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猴儿病了,还在扎针。我对她说:“真是不幸!看来比还弄得严重!我还没有扎针呢!”
  小猴儿:”我都扎了七针了。“
  “可怜!再要扎的话,都快没地方落针了。”

  ”呵呵,两只手差不多都满了。“
  这样的话,肯定是比上次更为壮观了!
  我说:“你把我这两年的”配额“都给用完了!”
  我现在生病,一般情况下,即使病得再重,也不会选择去扎针,因为其实我是一个蛮怕扎针的人。小时候,一听说要注射疫苗要打防疫针了,撒丫子就满村跑,坚决不打。那么,这个“配额”又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因为我现在每年都会去献四次血,每个季度一次。因此,7次也差不多够我献上两年的了。
  小猴儿:”呵呵,争取把明年的也用得了,明天还要继续打呢。“
  “一边来四次,玩平衡术啊!”
  ”恩,要平衡的,不然手肿的不一样。“
  “一边是大馒头,一般是小馒头。馒头师傅的手艺太差,馒头的尺寸差别太大。”
  ”呵呵,那后期加工下吧。“
  “师傅说:‘我把这大的啃两口,啃到和小的一样大,然后再一起卖给你。’”
  ”呵呵,那不行,我要原装的。“
  “更可恨的是,师傅那两口啃得太多了,结果大的成了小的,小的反而成了大的。于是,他又抓过那小馒头来,在上面也啃上两口。”
  ”那就真成了旺仔小馒头了。“
  “师傅原本是做小笼包转行过来的!”
  ”这样啊,那就可以解释啦。“

Categories: Friend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