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直感觉异常幸运的事之一,是遇到了很多的好老板和好上司。

其中一位老板,跟着他创业几年,亲眼见到他一头黑发渐渐布满了白丝。作为太早吃螃蟹的先行者,项目一直没能盈利;因为理念太过超前也找不到投资人,全靠他个人掏腰包补贴,几年下来烧了一千多万真金白银进去。

但即便是最艰难、要靠出售房产和变卖代步车给大家发工资的时候,他也没有拖欠过任何人的工资。

甚至,就连晚发的时候都没有。

每个月的工资,总是在月底最后一个工作日就发放给大家,而通常业界的做法是到下个月发放上个月的工资。良心的往往是下个月10日发放上个月工资;缺乏良心的,甚至可能要到20日后。但他,却总是在当月月底就把工资给大家发放到账。

我记得唯一的一次“晚”发,是因为公司账户所在银行系统升级,工资的划拨要延缓到下周的工作日。而为此,他还郑重地向大家道歉说明。这其实跟他没有关系,他已经提交了转账的指令,是银行没办法当即执行。

2

那几年他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有几次跟他聊天,他都说晚上睡不好,很早就起来了。

我们一些员工私下闲聊,都说他要是把那些钱做点什么不好,非得要遭这个罪。那几年,正是深圳的房价一路高歌、突飞猛进的时候。

但即便是压力重重,他也没有要求大家一定要“奋斗”,更没有责怪过兄弟们不努力,反倒是当大家都为项目的进展不顺感到沮丧的时候,安慰大家不要着急,慢慢来,挺得过黑暗,才会迎来黎明。

他从来没有要求过大家要加班,总是到点就让大家走。偶有那么一次因为系统维护,为了不影响工作日大家的工作,他请我和一位同事周六去公司处理。最后因为才疏学浅,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但他甚至都还特意为耽误我们的休息时间发放了加班工资。我当时是极为为此感到讶异的。

所有的压力,他都这么一个人扛着,绝没有传导给员工。他只要求大家把八小时之内分内的事情做好即可。

3

也就是从他口中,我第一次听说了“企业公民”这个词汇。

后来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他,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不够成熟,没能把事情做得更好,感到羞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那么具有远见又那么好的人,却因为“时不利兮骓不逝”,没能把事情做成,感到遗憾。

而更多的时候,则是遇到国内IT巨头不时爆出的种种丑闻,比如近期网易的暴力裁员、华为裁员补贴后又以勒索罪欲把员工送进监牢时,我总是会想起他对员工的善待,想起他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尊重。

而每每这种时候,总是会感恩自己的无比幸运。而相反的,则是对那些巨头的无比鄙视、蔑视和唾弃。

我个人分析,他之所以能够亲身践行“企业公民责任”,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他本身人品极好;另一方面,或许很大程度上,更是跟他长期在外企任职有关。

我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位国内IT巨头的老板身上,发现有人可以在这方面及得上他的。

4

我对阿里的鄙视,是从当初淘宝的暴力弹窗推广方式开始的。

那是一个电脑配置和网络都极差的年代,淘宝不输于3721的流氓弹窗,经常性地把正在工作中的电脑卡死,不得不重启了事,而这又常常导致工作的丢失。

这使我对淘宝这个东西印象极差,以致比同时代人落后了至少5年才开始使用淘宝。

但我的使用淘宝,都不是出于自己的自愿,而是别人的要求。

当然,后来我确实学着用了好几年阿里的产品。一开始是充话费,后来运营商自己的网厅充话费更方便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了;后来是还信用卡,我不得不承认这个确实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但后来支付宝还款收费后,我使用支付宝的唯一刚性理由消失,我也就把它毫不犹豫地卸载了。

这之间我还曾经试水过开淘宝店铺,使用过一段时间余额宝。后来一次去超市购物,我正准备用微信付款的时候,收银员推荐我用余额宝支付,说是有活动这样更省。我当时余额宝早已闲置良久,但因为要还信用卡,支付宝尚保留着,于是就决定试一下,反正支付宝绑着卡,往余额宝转账也很方便。结果一看,重新激活余额宝还要人脸识别认证。我心中骂了一句“去你大爷的!”,然后用微信付了款。

