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了次虎门,东莞市的虎门镇。
  虽然已在东莞相邻的这个城市工作生活了6年,但这却是我第二次去东莞。之所以之前未能多去几次,主要是担心人身安全,因为总听说东莞的治安不太好。我又是一副文弱书生,是属于那种很讨扒手抢劫犯之类喜欢的类型,是故迟迟未敢过去看看。
  因为上述的言论,我或许因此会遭致东莞的朋友的愤恨,以为我是对莞城怀有偏见。但事实上,我其实对莞城很有好感。在我少时的心中,那简直如同北京一般的神圣。
  我是一个乡下人,从小要看外面的世界,唯有通过报刊和广播(彼时尚无电视)。但事实上,在我童年和少年生活的那个年代,在我生活的那个乡下,这也非常不易,想要看到及时性的报刊,就如同现在想要在大陆买到《Playboy》一般的艰难。大多数人家长唯一的书,就是所谓的黄历,而这东西还不是家家都能有条件具备。
  小学毕业,我去了镇上读中学。尽管那只是一个有两条街的小镇,但于我而言,却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在学校,我有了一些报纸可读;在校外,我能从不多的生活费中挤出一点,偶尔可以购买一期《读者》杂志。是的,就是从《读者》杂志上,我知道了东莞,拜上面的德生收音机广告所赐。那时我对外面的世界很著迷,当然现在依然如此,很希望今后能走出家乡,走出中国,走向全世界,到各处去看看。自从知道了东莞这个地方之后,我也就很想走到东莞去看看了,就如同那时我很想去北京看看天安门一般,那是一种多么神圣的感情啊!
  所以,我真的没有对东莞有任何的偏见,尽管会担心治安问题,但心中那种神圣的感情却仍在。尽管我现在对北京的天安门没有了任何的神圣感,但对东莞却还有,那是一种延续下来的少年的情怀啊!
  这两次去虎门,都是去堂兄家帮忙。因为每次都是一早去,当天傍晚又坐长途客车回来,尚未能有时间去各处看看。但我得说,尽管就城市建设而言,她可能比不上周围的兄弟城市,但我还是很喜欢。也可能很大程度上是夙愿得偿的缘故吧。
  东莞虽然是中国的一个地级市,但却是一个世界级的加工基地。我对她的最大感受也在于此,而我最深刻的感受,则是来自跟堂兄的一席关于东莞民工荒的谈话。
  堂兄在说到现在不好招工时,说因为不好招人,那些工厂的老板,现在不得不挽起袖子,整天跟工人一起干活。而且工人吃什么,老板吃什么。
  后一句话引起我的极大兴趣,我简直难以置信,赶忙确认:“老板难道跟工人吃一样的饭菜?”
  “是啊。这里哪里像深圳那些尖狡的老板,员工食堂和老板吃的都分开的。这边要那么做,谁还给他干活?”
  见我感到惊讶,他又补充说:“现在工厂都不好招人。前几天那边那个台湾的老板还在说,以前招人,我们是只要二十上下的小姑娘,脸蛋长得不漂亮一律不要;现在呢,四五十岁的妇女,还得看她们的脸色,她要不愿意给你干,你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由老板挑工人到工人挑老板,我确实很喜欢这样的变迁!

Categories: Society

2 Comments

Trista · June 7, 2011 at 8:02 pm

我也喜歡這種變遷

    admin · June 7, 2011 at 8:23 pm

    呵呵,不過那老闆尚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