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与“被赶走”的父亲

去年岁末的时候,雾霾袭击了大部分中国。当时我在网易看到一篇题为《祖国雾霾的核心:在雾霾核心,无处逃离》的报道,里面发表了很多摄影师卢广先生拍摄的河北地区的污染照片,看得人触目惊心,觉得这所在哪里是人间,简直就是地狱!又不由得为生活在这种地狱一般的重度污染环境中的河北人感到可怜,这得多折寿啊!

Continue reading …

守财奴

  我六叔那人,精明能干,为人又圆滑世故、八面玲珑,谁也算计不了他,在诸兄弟中无出其右者。但因为精明过头了,以致养成了扼水不漏、一毛不拔的守财奴性格。   春节五叔家的嫂子回家,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嫂子又正患重感冒,家人都非常担心。听说嫂子是跟六叔家的堂弟坐的同一俩车,五婶就去找六叔要堂弟的电话号码,想要向堂弟问下嫂子的情况。结果,六叔那嘴竟然比做情报工作被捕后的革命战士咬得还要严,堂弟的号码在他那里成了他要死死守住的情报。五婶给他说尽了好话,他都就是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不肯透露一个字。   原以为他是担心要是把电话泄漏出去了今后堂兄会去给堂弟添麻烦,但历来在外面都是只有堂兄关照堂弟的份,这种担心也完全没有道理!最终还是由他解开了众人的疑惑。在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战之后,他终于吐出了一句话:“长途加漫游,贵得很啊!”他是担心他儿子接电话花钱,这也倒是跟他的性格挺符合。   六叔家的电话,平时都用锁锁着,原因是担心六婶“没事就给她娘家乱打电话”。至于手机呢,也是要用的时候才开机,而且也不是用来打电话的,为了省钱,只发简讯。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发简讯这样具有技术含量的活,我爸至少就不会,他的诸兄弟中大概也只有他才会。堂弟在外面摔伤了住了院,他也坚持不打电话,探问病情都是通过简讯。一开始,他不打电话,堂弟媳也不打电话。他在那边的手机上敲半天,发简讯过来,这边堂弟媳又在手机上敲半天给他回复过去。一个来回折腾个十来分钟,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最终还是扛不住,不得不破例打电话。我五婶看到他竟然在打电话,感到很吃惊,问他:“你怎么最近打那么多电话呢?”“×摔了啊!”他讪讪地回答。×是堂弟的名字。   堂弟在外工作,侄子就只好放在家里让六叔六婶带。侄子有三岁了,天天耳濡目染,竟然也习得了其祖父在守财方面的真传。二伯家的嫂子一次说去六叔家的菜园里拔两个萝卜,都获得了六婶的首肯,侄子却死活不让,两脚叉着,两手伸开挡在嫂子身前,就像母鸡护着它的小鸡那般护着他家的萝卜,不让嫂子拔,他奶奶给他说好话都不行。又一次,他三爷逗他:“哇!你家楼上挂了好多肉啊!我去拿一块回去!”他一听这话,一个急转身就从院子里跑进了屋里去,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他担心他三爷去拿他家的肉呢!

Continue reading …

亲爱的小孩(16)

  堂兄家的小孩,10岁了,常常会有一些令人捧腹的言行。   1   侄子在镇上中心小学读书,由于年龄小,冬天天冷的时候,五叔就骑摩托车送他。但还没到学校他就吵着要下车,说要自己走到学校去。五叔很奇怪:“还没到下去干嘛?”   “别的同学要看到你个老汉送我要笑我,丢人啦!”   五叔:“你个狗日的!你还嫌弃我!”   2   侄子在学校成绩不错,虽然年纪小,但也能说会道,每次堂兄打电话给他,他总喜欢说自己在学校成绩如何如何。一次,他又告诉堂兄在学校考试得奖了。堂兄就问他考了多少分。他倒也很诚实,老老实实地报告说是50多分。   堂兄:“50多分都没及格还得奖?”   “又不是我要的,是老师给发的,其他人还没有50分,全班就两个得奖。”   “那你们不是一窝的瘟猪仔(四川方言,指差生)。”   3   侄子班上一位同学转学到了县城的小学,在镇上是班上前三名,到了县城排到了20名之后。   此后,侄子不再夸耀自己的成绩了:“这个狗日的,镇上的教学质量确实和城里还是有差距啊!”   4   镇上没有肯德基、麦当劳一类的快餐店,假期堂兄把侄子接到东莞来玩,他就想着要去尝尝肯德基或麦当劳。   但还没来得及成行,他在网上瞎转的时候,读到了某地肯德基的鸡腿里面吃出了虫的消息。之后,他就不再提出要去吃肯德基、麦当劳一类的快餐了。   堂兄说:“带你去吃麦当劳。”   他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不去,有虫!”   “肯德基有虫,那麦当劳又没有虫。”   “那也不吃,我还是在家里吃自己做的饭放心些。”

Continue reading …

三胞胎

  坐公交车去市区的路上,上来一对母子带着三个小孩,我赶忙站起来让座。两个小孩子爬上我让出来的座位,挤着坐在了一起。是两个小女孩,穿着相同的红色条纹的衣服,如同两只活泼的小鹿。但她们的面目并不完全一致,我也因此拿不稳是不是双胞胎,于是就问她们:“双胞胎吗?”      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回答说:“不是双胞胎,是三胞胎!”说着指指对面:“还有个弟弟!”      竟然是三胞胎啊!真是羡煞我了!一路上,我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们瞧个不停,逗着她们说话。我实在是爱这些孩子!      xjb曾对我说:“如果可以,做一个父亲吧。”      可问题是找谁给我生孩子去呢?

Continue reading …

机缘

  他,是堂兄的一位朋友,是一位奇人!   说他是奇人,是因为他对各种电器、机械极其精通。无论什么电器、机械,小到电话、电脑,大到工厂里的大型冲压机等,出了故障,到了他的手中没有修不好的!   但他也并非生而具备此等神力,更非科班出身。事实上,他根本都没有读多少书,没有上过大学,也不曾上过任何的技工学校!他之所以具备如此如此能力,都得益于一段机缘!

Continue reading …

亲爱的小孩(14)

  堂兄一位朋友,夫妻二人在外打工,两个小孩留在家里让父母带。老人家上了年纪,嫌麻烦不愿意做饭,就整天给两个小孩煮稀饭(粥)吃。而且还是早上起来做一顿饭就吃一天。也不做菜,就几根咸菜就饭吃。天天如此,两个小孩自然不愿意吃,整天靠零食填肚子,人长得像个瘦猴子似的!夫妻二人打电话回去过问,老人家就回答说娃不愿意吃菜。   那个崽儿,也不管身上有钱没钱,只要饿了,或者想吃零食了,就去镇上的商店里拿。商店的老板都认识他的父母,也不用他付账。过一段时间,就拿着账本去找他爷爷奶奶结帐!

Continue reading …

季先生走好

  我是中午在网上看新闻的时候惊闻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过世的消息的。我最近正在读先生的文章,突闻此讯息,不免震惊异常,扼腕叹息!   先生于今日上午9时在北京辞世,享年98岁!   先生博学而多才,堪称国之瑰宝,然不幸生于此混帐之国度,不能得到与其学术地位应有之尊重,更沦为政治斗争之器具及牺牲品!父子甚至因之被阻隔13年多不得相见,常人最基本的天伦之乐都被剥夺而不可享!   愿先生走好!   愿先生在那边一切安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