但即便是使用阿里的产品,我也从未对阿里这家公司有过任何的信任,反倒是常常充满怀疑和警惕。

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原因,我曾经想写一篇题为《我为什么没办法尊重马云》的文章加以详细阐述,但后来一直未能执行。不过,在此倒是可以略提几例做一简述。

其一是因为阿里长期不变的流氓习性。在其成长过程中,甚至已经成了500强了,还多次出现跟当初淘宝初出时暴力弹窗一样下作、没有底线的营销推广手段;过度索取权限;没有学会美国社会对契约精神和“费厄泼赖”的尊重,倒是学会了像美国政府的霸道逼迫卖家“要么跟我在一起,要么就是我的敌人”。刘邦做街头混混时耍耍无赖倒也罢了;但都当了皇帝的人,也不知道多多少少收敛一点,还随时表现出流氓状,这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其二则是对支付宝“主权”单方面擅自转移的耿耿于怀。很多人把此视为是合理而灵活的举动,但作为一个相当看重契约精神的人,我完全没办法接受那种披着“为了部落”外衣的逻辑。毕竟,“为了部落”有时候不过是流氓最后的遮羞布。只要打着“为了部落”的名义,就可以公然假唱,就可以随意破坏规则,就可以肆意打砸别人花血汗钱购买的日本车,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往食品中添加三聚氰胺,这在我看来都是很难理解和接受的事情。

第三则是跟马云先生自身有关。一方面,我钦佩马云先生的远见,佩服他在公司接班人方面的安排。国内私企的老板,能做到像他这么早放权的,虽然不是孤例,但也不多见。这方面,他确实比当当的创始人长期坚持紧抓权力不动摇要高出很多段位。

马云先生是一个交际非常广泛的人,“谈笑有王林,往来有赵薇”。但王林和赵薇出事后,他却都是第一时间撇开关系,“跟他们不熟”。我想,王林和赵薇一定是会痛感自己的“交友不慎”的。不过,这毕竟还是属于私德,不好评价。但是,把“996”这种明显跟国家的法律法规相抵触的事情,公然当做是给人的“福报”和恩赐,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果然是当了婊子,还立得一手好牌坊。

5

相较之下,我对小马哥欣赏得多。他的“打枪的不要,偷偷的发财”,体现出了一个广东人的务实。而且,他也没有那么好做导师,整天忙着指导年轻人的性生活。他确实没那么装。

我也很欣赏小马哥对投资对象的态度,他没有那么大的控制欲,可以大度地用资本来支持对方按照原有的路径发展。

很多人对腾讯的非议,其中之一是种种抄袭的过往。这一点,我也不会去给它洗白,我只是懒得去管这些事。毕竟,在国内,不抄袭的企业,基本上已经成了白犀牛了。而就在不久前,国内的某云,还公然连国外竞争对手的介绍页面都像素级抄袭了过来。

但是,我还是对腾讯有怨言。国内的互联网,现在之所以割裂成了一个一个孤岛状的“局域网”,BAT中的AT两家是难咎其责的。“管你什么家的,最后都成了AT家的”,这样一种现状,对于业界来说,绝对是一件坏事。

小马哥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6

BAT中的B家,就更让人感到不耻为伍了。无论是像魏则西事件,还是其创始人李彦宏先生恬不知耻地公然宣称“中国人愿用隐私换便利”,都无不体现出一个缺乏“企业公民责任”的企业的流氓本性。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李先生竟然也还好意思去“竞选”院士。相较之下,我倒是觉得希特勒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会更具有可能性。

像百度之流的企业在中国的胜出,绝对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悲哀。

这里请容我插一句闲话。看到三星日前加入统一推送联盟的消息,这当然对于国内手机用户的使用体验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统一推送联盟本身,我却颇充满怀疑。要知道,Android系统本身是有着自己的推送系统的,没有真正使用过该系统的人,难以想象其强大和便利。放着Android本身的推送系统不让用,搞出一个所谓的推送联盟,这颇有点像不让大家使用世界上最大的搜索引擎,却偏要去扶持出一个百度来,还要让用户感恩“我们做了一件多么有利于你们的好事啊”。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塞进去一些莆田系的广告呢。

