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缺乏认可

不得不辞职的第四个原因,是缺乏认可。

负责产品的几个月时间,是我在这两年来个人成就感最强的时期。因为,我确实是相对擅长做这一块,我也喜欢做自己擅长的工作。但这不代表获得认可。

即便是产品的前端体验获得天壤之别的跨越式的提升,即便是老板也不得不认为“做产品,你是 No.1!”,但这也不足以转化为认可,止于“口惠而实不至”。

不被认可,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是认为,体验优化的工作虽然很重要,但那也是次要的,因为“这都是表面功夫”,所以创造的价值没那么重要。

与之相关的一个论断则是,“网站速度这些没那么重要,毕竟人家是为了来看数据。只要他真的是我们的目标用户,他是可以忍受慢一点的速度。”

我不断阐述自己的观点,作为 2C 的产品,体验优化至关重要,并不是表面功夫,这也是为什么像抖音、快手这些以体验出色著称的产品还要专门设置专门负责产品体验优化的高管的原因。

我甚至特意找出相关分析的数据来论证体验和速度的重要性,但这也并不足以改变相关成见,价值仍然被漠视。

8. 你是条龙也得给我盘起来

不被认可的第二个原因,确实是源于自己的不会做人。

我向来非常厌恶办公室政治,就希望大家能够简简单单努力把事情做好,而不是为了搏自己出位在背后搞各种幺蛾子,所以我也从不在别人背后东家长、西家短。即便是讨论问题的时候有了分歧,我也希望能够就事论事、开诚布公地谈,而不是见风使舵,为了讨上司欢心顺着上司的意思说,因为这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我其实因此被老板说过了几次:“我知道你自己只想把事情做好,但是你要做到眼观四路、耳闻八方。”

他或许是好意,但实际上我是一直努力避免这种世俗的智慧。


一次,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进去的时候部门主管也在。他告诉我,我带的一个新同事对他很不尊重,他在同事提交的日报评论中提了一个数据方面的问题,但是同事并没有回应他。

我告诉他,我并不掌握这方面的情况,需要去了解一下。有可能因为新同事刚开始使用钉钉,对相关功能的使用还不太熟悉。

他听到我这样的回答,转向主管,像自己的预言被验证了一样,对他说:“听到没,听到没?我说了他一定是这样。”

主管没说话。我知道他们在我进来之前已经通过了气,但其实也用不着通气,因为主管向来都是会顺着老板的意思的。

然后老板又转向我,指责新同事的无礼,并说出了这样的话:“哪怕你就是条龙,你也得给我盘起来。”

我知道他这话一方面是说给新同事听,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敲山震虎说给我听。

但实在是很抱歉,我还是没办法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就断然对别人做出评价。我只得继续重申自己的观点:“我确实并不了解情况,需要去核实下,然后再向您反馈。以我对对方的了解,她应该不至于故意如此,我也会给她提出相关的告诫。”

后来了解到的真相是,同事在看到老板的评论之后,马上就对日报进行了修正,补充了相关的内容。因为看到主管已经在评论区回复过了,所以就没有再重复回复。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也不过是缺少了一点世俗的智慧而已。

9. 要像小孩子喂饭

不被认可的第三个原因,是认为我没有办法推动团队往前走。

对我工作的努力,这方面老板是认可的。毕竟,我是衷心希望把工作做好,上班时间我也不会学别人摸鱼,所以哪怕是晚上十一二点或是周末在家,我都在不断地看数据、研究产品。有时候晚上十点多老板在群里发消息,我都会及时地给出回复。

但这还不够,“我知道你工作很努力,又很有积极主动性,但你要推动团队其他人也跟你一样努力才行。”

问题是,我仅仅是一个 P2 级的员工,在团队中长期都是处于打杂性质的边缘地位,根本没什么话语权;哪怕是在介入产品之后,也经常遇到推三阻四推动不了的状态。大家也就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我并不从对方的工作中获益;别人无论是薪水还是职级,都比我要高,也并不归我管辖。你既没有给我相应的待遇,又不愿意给我授权,我怎么去推动别人像我一样努力?

“我不管,反正我花了钱买了你的时间,我就找你要结果!不行就给我加班加点地干!”


2020 年 2 月,为了推动产品往前走,在我主动揽过来产品的职责时,当时曾约定,由我来抓前端的功能和用户体验;由当时的部门主管主抓后端的技术,把网站的响应速度以及数据方面处理好。但几个月下来,实际上后端技术方面进展缓慢,所以导致前端的 UI、UX 虽然有了很大的提升,但经常处于连一些基础的数据都无内容展示的状态。

这也成了我的过错,因为,“你没有盯紧他们,跟在他们后面去催促他们,逼迫他们!”

