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图书馆读书,突然却无缘由地想起2005年的一件小事来。
  当时,我给一位辽宁的客户打电话,因为之前并不知道她的姓氏,所以电话接通就请问对方的称呼。
  她告诉我姓余。但我第一次并未听清楚,于是再次询问。
  她又再次回答:“姓余,余华的余。”
  就这么一个“余华的余”,让我顿时对她心生敬意,产生好感。
  我一向是喜欢有书生气的人的!我一直都认为,读书的女人是极其美丽的!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xjb · August 14, 2009 at 9:10 pm

哈哈哈,你很感性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