7

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在京东购物了,今后从京东购物的可能性或许也微乎其微。

其实我一开始是蛮喜欢刘强子这人的,原因是他坚持给销售的商品开发票,以及坚持给快递员购买“五险一金”。

其实,这些也不过是法律规定的本分。不过,在一个大家都对法律蔑视以待的环境中,对法律法规的基本遵循,已经成了难得的“道德模范”了。

我对刘强子的鄙视,是从其“明尼苏达事件”后对兄弟们下手开始的。说实话,我一点也不介意刘强子玩小姐这件事本身。有钱人的生活,就跟娱乐圈一样乱,我是丝毫也不感兴趣评论的。但我异常介意的是,他的性丑闻把股价搞下去了,回家却要“白狗吃屎,黑狗挨棍”,怪兄弟们不努力。

问题是,玩小姐这种事,兄弟们即便是想要努力帮忙,刘强子是否愿意?兄弟们又要如何努力,才能让“Don’t stop!”变成“Dong, stop!”?

还有,网易裁员事件出来后,刘强子蹭热度借势营销的样子,真的和孙宇晨一样让人感觉恶心。

8

我也并不以华为为骄傲。

其原因,我曾经写过一篇《从美国的“打华办”,想起华为的“打港办”》的文章来做论述,但后来没敢发。在一个只讲情怀、不讲逻辑的大环境下,理性地讨论问题是很困难的。

华为当然非常了不得,从其坚持自研技术这方面具有先见之明的选择,就远比联想之类“贸工技”的企业了不起得多。但是,其为了“胜利”的果实,无论是和中兴还是和港湾之间上不得台面的竞争方式,还是坚持996甚至为此鼓动员工要和不支持996的老婆离婚,都实在是让人难以苟同。

而要论到暴力裁员,像网易这种小弟弟,和老大哥华为比起来,实在是还嫩得很。作为996和“清理34岁以上老员工”的始作俑者,现在又闹出意欲以勒索罪陷构把前员工送进监牢的丑闻来,华为和 “成功夺回送给空姐小三的房产,最后还让对方背上巨额债务”的郎咸平教授无疑都是顶尖高手,且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不能说华为在这方面是师承于郎教授,只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 无奈的是,还要让我们纳税人来承担此次陷构不成功的国家赔偿。为此,我只想竖中指为敬。

我曾经同情孟晚舟女生的遭遇,然而,自华为的921高炮发射后,对她的同情就烟消云散了。毕竟,在美国政府对她做出这种事之前,她的老爸早已经对中国人做了同样的事情。在背后向人开枪的人,是没有资格抱怨别人在背后开枪的。

针对921高炮,华为发表了一份丝毫没有任何悔意、无关痒痛的声明。其实,只要把声明中的对象稍微替换一下,其内容也是相当贴切的。

所以,我也恳请孟女士,今后就不要老是把朋友圈那么私密的内容泄露出来了(不知道李洪元被押期间能不能自由地发朋友圈),也不要公开发什么声明博取同情了,有话私下里去说给你老爸听就好。

9

国内IT业的一些企业,在其所在领域,都算得是中国企业的翘楚,是跺一跺脚地都得抖三抖的巨头。从某种角度上看,他们当然都是非常了不得的商业公司。他们的成功,一部分自然是得益于技术方面的领先,另一方面则很大程度上是属于营销的成功,尤其是成功地把支持某某就等于爱部落绑架了起来。其结果,就跟把“买买买”和“爱自己”的商业营销挂钩一样遗祸无穷。

就如同他们的老板最多只能算是成功的商人,完全不配称为企业家一样,这些企业,也自然跟“企业公民”搭不上边。

他们甚至就连给资本家提鞋都不配。毕竟,“资本主义精神”的内核是“以职业的精神,系统地、合理地追求合法利润”。

他们系统地追求利润是显而易见的,但要说是合理、合法,那恐怕得打很大一个问号。

他们不配获得人的尊重!