我据理力争:相关的问题,是长期存在的,早就多次反馈。问题既然有了反馈,就应该去处理才对,不断地重复就没有意思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哪里有像跟在小孩子屁股后面喂饭一样的道理?而且,这些当初职责划分得很清楚,是由主管在负责的,断然没有应该我来担责的道理。

“就是要像小孩子喂饭!”

可是我真不是他们的保姆啊。

10. 我还想你上天呢

不被认可的第四个原因,还是认为创造的价值不够。

在接手产品一个多月后,从肉眼上已经能够看到产品品质的提升了,老板的龙颜大悦,一天深夜在钉钉上问我:“我想让你把后端(指产品的数据管理后台)也接过来。同一个产品,既然前端都这么漂亮了,那后端也自然应该弄得漂亮点。你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这个时候不合适,前端跟用户相关的那么多任务都还没处理完,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分心去做别的相对次要的事情,于是就一口回绝:“有,时间上顾不过来!”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不应该如此跟老板说话,但我却一直认为直接点会更有效率,我实在是不擅长那种所谓的“要做人”的世俗智慧。

当时我也认为这事已经过去了,但 6 月又旧事重提:“你得把后端一并搞起来!”

我无奈地苦笑:“我是真没时间。”

声音一下子严厉了起来:“你一直说你没时间,我都不知道你究竟在干些什么!”

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倍感失望的。这一个萝卜多个坑地干,即便是走路、洗澡、吃饭、睡觉都常常心里考虑着工作,有时候连喝口水都来不及。哪怕是前端动一根线,看起来很简单,但那也是要经过非常严格、长时间的调研、规划的,真不是挥挥魔法棒、叫声“阿里巴巴”就出来的,这在您眼中竟然好像我整天都在您这里摸鱼混日子似的?


6 月,人事通知我,在经过 3 个多月的试岗之后,要把我正式转岗到产品,职位是产品专员,并鼓励我要好好干,争取今后往 P3 级别发展。

我表示失望,反馈说,我现在在产品方面,实际上是承担的一个产品总监的角色。即便是不给我这样的职级和待遇,也应该考虑参考市面上稍微过得去的一个产品经理的待遇。

在跟老板当面谈话时,我也明确地表示,我并不看好自己在公司的发展。好好干,争取往 P3 或 P4 级别发展,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在后面的沟通中,他提出了一个我完全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那你能给我们提供什么?”

听到这样的问题,我震惊到一时语噻,不知道如何作答。毕竟,要说前面几个项目,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做好,但至少就产品这方面而言,我确实把它提升到了以公司的水准连做梦都想不到的程度。而只要稍微对比下之前和现在的状态,也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但这竟然都显得无足轻重,仍然是没有给公司创造出什么价值来。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就反问:“请问从公司的层面,我需要提供些什么?你们对我有什么期待?”

我得到的答复是:“我还想你上天呢!”

我心里一凉,知道自己必须要走了,只好回答说:“那实在是很抱歉,我确实是上不了天!”

11. 不合理的期望

其实,从根源上分析,员工的工作的不能被认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源于完全不合理的期望。

公司一直从事的是赚快钱的业务,包括我经手过的几个项目,也并非是公司在这方面有什么资源优势,不过是觉得有点风口,或许可以赚一把。但也并不准备做相应合理的投资,就想着在不投入或投入最多千把块钱的情况下试试看,一旦不行就赶快撤离转向。

这个数据分析工具,单纯从性质上,算是最靠谱的一个项目了,是那种可以跟别人分享的一个靠谱项目。

但资源投入上,也完全不足。

大部分时间,团队也就 7 个人,年后最多的时候才扩充到了 10 来个人,这还包括我这个营销人员、美工和不主管具体开发工作的主管。而同行做同类的工作,团队规模一般都在四五十人以上。

其他方面也是能省就省,包括使用的非常廉价的服务器,即便是中途服务器故障导致数据丢失了好几次,最终也没有根本的提升。整体的开支,包括员工薪水在内,从立项以来也就不到百来万。

可谓是筚路蓝缕,也导致很多地方没有办法做到位。

去年底,我的上上任老板在和我的叙旧中,了解到这个项目的现状,都还感叹,这么点投资哪里能够做得好这样的项目?而他,还是一个对技术完全不懂的人。


但就是这样的条件,还想着要赚到快钱。时间周期上,非常紧,“最多给你一个月时间”,希望马上就像盘古开天地一样旧貌换新颜。

我说:“你这是大清都病了两百年,想要我一夕之间让它做出根本的改变。这完全不具备现实的可能性啊!”

“大清可以等,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

产品方面的任何一个改动,都要求做到马上反映在“客流量、留存率、付费率、复购率”的提升,要不然,“那不是瞎改动,白白浪费资源嘛”?

