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傅盛的猎豹,与注水钱治亚的瑞幸咖啡

看到这一标题的诸君,或许已经笑了:这家伙真能扯,把傅盛的猎豹和钱治亚的瑞幸咖啡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生拉硬扯在一起。

请稍安勿躁,并非是因为我拧不清,我只是恰好从4月2日瑞幸咖啡的财务爆雷,又想到了猎豹的傅盛而已。毕竟,在我眼中,猎豹与瑞幸咖啡都是一样的货色!

其实,无论是傅盛还是钱治亚,在现实中我都并不认识他们,“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我也没有任何的兴趣想要有朝一日和他们在乌镇互联网峰会把酒话割韭菜。因此,谈不上任何的私人恩怨。

我也从没有喝过瑞幸咖啡,或使用过猎豹的任何产品,尽管我是一个对互联网行业异常关注的人,对他们二者的产品异常熟悉。

但我确实完全没有丝毫的兴趣结交二者,去体验二者的产品。

我把这归因于三观不符。

  1

先来谈谈傅盛。

傅盛作为一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著名出海创业者,至少其产品在今年2月被Google全线下架之前,是被很多人视为导师或楷模的。

当然,我并不在很多人之列,我对其仅仅是关注罢了。

傅盛及其猎豹身上,有诸多让我所不认同的东西。一言概之,“竖子不足与谋”。

首先,他们是规则的破坏者。

在我看来,傅盛这类所谓的出海者,并不是真正能够给海的彼岸带来任何增值的创新者,而不过是利用了信息不对称,到海那边去薅一薅羊毛的钻营者罢了。

他们在坑害了国内的用户,破坏了国内的生态环境之后,再引祸江东,把在国内司空见惯的肆无忌惮的广告轰炸和隐私窃取等“北冥神功“,照搬到海外的产品上去,利用海外的监管机构和用户对这些套路的无知存在的漏洞来牟利。但是,他们忘记了,海的那边不是法外之地。

我当然不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且无脑地崇洋媚外、相信Facebook或Google这类大公司,但是,我相信《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这类法律和监控的有效性。这是我尽量避免从中国内地的电子市场下载APP或软件的缘故。

而一旦钻营者所利用的漏洞被堵上,这些钻营者也不是想着从此金盆洗手,遵循别人的规则,而是采用欺诈的手段,妄图绕过这些规则。

2018年1月,Google完善了他们的政策,禁止开发者在APP中加入锁屏广告来骚扰用户。Google是猎豹最大的金主,稍微脑子正常的,都应该对Google在此方面有所尊重。但猎豹不是想着改进自己的产品,而是继续坚持“用垃圾广告骚扰用户、窃取用户的隐私”不动摇的既定方针,选择了做第三方桌面的广告位,以欺诈的方式绕开Google的规则。用户倒是不用直接看到广告了,但会经过中间页面再间接看到广告。

从2018年1月出台相应政策,到2020年2月全线下架猎豹产品、终止猎豹的Admob及Ad Manager账户,期间有整整两年时间,Google并非没有给过猎豹整改的机会,但猎豹选择了继续为所欲为,他们以为这还是在自己村里,可以随意任性。

他们想借助别人的平台赚钱,但不是抱着一种win-win的合作姿势,更妄论尝试作为平台建设的有生力量,而总是想着利用别人规则的漏洞,一旦漏洞堵上了,就去破坏别人的规则。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蛆虫般的恶劣行径,因为他们不会给平台带来任何的增值;相反的是,只要不受约束,一定是会像毁灭千里之堤的蚁穴一样,最终给整个平台生态带来由内到外的灾难。

在此方面,无论是猎豹、瑞幸咖啡,还是某兴、某为,都不过是一丘之貉,都是对规则缺乏尊重的无耻之徒。

  2

傅盛及猎豹让我不认同的第二个方面,是他们缺乏为远见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应该具备的认知和魄力。只有小聪明,不具大智慧。

某种程度上,傅盛和猎豹,是有一定远见的。比如,猎豹早在2015年就关注到了主流社交平台都没有意识到会成为未来潮流的短视频,开始在印尼做短视频应用Shine,但浅尝辄止,看到一时半刻不赚钱就放弃了。

在国内亦是如此,他们在抖音尚不知是何物之前,就有远见地想在国内做一款短视频内容聚合平台。但他们也不是想着去走窄门练内功,而是利用取巧的手段,直接用爬虫把市面上已有的视频聚合起来,结果本来规划的平台产品,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短视频工具,也因此被废弃。

