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去一家住处附近“新”的星巴克。

我说新,不是因为这家店是新开的,只不过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去过。

这家店是我去年年底时“发现”的。当时我从负一楼的超市购物出来,搭乘电梯上楼的时候,发现站在我前面的两位女生穿着星巴克的工作服。

我叫住她们:“不好意思,请问这附近是有星巴克吗?”

“有啊,”她们回头告诉我,“就在这楼上呢。”

“啊!我不知道,我第一次过这边来。”

到这家超市购物,也是我的第一次。我只是随性地逛到这附近,看到有个超市,刚好自己又需要添置点生活用品,于是就决定进去顺便逛逛。

上楼后,她们热情邀请我去店里看看,说当天有活动。

我向她们解释说,当天有点赶时间,回头一定去。

于是,回头我就去了。

我喜欢探访各地的星巴克和肯德基,也非常喜欢在里面看书或工作。

2

点咖啡的时候,用星巴克APP扫完码,店员跟我确认:“JING先生?”

JING是我注册星巴克的账号时填的姓。

我习惯性地点点头:“对!”

她没有问我是哪个JING,我也没有给她解释,拿起小票道完谢就往取餐台走。

没想到,咖啡到手的时候,发现她竟然写对了我的姓!

破天荒的史上第一次!

近十年来的第一次!

这真是莫大的惊喜!

一种类似于“原本是只想要一朵玫瑰,却没想收获了整座花园”的惊喜。

3

星巴克的店员很少有弄正确我的姓的时候。

通常一般我去星巴克买咖啡,店员会问我是哪个JING,我告诉对方之后,可能还需要第二次确认。

但即便如此,对方也仍然可能会写错我的姓。

很多次店员都把我的姓错写成“金”、“景”、“竞”、“井”、“靳”甚至“尽”。

看我七十二变

更多的时候,店员图省事,直接按照我注册时的信息写作“JING”。

如果单纯从他们弄错我名字的角度,Starbucks或许应该改称Starsucks。

当星巴克遇到特朗普大厦,这可以很Sucks

但是,我是一点也不在乎,不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相反,我感觉非常好玩。

4

星巴克店员写错顾客的名字,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

随便在Google中输入相关的关键词搜索,都可以出来数百万条的相关结果。

在Google中输入Starbucks Spell Wrong Name,可找到超过270万条相关结果

甚至有人专门研究,星巴克是故意把写错顾客的名字作为一种营销的手段。而且,这被研究者视为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营销手段。

品牌观察刊登过的一篇研究星巴克写错名字问题的文章

这是不是符合事实,我真不具备判断的能力,我也不认识什么星巴克的高层。

不过,更容易做出判断的是,很多星巴克的顾客跟我一样,根本就不介意星巴克写错自己的名字。

国外一些社交媒体上,经常都会有人分享一些类似的照片,在“独乐乐”之余博人一笑。

5

换句话说,被写错名字才是常态,写正确了反而成为了“异类”。

尤其是第一次有人在知道如此少信息的情况下写对我的名字。

这很反常!

我想要谢谢她!

我拿起咖啡,重新回到点餐台,却发现此时已经排起了长龙。

还是等会儿再来吧,我到室外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开始工作。

一会儿,她出来打扫卫生。

“嘿,您好!”我向她打招呼。

她回应:“您好!”以为我有什么需要。

“你真的好厉害!竟然一下子就写对了我的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星巴克店员一次就写正确我的姓的情况!”我由衷地感叹。

她表现得很谦虚:“一般姓这个音的都是这个字。”

Impressive!

6

如果星巴克的店员不是故意写错我的姓,也还真怪不得星巴克的店员。

数十年来,我的姓名就经常被人弄错,姓和名三个字无一幸免,即便是其中一个字只有四画。

这里仍然单说姓。

离开老家之后,经常别人第一次听到我的姓时,都是一愣,然后条件反射地问:“还有这个姓?”

我只遇到寥寥几个人没有在此方面表现出惊讶:“啊,我知道,中央台有个敬一丹。”

上大学时去图书馆阅览室,管理员老师看到我的姓之后倍感惊讶:“同学,你是少数民族吗?”

下一次再过去,她还特意拿过来一本专业的姓氏词典跟我分享:“原来你的姓是这样来的呀!”

我是原本就知道我的姓是怎么来的。不过,那是我第一次通过词典系统地了解到我的姓的所有起源。

7

你是少数民族吗?

我当时的回答是不是,但后来我仔细一想,其实回答是也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是少数民族,当然是从血统的角度来说的。

是少数民族,则是从价值观和生活习惯等的角度来说的。

比如,我是可以把面包作为主食的,在重辣、重油、重盐“三重门”的四川,我的饮食习惯反而偏向广东,在这些生活习惯上,我都可谓是少数民族。

而在价值观上,我常常会有一种梁鸿作品中身处梁庄的“异乡人”的格格不入感。

我甚少做梦,但在极少醒来能够记住的梦境中,却经常会出现自己作为一个孩子打着赤脚孤身一人在田野的情景。

从这个角度,我是确凿无疑的少数民族。

8

我也期望自己成为少数民族。

无论周遭如何众声喧哗,我期望有勇气努力过一种“不画他人的风景,不走他人的路”的生活,能够有自己独立的面孔,能够有自己独立的判断。

某种程度上,成为少数民族,也意味着孤单。

但并不意味着孤独,前行路上有知音。

村上春树在耶路撒冷奖颁奖仪式的演讲中称,“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站在鸡蛋一边。”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让自己成为少数民族。

弗罗斯特在《未择之路》(The Road Not Taken)面临林子里两条岔开的路时,他也选择了人少的那条路,让自己成为了少数民族。

堂吉诃德,自然也是个少数民族。虽然在很多人眼中,他不过是个宋襄公一般不符合时代要求的可笑之人。

我很喜欢《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这部电影。在哥谭这个城市,众所周知的认知是,犯罪是获得好处的必由之路。但蝙蝠侠,他选择成为一个少数民族——不去犯罪。他做出这一选择,不是因为这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而仅仅是因为这是正义的事。他很清楚自己成为少数民族的这一选择,会在多大程度上让自己的利益受损。但是,他仍然做出了他认为自己应该做出的选择。

在成为少数民族这件事上,我期望自己也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One more thing...

在美国西雅图市有一份当地的报纸,名叫The Stranger(陌生人),看名字就让人遐想连篇。

The Stranger杂志封面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