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

  与一位新疆的朋友通话,了解一下那边的近况。
  
  她讲到现在一般汉族人都不跟维族人来往,也不去维族人的店里买东西。说是一次一个女的到维族人开的饭店去吃饭,钱已经付过了,还没开始吃,这时就有人走过去质问她:“你没吃过饭啊?”她立即饭也不吃了,不声不响地就离开了那家店。
  朋友想要去一家维族人开的店买冰淇淋,她老公马上制止:“你看有没有汉人在吃那东西!”她也就打消了念头。
  
  我说这有点太过了,毕竟制造麻烦的也仅仅是一部分人,不宜扩大化了。
  
  她说我之所以会如此想,是因为我没有看到那种残暴的场景。她说她看了新疆公安厅发布的参与闹事者的通缉令上面的照片之后,再看任何一个维族人都感觉像是那通缉令上的。开着车从乌鲁木齐市区经过的时候,维族人递过来的眼神,都感觉充满了仇恨。
  
  她这么一说,我倒有点理解911后美国人看任何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人都像是恐怖分子的现象了。
  
  她说,在她家县城的维族人,看起来都好好的,到了那样的场合,一被鼓动,说不定什么样的坏事也能做出来!
  
  可也不是么?很多人,平时都很温顺,但在特殊的环境中,却可能在转瞬之间变成另一个完全陌生的残暴形象!
  
  要在人与人之间要制造这样的伤痕,可谓是轻而易举,几乎是一蹴而就。但若要让受伤的心得以恢复,却又是何等的艰难,不知会需要多少个年头才可能让坚冰稍加融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