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业了!

上一篇文章以调侃的方式说了下自己急需抱大腿的处境,实际面临的真相是:

2020年7月,我辞职失业了。

尽管从现实的角度,这不是个辞职的适当时机;但从更现实的角度,又不得不辞职。

总之结果就是,我不得不主动失业了!

辞职的缘由,当然有诸多原因,请容我下面慢慢述说。因为篇幅较长,我分为两次来分享。

1. 不挣钱

辞职的缘由,第一个,是不挣钱。

这份工作自2018年11月始,最初的月薪是5000,转正后添了500。

之后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增加一分钱。

我可以接受很低的起薪,但还是希望能够看到在不断努力之后薪水方面的成长。

不能加薪的原因是:项目都没挣到钱还想加薪?

对此我完全能够理解,但并不认同。

这个在后文在再做解释。

***

我每个月实际拿到的薪水是不到5000元。

考虑到在成都这样的异乡工作的朝不保夕,社保不定哪天就断了,所以每个月我自己掏600多,在之前工作的深圳买了一份最低档次的社保,以保证之前的社保不断掉。

剩下可供支配的也就4000出头了。

这还得租房,也就处于维持基本生活的状态,其他要想来个感冒自由都不敢。

而我此时还面临着沉重的债务压力,急需通过工作挣到钱来偿还债务。

这种状况实在是让我难以继续下去。

***

2019年底,准备辞职,和老板面谈的时候,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每个月大部分工资都用在什么地方?”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由得一愣,心想:“每个月您给我发多少工资,您是一清二楚。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

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也就维持基本生活啊!”

他说:“我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是用来玩的,喝酒的。”

他的动机是要鼓励我好好干,等实现财务自由了,也就可以像他一样,把大部分工资用来玩。

但我却只感到阵阵沮丧。

2. 缺乏成就感

不得不辞职的第二个原因,是缺乏成就感,没有成长空间。

我个人是属于成就感驱动类型的人,不论一份工作有没有挣到钱,都希望能够有成就感。这样即便是没有挣到钱,最终没能成功,至少也会感到没有白白奋斗这一番。

无论什么样的工作,我都希望哪怕是多少年后回头去看的时候,自己都还会为之感到骄傲,还会有胆量告诉别人,这是我当年做的。

所以,我做工作并不是为了老板,并不是为了上司,而是完全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

***

在这个小作坊两年多的打杂生涯中,我先后接触了5个项目,但大部分都谈不上什么可靠,我每天都感觉到荒废时间、虚度光阴的恐慌。

第1个项目是看到社区电商热门了,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切入,用一个没什么品牌知名度的果汁饮料简单做了个测试。

前后历时一个多月就完全退出。当然,继续做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无论是对供应链、营销渠道、物流,都没有任何的把控能力。

第2个项目是一款菌类代用茶。

我没办法撒谎,做不了骗人的事情。为了能够搞明白这款茶的原料和功效,研读了大量国外科研机构的学术报告,几乎成为了这方面的专家,也因此有了很充足的底气,认为可以做。

但这时候厂家却认怂,因为产品资质问题,单方面终止了合作,浪费了三个多月时间。

***

第3个项目是一个优酷视频分析工具的营销推广,彼时,我仍然在另一位组长的领导下工作,执行领导的指示,指哪打哪。

那时候每天的工作,除了大海捞针地手动在优酷寻找新的自媒体账号外,主要是寻找各类相关的QQ群,想办法进去刷广告;以及到现在都基本无人问津的BBS发广告贴。

每天像个机器人一样重复枯燥的工作,让我烦躁得想要自杀。我是个创意型的人,宁愿出苦力做体力劳动,也远比每天受这种精神折磨更容易忍受。

但这确实是他们当时的营销水平。

包括在进行下一个项目的推广时,团队主管对营销方法的指示也不过是:“多注册几个账号嘛,以不同身份的水军到百度贴吧灌水你不会?”

