人人都希望获得真情实感,但人人又都不愿意为此而付出,宁愿用厚厚的壳把自己给保护起来。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真挚的感情、长期的感情才会更加吸引人吧!   无论春哥是否可靠,但我总觉得爱情还是值得相信的,也完全值得为此付出,不论别人的选择如何。

and the lesson is …

  大陆著名的作家巴金巴老先生在生前把自己的藏书和手稿捐给位于北京的国家图书馆。结果,巴老捐赠的书出现在了旧书摊上。据统计遗失数目达到400多册之巨。   2008年汶川地震后,香港政府在绵阳援建了一所中学。结果,人走茶未凉,援建的中学即被当地政府和开发商拆除了,在原址新建起了豪宅。平时随意拆拆无权无势的小民们的房子也就罢了,连香港政府援建的学校都给拆了,中国不愧是chai-na!   香港著名金庸先生将自己耗资千万在浙江杭州西子湖畔建成的“云松书舍”赠给杭州市人民政府。结果,书舍被当地政府改造成会所用于牟利,且规定最低消费人民币500元。   类似的事件还可以不断举例下去。一系列类似的事件都不断用同一个教训告诫我们:即使钱多得流油,多到需要用运垃圾的车拉去填埋需要不断用马桶冲到下水道,也一定不要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政府捐赠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无论他们如何信誓旦旦地向你承诺会照顾好你的资产,也一定不要被他们的鬼话所蒙蔽,上他们的当!否则,即使你捐赠的东西再有价值,也很快就会变得毫无价值。他们实际上的所作所为和他们当初的承诺绝对是两码事,他们不会尊重和爱惜你的爱心,也不可能照顾好你的捐赠物!   而且,如果你已经做出了捐赠,那么最好赶快就如同香港政府要求四川归还捐赠的200万港元款项一样向接受捐赠的单位索回,否则,结果你也知道!当然,能否成功索回,也不用报太大的期望。毕竟,即使知名如巴金巴老先生,当他的家人要求遗失其赠书的国家图书馆返还赠书时,很长一段时间也遭遇的是权力部门置之不理、不屑一顾的傲慢。   当位于北京的故宫不断爆出各种丑闻的时候,有大陆的网友感叹可惜了当年蒋介石政府没能把故宫里的全部文物给运到台湾去,这种观点可谓於我心有戚戚焉。事实也确实是,台湾的资本主义政府在保护中国的文化和文物方面,显然比社会主义的大陆政府要尽心和专业得多。虽然故宫文物都给运到台湾去会造成大陆人观赏的不便,但至少也能避免被大陆的政府“打破一切”或弄丢。国家虽然统一无望,但若能让国家的文物统一起来,即便造成我们的不便也没什么不好!

随感(1)

  忙里偷闲,喜欢看几眼电影,在电影《Footloose》中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镜头:下面这个角儿多么像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先生啊!

电影《Footloose》中很像Mark Zuckerberg的角色


  难道Mark Zuckerberg先生在这部电影中来客串了一回?当然不是,只是二人长得相似而已罢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