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旧事(1)

  1926年,鲁迅先生在厦大的时候,厦大正属新建,诸多设施皆不健全。加之学校地处偏野,为了省事,先生常常需要做一些随地小便的事。但先生对此类事也并不因其会影响形象而加以否认,还会主动将之讲与他人听,读来实在是颇为有趣。
  如1926年9月30日致许广平信:

  “……我到邮政代办处的路,大约有八十步,再加八十步,才到便所,所以我一天总要走过三四回,因为我须去小解,而它就在中途,只要伸首一窥,毫不费事。天一黑,我就不到那里去了,就在楼下的草地上了事。此地的生活法,就是如此散漫,真是闻所未闻。我因为多来了几天,渐渐习惯,而且骂来了一些用具,又自买了一些用具,又自雇了一个用人,好得多了;近几天有几个初来的教员,被迎进一间冷房里,口干则无水,要小便则需远行,还在‘茫茫若丧家之狗’哩。”


  1926年10月28日致许广平信:

  
  “……这里颇多小蛇,常见打死着,腮部大抵不膨大,大概是没有什么毒的。但到天暗,我已不到草地上走,连晚上小解也不下楼去了,就用磁的唾壶装着,看没有人时,即从窗口泼下去。这虽然近于无赖,然而他们的设备如此不完全,我也只得如此。”

  虽然我并不主张随地便溺,但对先生的这种坦率,却真的喜欢得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