自然,这种落后的营销手段现在做起来困难重重,“被屏蔽、被删帖、被剔除”是日常常态,也完全没有效果。

最重要的是,产品太烂,留不住人。所以,两个月时间他们自己把项目给砍掉了。

***

第4个项目是一个数据分析工具的营销推广。但在介绍这个项目之前,请让我先把第5个项目插入进来说一下,因为这个要说清楚相对简单些。

第5个项目是一款聊天软件辅助工具的销售,是在已经开始做第4个项目的过程中插入进来的。

原因,一方面是觉得我的工作还不够饱和;另一方面,则是要创造点价值,给团队赚点钱。

这款工具,性质上是有点打擦边球的,处于灰色地带边缘,聊天软件官方一直处于严厉禁止状态。

吃人手软。即便是背负着巨大的心理负担,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寄希望于潜在客户是将其用于正经用途。

我自己能力有限,在不到一个月的销售中,也并没有卖出去两份,然后这个项目就随着产品开发商的被诉而戛然而止。

当然,因之给我的评价也是“能力不行才销售不出去。别人都靠这个买了房,怎么你就不行?”

3. 有限的成就感

再回头说第4个项目。

这个项目也是所有经手项目中,相对最让我有成就感的一个。

这个项目的工作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2019年8月至2020年2月,仅仅负责营销推广。

但实际上,我的工作还包括策划、文案、广告投放、数据分析、客服、销售……

2020年6月,当时一位新入职的主管还惊奇地问我:“你怎么竟然还在做客服的工作?”

我只能苦笑。

在此期间,对营销的主导我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自主权,在沿用了推播式营销方案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开始引入在公司历史上闻所未闻的集客式营销的手段,完全改变了之前那种只知道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空洞的喊麦式营销方式。

也因此,取得了远比之前好得多的效果,至少从营销层面是如此。

但从销售层面看,没什么效果。

原因仍然是,作为一个没有经过严格开发流程规范的小作坊,开发出来的产品实在是太烂了,哪怕是好不容易付费了的用户,在短暂尝试后,宁愿当做把钱打了水漂,也不愿意继续使用。

***

我实在是厌倦了对提出来的关于产品的问题长期选择性视而不见,却不断被拉去开会、要求给出如何提高销售水平完成KPI这种舍本求末的做法,主动提出由我来主导产品的体验优化。这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工作的基础上,新增了产品的角色。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在此方面我异常敏感,能够在对行业深刻认知的基础上,基于底层驱动,从顶层来做规划;除此之外,我非常“善假于物”,就像飞机的设计借助仿生学研究成果一样,可以以更广阔的视野来规划产品。

这和在我接手之前那种只知道东施效颦、生搬硬套的抄袭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

在我主导产品的4个多月中,产品在体验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我自己的话说,是华强北的山寨货赶上了苹果的产品体验。产品的付费购买率有了大幅提升,从之前的几个月也难得有人问津,到基本每周都有人付费,而且还有了年费用户、复购用户和版本升级的用户。

客户的反馈,从之前的“你们的产品和那谁很像”到“你们的产品一看就很大气”。

就连老板,也不得不承认:“做产品,你是No.1!”

但是,也仅限于此。

这也并不能带来相应的认可。

4. 缺乏应有资源支持

不得不辞职的第三个原因,是没有办法得到应有的支撑。

所有的资源,其实就我一个人,由我赤手空拳地野蛮生长、自由发挥。

通过免费渠道推广产品的一个最大的局限是,没办法附加产品相关的网址链接。当互联网的江湖上已经开始流传产品的传说的时候,却没有人知道产品的庙朝向何方。所以在2020年1月之前,经常都会遇到用户在网上骂:你们是个垃圾产品,官网连百度都搜不到。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一是做好官网的SEO,让官网可以被搜索引擎收录。但为了省成本、开发便捷,就一个js页面生成的简单的登录入口,然后就“多动脑子多努力自己想办法去推”。

另一个则是通过搜索引擎付费推广产品关键词,但短暂尝试之后即被叫停,原因是关键词太贵。而且,“真的想要用我们产品的人,无论花多少代价,他总有办法找过来。这种用户才是我们想要的。那种搜了下找不到就放弃的用户也不是我们的用户。”

我心说,天啦,你这又不是铁道部的官网,产品再烂也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现在的人哪里会有这样的耐心,你哪里来的这个自信?

