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想要多留出一点时间用来找工作,妹妹刚进入大三的时候,就自己找了一位老师开始做毕业论文的实验,但谁知从此就陷入了梦魇的生活,成为了这位“叫兽”的廉价劳动力。
  自此之后,妹妹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被捆绑在了实验室,常常下午下课后连晚餐都没时间吃就赶着去实验室,到晚上12点都还在实验室忙碌,有时候还不得不在实验室忙个通宵。周末别人休息的时候,她都常常在实验室守在实验仪器前,连跟我通话都没了时间。一年多的时间,除了春节期间休息了一段时间外,基本上都是如此过过来的。不但需要自己整天忙实验数据,还得带大二的学生做实验。
  妹妹所做实验获得的数据,用别的老师作为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是“已经够几个人写论文了”。但是他却仍然不满足,一直拒绝给她开题报告,只是要她继续、不断、持续地做实验,做实验!
  在此期间,我有好几次建议她换一位指导老师,但都因为这位老师是学校毕业论文答辩的主评委,而毕业论文能否通过,基本上是这位老师一个人说了算。换老师一方面别的老师也不敢接手,另一方面在答辩的时候也怕他穿小鞋,所以计划也一直未予实行。
  今年9月开学的时候,大四学生需要例行实习,妹妹需要离开学校一个月,他都很不愿意放妹妹去。后来好说好歹,终于同意了让她去实习。到现在,形势更加雪上加霜了,为了让妹妹继续做她的廉价劳动力,他竟威胁要不让她毕业。
  我虽然一直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学教授,也知道很有一些人是把研究生当作自己的廉价劳动力的,但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无耻到连本科生也不放过,竟然会卑劣到以不让学生毕业来作为要挟的手段。
  我虽然一向不喜欢生气,但遇到这样的事,仍然不由得怒发冲冠。人何以会无耻到如此地步?倘若他真要敢那么做,我要不把他给搞臭我就跟他姓!


2 Comments

Trista · December 22, 2011 at 11:33 pm

糟糕透頂的叫獸
希望你妹妹能順利畢業啊!

    admin · December 24, 2011 at 9:18 am

    唉!這社會基本的師道尊嚴什麼的都盡失了。實在是五千年未有之淪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