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上着班,一同事突然抬头问:“贵州在哪儿?”

  贵州在哪儿呢?贵州自然在贵州了!这个看来理所当然的问题,要回答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因为当别人提出一个本来十分简单的问题的时候,要么里面饱含着深刻的哲学的、物理的或数学等学科的挑战,让人不知道答案,以致不能作答,像1+1为什么等于2之类就属如此。要么提问的人就有着十分深刻的用意,让人不知该如何恰当地回答。比如,当一私企老板在面试财务人员时考核他们1+1等于几必然如此。

  对于这个“贵州在哪儿?”的问题,我自然也回答不上来。最后,一同事也只得以“在西南,云贵川都属西南”的回答草草了事。或许,在提问的同事看来,贵州实在是个异常遥远的地方,该当到天涯海角去了吧?或许他对此地印象之模糊,不亚于鸦片战争打响后,仍然整天做着“天朝大国”幻梦的道光皇帝及其臣子对“异邦”的“大英帝国”的无知呢!

[……]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