***

自由发挥并不是随意发挥,除了方案要得到认可外,还有各种KPI压在头上。

公司某个阶段开始热衷于引入KPI来量化工作表现,但很遗憾的是,在我看来,他们实际上并不了解KPI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是像听说了一个时髦的词就赶忙借来用用。

比如,在制定KPI时,也并不会利用SMART之类工具来让KPI的设置更科学化,不过是随意拍脑袋摊派。前一天可能年度KPI是要100万,后一天就变成了500万。之所以如此随意倍增指标,是因为:“哪怕是目标达不成,即便是只做到了一半,这也会远远超出最初的目标。”

达不到KPI怎么办?那当然就是你无能,不够努力,扣绩效。

而所谓的绩效工资,也不是新拿出来一部分来做激励,而是相当于单方面更改合同,把原有的工资中拿出来一部分,改为绩效。

5. 哪怕是牛屎,你也得给我推出去

2019年8月,在被突然要求负责这个项目之时,我坦诚地谈了下自己的看法。一是认为这类产品的竞品大多是通过线下渠道推广,因为线下渠道在转化上更有优势,至少是要线下和线上结合起来,而不能单纯走线上;二是认为产品尚不成熟,完成度不够,在此时不具备向用户推广的条件。任何一个在此阶段接触到我们产品的用户,都很大可能会被浪费掉。

但得到的反馈是,不会有资源支撑线下渠道,只能走线上推广。

而且,“哪怕它现在是坨牛屎,你也得给我推广出去!

***

2019年11月10日,部门主管问我:“现在公众号有多少用户?”

我回答,还不到500人。

主管说:“公司今天开会要求这个月要达到800的KPI。”

我大吃一惊,这三个月来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才好不容易做到这个程度。现在11月都过了1/3了,这么短的时间你竟然想要近乎翻番?而且,8月份我制定的目标,是要12月底用户数达到500。当时这也是获得了公司认可的,怎么一下子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呢?

我就问:“请问公司有没有什么资源可以帮助我完成这样的目标?”

得到的回复是:“你这个搞笑哦,难道让你打仗不给你发枪?”

然后还被训:“做事先做人!不要问为什么,执行就可以了!领导那样说总有他们的道理。

这就是他们的管理哲学,绝对的服从,要不然那就是犯上。

但实在是很抱歉,我恰恰不是一个好的yes man。有疑问一定会提出来,不善于唯唯诺诺地做应声虫。

6. 赤手空拳上战场

当然,承诺的枪也并未能发下来。

在此之前,一直未做过任何付费的推广。即便是8月底在我顺利达成百度有10个相关收录结果的目标之后,我就希望能够开通百度付费推广,但一直以条件不成熟为由被否决。

但此时,再不做付费推广不行了。于是,请求开通百度推广账号。

好在获批了,但实际上因为资质审核的问题,账号开通已经到了12月中旬。

另外,鉴于微信、今日头条等渠道报价不菲,我通过微博找到了一些业界大V,想请他们助力推广。

当方案报上去,也被否,原因是没有保证推广的效果。

问题是,谁也没办法保证转化的效果,也没有哪个渠道支持CPA(按转化目标收费)。我们能做的,不都是通过构建MVP进行小范围的推广测试、然后在此基础上不断优化方案吗?

但一分钱的测试经费都不给。

然后还被训:“换个角度你是老板,你愿意花一笔你不知道效果如何的钱吗?”

是,属下无能!但这个不但臣妾做不到,老爷们也做不到。

***

2019年底做年度工作报告的时候,我花了1个小时,用将近100页的PPT做了个科普性质的报告。

一方面,是向公司做个交代,这一年多来自己并没有吃白食,相反是很对得起拿的薪水,在资源完全缺乏的条件下,相比资源丰富得多的竞争对手在同样阶段做得甚至更好。

另一方面,也是要说明为什么公司那条路行不通,如果想要达成那样的KPI,需要如何去配备相关的资源、如何做产品的优化。

但苦口婆心地做完报告后,也并未能换来应有的支持,唯一的反馈却是:“这个KPI,既然说了,那就要当回事哈!”

我那时是倍感失望,第一次萌生了坚定的辞职念头:我这个砍柴的,跟一帮放牛的在这里聊什么天呢?这样下去,柴没有砍好,牛也没放好。

Categories: Work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