纵观猎豹不断转型的产品线,会发现,它所涉足的新领域,跟之前已有的业务缺乏应有的连贯性。这种转型的背后,在我看来,不是一种成熟的对已有业务线条梳理后的逻辑性升级,而更多是一种看到什么赚钱就准备去捞一把的投机心理。这种投机心理,导致他们在进入新的领域之前,缺乏对自身实力的准确判断,缺乏对可能面临的困难的准确认知,缺乏对需要付出的努力、投入的资源应有的准备;进入之后,自然是缩手缩脚,对短期内的收益过度关注,投入一块钱就想着尽快获得两块钱的回报,而一旦短期内见不到回报,就会放弃投入,转身去挖另一口井——即便是这种投入对于产生回报具有必要性。

问题是,天下哪里有那么多不用付出太多的快钱等着你来赚?

即便是有,狮子都还没分完,鬣狗还在一旁守着,你猎豹算老几,够得上等你来分?

  3

傅盛及猎豹让我不认同的第三个方面,是他们“激进投资者”的身份,这当然跟前一点他们缺乏为远见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应该具备的认知和魄力有关。

傅盛作为天使投资人,曾经投过500万美金给一家叫Musical.ly的APP。现今短视频行业有两大巨头——抖音和快手。就历史而言,快手发展在前,抖音在后。就日活而言,抖音当然已经形成了对快手的碾压。但抖音不是抄袭快手起家的,抖音今日的成功,可以说完全是从抄袭Musical.ly起家的。

Musical.ly一开始是主打海外市场,后来曾短暂回国发展。据说Musical.ly这一动作,还是傅盛力主的结果,傅盛还提议会给Musical.ly提供技术、人力的支持。当然,后面我们都知道,这事没能做起来。

对这一结果,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以傅盛和猎豹那种惯常的习性,他们是一定不敢大手笔长期投入的,只要短时期内没有很好的回报,这个项目一定会被砍掉。

所以,才有了后来Musical.ly卖身的事。

傅盛和猎豹,虽然并未被外界确认过“激进投资者”的身份,他们自己也一定不会接受这一身份,但我个人确认他们是“激进投资者”无疑——他们是属于那种短期内没有达到预期的回报,就会对投资对象釜底抽薪;为了短期利益,就会逼着被投资对象卖身的人。

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创业者要极力避免自己落入这种“激进投资者”之手。

  4

而诚信的缺失,则是我没办法认同傅盛及猎豹的第四个方面,这就说到了Musical.ly卖身的故事。

2017年,字节跳动和快手争相追逐Musical.ly,本来价格之类的都谈得好好的了,傅盛却开始利用他的一票否决权坐地起价,搞起了捆绑销售——想买Musical.ly可以,你得把我另外两款不赚钱的海外产品News Republic和Live.me一起给买了。

快手的宿华受不了傅盛这个鸟气,这事就算了。字节跳动张一鸣则是把这个哑巴亏吃了下来——为了买Musical.ly,还额外付出了8,660万美元买下News Republic,并给Live.me投了5,000万美元。

借助于Musical.ly带来的不可替代的优势加持,成就了抖音。就这方面而言,我们当然可以说张一鸣很有魄力,能像韩信一样忍受胯下之辱。但就傅盛,我很认同快手宿华给傅盛的那通质问电话:“你怎么能这么流氓?”

  5

说完傅盛及猎豹,再回头来说瑞幸咖啡。

作为星巴克的忠实消费者(单纯星巴克对员工价值的认同,而不是把他们当做工具人,以及舍得投入资源去培训员工,让员工获得真正的成长这些方面,就令中国的企业难以望其项背),平时我也很乐意抱着尝鲜的心态去品尝一些不知名的咖啡,但瑞幸咖啡,确实让我极为反感,哪怕是免费尝鲜我也不愿意,这跟他们品牌既立就坚持的喊麦式的碰瓷营销方式有关系。

在我看来,只有老鼠才会不断通过碰瓷,宣称它比狮子更厉害来吸引关注;而狮子,素来都是对老鼠不屑一顾的。

而我,很讨厌老鼠。

瑞幸咖啡曾经搞了个《瑞幸咖啡宣言》,我看过,看完后撇撇嘴就一头钻进了星巴克来压压心中的恶心。如同星巴克一样,我觉得这种货色是根本不值得降低身份去回应的。

《瑞幸咖啡宣言》中有这么一个问题:“中国咖啡和美国咖啡比差距在哪?”

