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金字塔报》曾对埃及年轻人做过一个调查,为什么埃及古典的绅士传统荡然无存。一位埃及青年这样答道:

  “你怎能指望一个每天工作16小时的人,在公共汽车上给别人让座?如果他结束漫长的工作后,还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长队买有政府补贴的面包,他为什么还要邀请女性或老人站在他前面?当你被生活淹没时,你就顾不上什么礼貌了。”

  虽然对这样的结果我颇感遗憾,但是,我却也仍然能够理解。这种理解,一方面于得益自己的日常经验。比如,我很希望自己成为一位儒雅的绅士,可是在权益不断地被强权侵犯的现实面前,却往往绅士不起来,甚至可能大发起火。事后,我虽然也常常会自责修养不够,不能保持良好的绅士风度。但是,在现实面前,我又总是感到无奈。因为你讲绅士,别人讲流氓,非但如同“秀才遇上兵”,反而让人以为你懦弱可欺而犯之愈甚,所谓“马善被骑,人善被欺”是也。

  另一方面,则是来自古训了,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倘若一个人连基本的生存都存在困难,倘若要在道德上对其提出过高的要求,实在是有点太不切实际了。如若有人一定会在此方面坚持,我真得怀疑其心怀叵测了。不然,且让那位高举道德大棒的人跟当事人换个身份试试,让他处于对方的位置,看他是否还能保持优雅的举止?所以,首先得发展经济解决生存问题,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也不过是人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罢了,仓禀实衣食足也未必必然会知礼节与荣辱。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屡有报道,如中国有官员出国之后,因在对方国家机场没有儿童献花而大发脾气者即如是。
  日前,在旅游胜地黄山,一位富二代,因为乘坐缆车时未享受贵宾待遇,竟然把导游打伤。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坐缆车还可以要求要贵宾待遇的。这可真是天下之奇闻了。你说,他是有两个臭钱了,可是他何曾知礼节知荣辱?遇到这样的事,你可否仍然保持绅士风度?

Categories: Random Thought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