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红影帝遭遇性侵

1

一直很喜欢《纸牌屋》中Underwood总统一角的扮演者凯文·斯派西(Kevin Spacey),直到他性侵的丑闻被揭露出来。

这是一个极富天赋的演员。还在他年仅13岁时,好莱坞演技派巨星杰克·莱蒙就认定他是一个“天生的演员”。

曾看过一个他的模仿秀,无论是作为影帝的阿尔·帕西诺、马龙·白兰度、杰克·莱蒙,还是作为影后的凯瑟琳·赫本,他都模仿得出神入化、惟妙惟肖。

他似乎完全不受角色类型的限制。

身为影帝,他是实至名归的。

但影帝的光辉,在性侵丑闻暴光后,就从此被蒙上了尘灰。

下木总统,这下不但真的要下木,而且要下土了。

2

针对凯文的性侵丑闻,反应最迅速的,莫过于《纸牌屋》的制片方Netflix。眼看新一季的《纸牌屋》就要拍摄了,却在这个节骨眼出现了这档子事, Netflix连砍人的心都有。

于是,他们就砍了人——焦头烂额的Netflix,在第一时间对凯文的行为提出公开、严正批评的同时,当机立断终止了与他的合约,然后又紧急召集编剧修改剧本。

而反应最激烈的,却莫过于《纸牌屋》的部分中国观众。没有了凯文,还看个什么鬼的《纸牌屋》啊?你们Netflix就这么忘本,要不是凯文主演的《纸牌屋》,你们还养在深闺人未识、至今寂寂无闻好吧?只要凯文演技好就行,那么刻薄管人家的私事干什么?

甚至就连受害者都受到了他们的质疑:真要有这种事,为什么事发后你们不立即站出来?时隔多年在人家功成名就时才提出指控,究竟是何居心?

3

从不断披露出来的凯文的性侵细节来看,牵涉的人之多,时间跨度之长,都是超乎想象的。这绝不是一次偶然的酒后失态,绝不是可以轻易原谅的一时之举。

值得玩味的是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一向被我们视为道德堕落的美国大众竟然化身为了道德卫士,视这种行径是可忍而孰不可忍。不要说大明星不行,就是大总统也万万不可放肆。

而一向有道德优越感的部分中国观众,却首先认定这是阴谋论。退一万步说,即便真有其事,那也不过是无关大雅的个人自由或私德问题。

4

他们压根没有弄清自由与权利的边界。

在《纸牌屋》一剧中,Underwood夫妇是一对因权力而结合的狼与狈。为了攫取权力,他们维持着表面的夫妻关系;但私下里,两人都在外面“彩旗飘飘”,甚至可以“大度到”和和气气地在一起3P。

这是他们之间协议的一部分,这属于他们的自由和权利。

但当事涉第三者时,首先应该考虑的是,第三者是否心甘情愿参与他们的“众乐乐”?

若答案是yes,那自然旁人不容置喙;否则,那就不是下木总统的自由和权利所在了。断不能对此加以纵容,让受害者受到二次伤害。

我们不屈服于恐怖,我们制造恐怖。From《纸牌屋》。

5

你可以有挥舞手臂的自由,但必须止于别人的鼻梁之前。

“别人的鼻梁之前”,是自由和权利的边界。

而边界就是底线。

6

所谓底线,就是1964年,当南非国民党当局已经明确指示应当以叛国罪判处曼德拉死刑的时候,庭审的法官不得不服从上封指示,却抗命改判他无期徒刑。

所谓底线,就是美剧《哥谭》中,为了不让被对手挟持的无辜小孩受到伤害,权势熏天、可以毫不眨眼让对手灭族的黑帮大佬企鹅人,忍辱负重去吃人肉馅饼、毅然放弃自己九死一生才获得的权势。

所谓底线,就是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原本准备对平民大开杀戒进行屠杀的党卫军头子比绍夫上尉,最终放弃了“平庸的恶”,选择了收回枪支、狼狈撤退。

所谓底线,就是只要莎普爱思们不能提供可以治疗白内障的有力科学证据,看在再多钱的份上,都不能为他们的圈钱行为开绿灯、助纣为虐为他们代言,让他们在自己平台投放广告。

所谓底线,就是你可以选择对吴永宁为了给母亲治病、冒着生命危险爬楼的行为漠然不顾,但却不能为了增加自己平台的流量去炒作、支持这种危险的举动。

所谓底线,就是捡到别人的狗后,即便再不愿意归还,即便再想要别人支付赎金,也不能因为谈不拢就把狗丢下楼去摔死。

From Blogspot

7

“大明星、大总统玩玩没有什么大不了”,不是因为我们更宽容,而是因为我们更没有底线。

而底线,无论是对一个个体、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来说,都是万万不可缺失的!

Jason,你需要随时注意,别忘了自己的底线。From My Cartoon Thing

One More Th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