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习惯于以花喻女人。虽然有智者言:“第一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天才,第二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庸才,第三个以鲜花形容女人的是蠢才。”但似乎人们却也并不惮于做蠢才,看到了好看令人心悦的女子,多半仍然习惯于说:“看啊,那个女人(或女孩)长得跟一朵花儿似的!”不论别人怎么看,不用亲眼见到那好看而令人心悦的女子,但是从这句话中,我都是能够得到愉悦感的,而并不忌讳被人称为蠢才了。
  又有一说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通常用于描述一位条件出众的女子却搭配了一位不如她的男人。至于这条件,或可指容貌,或可指身材,或可指年龄,诸如此等。倘若是指年龄,也就是说如果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却嫁给了一位年老的男子,那“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句话又等同于“老牛吃嫩草”了。其他也均可作如是之阐述,但总之是用来形容男不配女,没有反过来形容女不配男的。

  其实,这种把以花喻女人的方式,不独是中国有。如德国著名的诗人海涅就曾如此赞美苔莱丝:

  你好像一朵花,
  这样温情,美丽,纯洁,
  我凝视着你,我的心中,
  不由涌起一阵悲切。
  我觉得,我仿佛应该
  用手按住你的头顶,
  祷告天主永远保你
  这样纯洁,美丽,温情。

  但大体上,人们是习惯把女人跟花联系在一起的,鲜有将鲜花等同于男人的,二者之间完全搭不上边。虽然也有“采花”、“摧花手”、“盗花贼”之类的词,但终归是贬义了,难以让人产生愉悦感。
  但也有例外,如谢冰心先生就把男人与花放到了一块儿。她认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当像一朵花一样。

  “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我的好朋友之中,男人只有梁实秋最像一朵花。”

  当然,这里已经超乎于容貌、身材、年龄等外在的东西,而强调的是一个人的内在气质了。做一个具有才、情、趣的人是何等不易,倘若能有一二像梁实秋先生这般如花的朋友,却又是何等的生平快事!只不过这种事在如今这样的时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

Categories: Reading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