10

京东的刘强子当初曾经信誓旦旦地宣称“不开除一个兄弟”。身为资方对立面的普通一员,从自身得利的角度,我或许应该对此鼓掌欢迎。然而,我却并不会如此。

一个良好的雇佣关系,就如同夫妻关系一样,需要互相成全、可以互相成长,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形成依赖。大家应该是一种平等的价值交换,而不是赡养关系。

我很喜欢《蜘蛛侠》中“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观念,但我却把它视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中“达则兼济天下”的“士人精神”。它有赖于人的自觉,而不能被强迫。因为王石有钱,就必须多捐献,这种流氓般的道德绑架要不得。

当然,我也确实对那些喜欢讲情怀的大佬或巨头怀有期望。情怀这东西当然是好的,但是,最好是把它作为对自我的约束,而不是欺骗他人不计回报地奉献的手段。

坦白地说,真正正正规规做企业其实是相当不易的,尤其是在赋税水平如此高企的情况下。身为员工,不应该想着要给资方增添不必要的负担,也不需要那些额外的情怀鸡汤,按照法律法规来办就已经很好了。

按照法律法规办,是一种底线,是企业要成为企业公民的必要条件。这就像人不应该告密、不应该在背后给人挖坑捅刀子一样,逾越了这种底线,那就不叫人,而叫蛆虫。

11

有时候看世间之事,都胜感价值错乱之荒谬。譬如,年中思科业务调整,很多意见领袖都将思科之失败归咎于员工的不思进取、在温水区呆得太久。怎么可以早上9点上班,下午5点就下班,周末休息两天,裁员时竟然还要“N + 7”补贴百万呢?要是思科也学着中国本土企业“996”、裁员时“N + 1”也不要给,断不知溃败至如斯。

犹记得数年前,国内媒体以加班工资太低为由、批评沃尔玛、肯德基这类外企。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很多受访者却表示愿意进入这类外企工作,因为,在这些企业工作,不但工资水准不会低于国家标准,法律规定该有的补贴都是有的。但到了媒体那里,却变了味。

从我个人的角度,我是非常感激这些外企在中国的存在的。像苹果这些外企,不但从UI、交互,甚至图标、壁纸等方面手把手教会了国内一些当初摆摊卖烧饼的大佬做手机,而且也显著提升了国内劳工的权益。是这些常常被国内媒体敲打的外企,而不是被昧着良心吹捧的国内的“富士康”们,在真正落实对劳工权益的保护方面,做出了实际的贡献。

他们的贡献,也包括教会了我当初的老板,什么叫企业公民责任,教会了他如何去实际落实这一责任。

12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另一个对我的职业价值观产生深远影响的,是一位总编。他在第一次和我们这些基层员工见面给我们讲话时,很明确地说,我们的身体远比工作更重要,因为职位可以轻易被取代,但身体却不行,要我们平衡好彼此的关系。

这给当时初入职场不久的我投下了一颗震撼弹,他竟然没有代表资方讲话。

我非常感激他能够及时帮我理顺这一重要的关系。

13

看美国历史,当初的黑奴解放后,获得自由身份的黑奴纷纷北上,但他们却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处境并未因为自由身份的获得而变得更好,相反是变得更差了。一方面,是工厂里工时和劳动强度并不亚于庄园。另一方面,虽然庄园主也总是竭尽可能榨干奴隶的价值,但却会顾及到他们的极限,不至于超出他们能承受的范畴,因为让奴隶压垮,就意味着庄园主自身财产的受损。而工厂主却不同,他们在榨干工人的同时,并不惮于将工人压垮,因为他们总是可以在压垮一个工人之后,轻易把他踢开,然后找到另一个工人来取代他。工人之于工厂主,不是财产,而是资产,资产就意味着可以随意交换、变卖、替换。更确切地说,这叫工具人。

这其实一点也不让人意外,毕竟,这是资本的本性所在。

14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给别人工作,一方面是要对得起自己的工资,这是职业操守之所在。另一方面,当然也要趁着年轻,努力奋斗,尽可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但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分清楚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工作,要明白我们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好。工作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不应该把自己,更不应该让别人把我们当作工具人使唤,弄得疾病缠身甚至英年早逝,给多少钱也不值得。要知道,一旦你身体变得羸弱,那些鼓吹996的资本家,是会毫不犹豫以缺乏性价比把你给踢开的。

我也惟愿中国的青年,能够有智慧分清购买某某产品和爱部落的关系。很多不良商人,是惯于利用人们爱部落的朴素情感来大发横财的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