我很无奈,举例说,就像一个碳、磷、钾、钙、钠等各种元素都缺乏的营养不良的病人,我这才给他补了一点钙,能体现出来的也就在钙的指标上稍微健康些,单纯这个改变并不能让他一下子成为奥运冠军。

“那你就抓紧时间去补其他的啊!”


因为不具备超出合理预期的这种魔法能力,我多次被评价为:“你只会按部就班地工作!”

按照我的理解,所谓按部就班,是用来评价那些墨守成规、提线木偶一样的人的,而我,恰恰与之相反,无论是产品还是营销方面,实际上做出来的都是不走前人的路,是没有轨迹可循的开创性的工作。

我感觉这是对我莫大的羞辱,所以在多次被如此否定的隐忍之后,我忍不住又不会做人地当面反驳:

“实在是很抱歉,我完全没有办法认同您的评价!首先,我完全不认为我是按部就班,我只是不好高骛远、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工作;其次,您所期望的那种挥一挥魔法棒叫声咒语就一切改变的能力,我也并不认为有谁具备!”

12. 项目不赚钱就不该加薪?

回到前面的问题:项目还没有赚到钱,员工是否应该加薪?

其实,提出薪水方面的要求,对于我来说异常不容易。作为一个找工作不易的社畜,与别人通过跳槽的方式获得加薪不同,为了获得进入的机会,我往往是换一份工作薪水就得往下降一截。而这之后,就得仰仗老板的良心,通过工作被认可获得加薪。

我自己并不善于主动提出加薪的要求,在这家公司这一次,属于是我十年职场生涯中第二次主动提出薪水方面的要求。

而至今,我仍然感激历史上第一次向老板提出加薪的经历,感激当时的老板。

当时也处于项目没有赚钱的情况,我向他表示感觉很不好意思,因为在这个节点提出加薪的请求。

老板听了后,一方面表示歉意说是因为项目没有盈利,确实忽视了薪资管理的工作,他目前也正在做这方面的规划;另一方面也安慰我,说不要不好意思,因为:

项目没有盈利,不等于说所负责的工作没有创造价值。项目的盈利是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不是该由负责局部环节工作的个人来承担的。

这给了我对社畜工作价值判断标准的正确价值观,而这是完全不同于职场 PUA 的价值观。

我为此很感激他!

所以,回到“项目都没挣到钱还想加薪?”这个观点,我的看法是:对此我完全能够理解,但并不认同。


在当初提出要介入产品环节的沟通过程中,我曾经提出一个合理评价我这方面工作表现的标准,这包括 4 个纬度:

  1. 我接手之前的状态 A1;

  2. 我接手之后的状态 A2;

  3. 竞品在同一时间段的状态,以及它们达到目前的状态所需要投入的资源 A3;

  4. 如果我们想要达到竞品目前或行业的平均水准,我们必须要投入的合理资源 A4。

我认为要结合这 4 个纬度来评估才能得到客观的评价。

但我得到的回复是:“我不管你什么标准,我只要有效。”

当然,有效的另一个简单粗暴的说法是赚到钱。而其解释权,并不操之于我。

13. 感激

从现实的角度,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的辞职的时间。

我当然也可以满足于于这份月入 4000 的薪水,舔着脸继续像老黄牛一样干下去,直到项目突然盈利,或者熬到年底在项目仍然没盈利的情况下随着整个团队被裁掉。

但坦白地说,我一点都不快乐,正如在过去的两年中,每天都处于焦虑不安的状态。

继续做下去,虽然说暂时可以把一日三餐顾着,但于我也不过是在慢性自杀而已,我也看不到明天。

尤其是在今年家人遭遇意外、病患而我无能为力的时候,我知道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所以,即便是不知道明天在哪里,即便是对未来仍然充满着忧虑,我也不得不选择离开。


回头来看,我其实仍然对这份工作充满着感激。一方面,是因为在我急需要工作的情况下,公司至少给了我一份糊口的工作;另一方面,每个月的薪水也能准时发放,某些方面也比其他公司的环境好得多。

在成都这个于我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处于漂泊状态的异乡,我也算是大开眼界,遇到过一些奇奇怪怪的职场环境。

比如,在我去某个教育集团面试的时候,被告知在见到老板时要对老板鞠躬敬礼,因为是老板在给大家发工资。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这种职场价值观。

至少在这方面,我没有在这家公司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对此,我表示感谢!

我也很感激老板在谈到早期个人创业的艰难时,愿意给我分享自己过往的不堪这类一般“不足为人道”的经历。

但我也知道,彼此确实不再适合合作了。

而我,曾那么努力地想要把这份工作做好,甚至在年初上上任老板在向我伸出橄榄枝,邀请我再回去工作时,我考虑再三仍然拒绝了。

因为我不想在一个项目还没做好的情况下当逃兵,我很希望让自己这两年的经历能有一份浓墨重彩。

但这种结局确实是我所未能料到的。

/ END /

Categories: Work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