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你脚上那双鞋

  2008年9月刊的《读者(原创版)》上有一篇署名秋子题为《成年人的现实和童话》的文章,里面有这么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婚姻本应该是两个相爱的人结合的仪式,应该是关乎誓言和心灵的。可是,从婚礼开始,婚姻就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被演化成人生的一道盛宴,并且是吃给别人看的。

  [……]

→ 阅读全文

为一个生命的逝去而哀伤

  从今日的新华网上看到一条消息,北京一位31岁的白领女性姜岩,因为丈夫的出轨,于去年12月29日晚选择了从24层楼的家中跳楼自杀

  任何生命的逝去都绝非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我虽然一直主张应当支持安乐死等人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而且作为一个有完全民事能力的个体,尽管她也有权选择结束她自己的生命,但一个如此风华正茂如此鲜活的生命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世,却不免让人感到扼腕叹息和无尽的哀伤!

  与此同时,更让我感到悲哀的是妇女解放任务之艰巨。

  在我们的既有观念中,似乎因为丈夫出轨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都是一些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之所谓,然而,作为一位具有很高的文化素养的白领何以也选择了这样一条方式?

  我向来认为,夫妻之间仅仅是一个伴侣的关系。他们仅仅是一个分享你的快乐的一个伙伴而已。对方带给你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两个人在一起,如果能够通过彼此承担责任彼此分享快乐让你的幸福增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倘若相反,两人在一起带来的是幸福感的下降,那又何不洒脱地分手?

[……]

→ 阅读全文

写本书来爱你

  今日,一位朋友在得知我从事编辑工作时,突然说:“那你要给那个女孩子写本书啊?”

  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我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赶紧问:“给哪个女孩子写本书啊?”心里还在思索着:“现在还没有谁托我写书的啊!”

  “我是说你的女朋友啊。你做编辑的文笔应该不错,今后找了女朋友,可一定要给她写本书啊。”她见我一脸的茫然,也赶紧解释。

  我这才醒悟过来,笑了笑:“这可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啊!”

[……]

→ 阅读全文

流行的音乐?不要!

  刚才移动的妹妹打来电话,向我推荐一个叫做什么“音乐彩盒”的新业务,说是每个月可以帮助我自动更换8首最流行的音乐。

  像我这样的音乐迷,三天两头地购买新的彩铃,如果能有人自动地帮我完成从海量的歌库中繁琐的选择、试听、订购的工作,那倒不失为一件大好事。而且,所花的费用又不高,一个月也才5元钱,比单独购买8首歌曲可是便宜不少了。可以说,这样的业务对我不无诱惑力!

  可问题在于,我虽然喜欢音乐,但是却向来对那些所谓的流行音乐几无兴趣。用我的一些朋友的话说,我是一个相对老土的人,我每次精挑细选的那些歌曲,大都是一些用他们的话说很老土的曲子,像一些古典音乐啊、N个年代之前的一首老歌啊、电影的插曲甚至是革命歌曲什么的,还有像很多人不屑一顾的民歌。

  当然,我也并非完全不听流行歌曲。事实上,好的流行音乐我还是喜欢收听的,比如,我就经常关注BBC的每周流行音乐排行榜。

  因此,实际上,更确切地说,我是对国内那些流行音乐没有什么兴趣。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音乐写手或者歌手估计要么不是江郎才尽了,实在是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了;要么就是“太有才了”,写出来的东西太深奥,像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是不懂得欣赏他们的作品的!除了爱还是爱,而且还爱得那么庸俗,让我听了之后浑身都想起鸡皮疙瘩。

[……]

→ 阅读全文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