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六叔那人,精明能干,为人又圆滑世故、八面玲珑,谁也算计不了他,在诸兄弟中无出其右者。但因为精明过头了,以致养成了扼水不漏、一毛不拔的守财奴性格。

  春节五叔家的嫂子回家,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嫂子又正患重感冒,家人都非常担心。听说嫂子是跟六叔家的堂弟坐的同一俩车,五婶就去找六叔要堂弟的电话号码,想要向堂弟问下嫂子的情况。结果,六叔那嘴竟然比做情报工作被捕后的革命战士咬得还要严,堂弟的号码在他那里成了他要死死守住的情报。五婶给他说尽了好话,他都就是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似的,不肯透露一个字。

  原以为他是担心要是把电话泄漏出去了今后堂兄会去给堂弟添麻烦,但历来在外面都是只有堂兄关照堂弟的份,这种担心也完全没有道理!最终还是由他解开了众人的疑惑。在经过长时间的拉锯战之后,他终于吐出了一句话:“长途加漫游,贵得很啊!”他是担心他儿子接电话花钱,这也倒是跟他的性格挺符合。

  六叔家的电话,平时都用锁锁着,原因是担心六婶“没事就给她娘家乱打电话”。至于手机呢,也是要用的时候才开机,而且也不是用来打电话的,为了省钱,只发简讯。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发简讯这样具有技术含量的活,我爸至少就不会,他的诸兄弟中大概也只有他才会。堂弟在外面摔伤了住了院,他也坚持不打电话,探问病情都是通过简讯。一开始,他不打电话,堂弟媳也不打电话。他在那边的手机上敲半天,发简讯过来,这边堂弟媳又在手机上敲半天给他回复过去。一个来回折腾个十来分钟,急得他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最终还是扛不住,不得不破例打电话。我五婶看到他竟然在打电话,感到很吃惊,问他:“你怎么最近打那么多电话呢?”“×摔了啊!”他讪讪地回答。×是堂弟的名字。

  堂弟在外工作,侄子就只好放在家里让六叔六婶带。侄子有三岁了,天天耳濡目染,竟然也习得了其祖父在守财方面的真传。二伯家的嫂子一次说去六叔家的菜园里拔两个萝卜,都获得了六婶的首肯,侄子却死活不让,两脚叉着,两手伸开挡在嫂子身前,就像母鸡护着它的小鸡那般护着他家的萝卜,不让嫂子拔,他奶奶给他说好话都不行。又一次,他三爷逗他:“哇!你家楼上挂了好多肉啊!我去拿一块回去!”他一听这话,一个急转身就从院子里跑进了屋里去,砰地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他担心他三爷去拿他家的肉呢!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