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洋民工在中国,Benoit Cezard作品。


  楼下有一些位于一楼的商铺或民宅,无论什么时候过去,都能见到大批的人聚集在一起耍牌玩。好一段时间,我曾对这些“耍牌人”如何谋生很感兴趣,甚至一度怀疑他们是不是职业的赌客,就靠这手上功夫在过日子。这个疑惑直到最近才得以解决。
  邻居近来闲来无事,不时跑去看他们打牌,回来后在某天跟我闲谈时便要我猜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我说我不知道,觉得像职业赌客,因为并未见到那些人做过什么正规的工作。我并表示很为那些人的生计担忧,毕竟,赌博有赢就有输,某个人赢了,其他人的钱包就得瘪下去。又没有其他的进账,如此下去,生活恐怕都得成问题。
  邻居告诉我他们是做零时工的。这下我更为担忧了,做零时工一天最多一两百元,竟然还有闲钱去耍牌,莫非是没事做以此耗时间?邻居摆出一副对我的答案见怪不怪的神情,对我说我的观念已经过时了,他们做装修工,每天的日薪至少六百元,所以很多人即便有工作也不愿意做,不愿意那么累,觉得一个月里做半个月玩半个月是更好的选择。即便如此,还有很多人不愿意做,觉得这边的工资太低,要是在新疆的话,日薪至少得八百元。
  这个信息确实很让我震撼,没想到我固有的观念跟现实已经有了如此大的反差,原本一向在我看来生活在社会最底层靠劳力很辛苦地赚着低廉薪水的农民工兄弟们的生活竟然有了如此大的改善。折算成日薪,尽管他们的薪水比我这个坐在办公室里的脑力劳动者还要高上一截,但我却真的没有一丝的嫉妒,而是为他们感到由衷的欣慰。毕竟,这个国家之前实在欠他们太多了,应该对他们稍微好一点了。
  在之前我也有听我堂兄介绍,在东莞也有很多人即便有工作也不愿意天天去上班,一个月最多也就做个半个月,他们觉得半个月的时间能挣个三四千也就差不多够了。虽然相对这些做装修的工人的收入差了不少,但在他们看来也很让人满意了。工人如此“不上进”,搞得那些老板整天求爹爹告奶奶招人招到哭,还不得不放低身段跟工人同甘共苦通吃同做。
  从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一个月工作二十七八天的没得选择,到宁愿薪水拿得少一天也只愿意上半个月班的主动选择,我很喜欢这样的变迁。

Categories: Society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