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个宝贝妹妹,时有会弄得我苦笑不得的情况,为此我戏谑她是“刁钻蛮横”。她倒好,还理直气壮地回答:“就要刁!”
  当然,实际的情况恰恰相反,我一直都为她的聪明伶俐、乖巧懂事而倍感欣慰。她不过是有时爱在我面前撒撒娇而已。实际上,我对此也很享受!能让亲人依赖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今晚回到家,又给她打电话。

  “吃过饭了吗?”
  “嗯,正在吃!”
  “哦,那行,你吃吧!”
  “嗯?”
  “我说你吃吧!”
  “你不跟我说啦?”
  “你不吃饭?呵呵!”
  “呵呵,那好吧!那你晚一点打给我吧!”
  “还打呀?哈哈!”
  “呵呵呵呵,你不会是打个电话应付一下差事就完了吧?”
  我笑。
  “我就知道!”
  “没有应付,真没有应付!”
  “那好吧,那你周末给我打!”
  “好,行!”
  “我知道你等的就是这句话!”
  “啊?”
  “你是不是等的就是这句话?”
  “没有,没有!”我赶紧申明!
  “我就知道!”
  “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不用跳,不用跳!洗得清,洗得清!”

  苍天大老爷,我真的是比窦娥还要冤枉啊!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