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再多的钱,我也不干了!

租住的小区楼下有一家广式米线店,里面的米线和广式煲仔饭都很地道,不论是卖相还是味道,都是能够勾引起食欲的那种类型;环境也很不错,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餐桌、地面等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符合我对就餐环境的基本要求。

但在这边租住了四个来月,我也不过才在此处吃了四餐饭而已。而我,却是一个成天在外吃饭的人。

造成这种“嘴上说好吃,身体却很老实”的“巨大反差”的责任不在彼方,而完全是因为我独特的饮食偏好所致。一方面,我虽然米、面都通吃,但对米粉或米线却历来缺乏兴趣;另一方面,我虽然对粤菜或广式糕点都充满挚爱,但因为不习惯于甜食,对广式腊肠也一向敬而远之。

而这少有的几次光顾的经历,原因不是因为我突然像最近馋酸奶一样,突然对米粉、米线或广式腊肠感兴趣了,而是因为没了选择。前两次,都是因为晚上十点多回去,别的店都打烊了。除此之外,剩下的都是火锅店,一个人又显然不适合吃火锅。而昨晚和今天,是因为别家常去的店都早早放假回去过春节了。

今天中午过去,煲仔饭已经没有了,只剩下米线可选,我不得不又硬着头皮吃起了米线。进餐过程中,不断有客人进来,但除了就我后面一位先生和我一样顺利点到餐外,其他客人都是刚刚进门就被告知“没有米线了”。

我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以为不过是食材用完了。到后来,店家告诉来客“年后再来”,我才警觉起来,赶紧问道:“你们也要放假了吗?”

“是啊!春节后再过来。”

“哇!你们都放假了,我们吃饭都找不到地方了。”

“这几天客人倒是多了不少,但现在就我们三个人,实在是太累了。”

“你们平时几个人啊?”

“一般情况下其实也就三个人,年前这段时间还有一个人,现在已经回家过年去了。我们仨原本计划坚持到腊月二十八的,不过,这几天客人实在是太多了。”

看来,我又得去寻找一个吃饭的所在。但我并没有因为她们放假给我带来的不便而感到不快,相反,我因此对他们充满了尊重。所以,在离开时,我才会对她们由衷地道一声:“辛苦了!”

通常,我们的惯性思维是:“看在钱的份上,即便我不愿意做某事,我也得坚持下去。”

但我更希望看到的是,即便看在再多钱的份上,人们也有不做某事的选择。因为那意味着,作为一个个体,他开始有了这样的意识:生活中,有些东西远比单纯赚更多的钱更重要!

与个人的意识相辅相成的是,我也希望这个社会能够给人们这种“钱再多,老子也不干”的底气!


One More Th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