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好!

  BREAKING NEWS!
  中华人民共和国贵州省毕节市消息,该市一位女教师被当地官员强奸后去报案,谁知当地警方竟然说:“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这可真是天下之奇闻了!我一直原本以为,违背妇女的意志与之发生性关系就属于强奸的,没想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警察今日给我普及了一大常识——如果是戴避孕套的话就不算强奸!
  不过,我却很怀疑这一常识至少得有一定的适用前提。比如,你得是为党说话的党和政府的代表才行。或者说,党和政府愿意为你说话才行。至少,像我这等无权无势之人是万难适用的!不用说不戴套,即便是戴十八层套也不行,强奸就是强奸!当然,这并非是我想要获得这一与当地官员相当的待遇,以便可以随意去强奸妇女。鄙人虽然不才,既不懂三个代表,也不知道科学发展观,但我无论如何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素质万不至于如他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员那般低下!我们懂得尊重妇女!我所不平者,乃是明明应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东西,但如果当事人有了“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的护身符,法律竟然也可为止网开一面了!阿Q不能随意动的东西,和尚却竟然享有特权!

  2010年11月17日,陈致中涉嫌召妓一事判决下来后,针对一位支持他的中老年妇女所说的“陈致中如果召妓,也是有花钱,又不是白嫖,没那么恶质”一事,我表达了自己的不解。现在再回去看,简直觉得那根本就不值一提了!毕竟,泰山归来不看岳,五岳归来不看山。跟毕节市那官员比起来,陈先生非但没有可比性,简直是太逊了!
  您想,作为堂堂前“太子”,想换个口味玩玩女人,非但没有女人排着队宽衣解带等待太子宠幸的,偷偷摸摸地好不容易找个人,还得给人家付钱才能办事。办完事,还得忍受媒体及社会的指点评论、说东道西,简直一点颜面都不给,这资本主义实在是太罪恶了!
  王小波先生在《黄金时代》中,描写了一个这么一个叫做凤师傅的角色:他本来也是属于社会下层,开卡车的,可是文革来了,他却闹得很凶,总爱借着文革的风暴明里暗里地折磨别的同样处于社会下层的人(奴才折磨起奴才来,可远比当主子的折磨起人来狠多了,历史向来如此!)。一次,因为折腾得太过分,让人致死了。死者的家属想告凤师傅,可是,王小波先生却认为“犯不上和凤师傅为难”,原因是:

  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个大坏蛋。闹了一回红卫兵,他干这点坏事,不算多。闹纳粹时,德国人杀得犹太人几乎灭了种。要照这么算,凤师傅只打屁股,还该得颗人道主义的奖章。

  基于同样的道理,如果要把陈致中先生的嫖娼事件跟那位共产党干部的带套非强奸事件相对比,陈先生的行径那简直就是绅士的所为了。我们应该恳请联合国或诺贝尔基金委员会为其颁布一个绅士风度的奖章!
  相对陈先生所生活的罪恶的资本主义,自然我们又再一次体会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之所在了。鄙人不才,试将这两件事凑在一起,拟就一幅对联,留做纪念。对联的横批都是“社会主义好”,但上下联依据其文字之长短,可分为三个不同的版本:
  版本一:短

  上联:给钱嫖娼不为嫖
  下联:戴套强奸非为奸

  版本二:稍长

  上联:给钱嫖娼不为嫖——资本主义
  下联:戴套强奸非为奸——社会主义

  版本三:长

  上联:给钱嫖娼不为嫖,资本主义不过如此
  下联:戴套强奸非为奸,社会主义非常给力

  我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