瑞幸对此的回答是:“差在自信。”

不过,我认为更正确的回答是——差在中国咖啡敢于注水

不到30亿的财务报表,竟然有22亿都是造假虚增出来的,这种注水能力,拔剑四顾心茫然,在当代绝对找不出来第二家,也就某个荒唐的历史阶段能够相提并论了。

为此,作为“福报太君”一词的冠名委员会,我会特意授予瑞幸咖啡的创始人钱治亚先生“注水太君”的尊号。

星巴克的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先生曾经写过一本叫《将心注入》(Put Your Heart Into It)的自传,我在此建议,钱治亚先生也可以写一本《将水注入》的自传。

需要提请注意的是,钱先生的大作英文名称一定不要用Put Your Water Into It——那样就太中国式英语了,而是应该用Put Your Fraud Into It,直译过来就是——将欺诈注入。唯有如此,才能更确切地反映出真实状况。

  6

对于22亿财务报表的造假,瑞幸自称是自查的结果,而且把原因归咎于“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建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

对此,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自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自查,因为造假就是他们一贯的做法,他们不可能去革自己的命。现在的所谓自我披露,不过是因为受到外部压力,眼看就要瞒不下去,不得不如此。这也就充分凸显出像浑水、尘光研究这类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在监管方面的重要性。

仅仅是部分员工的不当行为?我倒是宁愿相信是仅有部分员工要为公司的不当行为背锅。

  7

对傅盛及钱治亚之流不当行为带来的影响,涉及到三个方面。

其一是对他们企业自身的影响,但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罪有应得、理所应当,因此不值一提。

其二,则是他们的用户和海外投资者,他们是真正成了这些不当行为者的韭菜。

影响最深的,还是那些潜在的合规的出海及融资者。在经过傅、钱这些不法之徒的不断负面反馈教育之后,海外市场一定会对来自中国的创业和融资者充满警惕,让本来就不易获得对方信任的中国人在获取对方认可方面再添变数。

  8

我一位曾经旅居西班牙的前老板,提起中国人在西班牙的钻制度漏洞、造假的不当行为就深恶痛绝。

曾经,西班牙是认可中国签发的驾驶证的,但后来,西班牙政府不得不取消这一认可。原因是,他们发现,很多持中国驾驶证的人实际上并不具备驾驶资质,是货真价实的注水版水货。这一政策的改变,给那些本身具备驾驶资质的中国游客带来了很大的不便。

我能理解我前老板的感受,因为我对这些水货也深恶痛绝。

我曾经在一家很人性化的公司就职。公司一个很人性化的制度是,每个月可以休一天带薪的病假,且无需任何的书面证明,但前提是真的病了。但后来公司发现,总有个别人无论有没有生病,每个月也总是要去休这个假。每个月生病的规律性,堪比女性的大姨妈。万般无奈,公司只得修改制度,改为休假者必须要提供医院的病历证明。这样的改变,杜绝了个人钻漏洞,但却让那些真生病了的员工的正当利益受损。因为,去医院是一件成本颇高的事情,一般情况下,有个头疼脑热、感冒之类的小病,我们都不会选择去医院,就简单在路边的小药店拿点药就行。但现在因为受到钻营者的影响,要么为了方便就要承担额外的经济损失,要么为了经济补偿就要承担额外的时间和精力成本。

傅盛的猎豹与钱治亚的瑞幸咖啡,就是这样的水货和钻营者,他们必然会给那些真正遵纪守法的人带来额外的成本,他们会让大量无辜的人为他们的不法行为买单

  9

在一个健康成熟的市场中,个别公司造假、“从事不当行为”,这都无关紧要,因为哪怕是健壮如运动员,其身体也可能产生癌变,但只要人体的免疫系统尚处于正常运转,就不碍大事。而浑水、尘光研究这类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及《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这类法律法规,就是成熟市场无比重要的免疫系统。只要他们还功能正常,个别的细胞癌变,总是会被清除,而不会影响到身体机能,损害身体健康。

但比较要紧的是,我并不相信猎豹或瑞幸咖啡这类水货、钻营者会就此灭绝,一个猎豹或瑞幸倒掉了,一定还有千千万万的猎豹或瑞幸站起来,因为支持他们生长的土壤和环境并未改变。在这样的土壤和环境中,总会有人会枉顾事实、不讲是非、不讲逻辑,一概把对那些违规者的正常惩戒视为阴谋和打压——我已经看到有人在喊着“瑞幸咖啡挺住”、“支持瑞幸”之类无脑的口号了!

这让我不由想起鲁迅在《老调子已经唱完》中说过的那段话:“中国人没记性,因为没记性,所以昨天听过的话,今天忘记了,明天再听到,还是觉得很新鲜。做事也是如此,昨天做坏了的事,今天忘记了,明天做起来,也还是‘仍旧贯’的老调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