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莫愁式爱恋

  我常常嘲讽某些男人的劣根。比如,某些男人,一旦看上了某个姑娘,也不管别人同意与否,死缠烂打也一定要把人家给弄到手!不管这种手段是用痴情去改变对方对自己的看法,还是用暴力去占有对方的身体。倘若别人不同意,那可对不起了,“我得不到的也一定不能让别人得到”,怎么办呢?毁了她!所以不时地能从新闻报道中看到男子求爱不成用硫酸令女方毁容之类的消息。被抓获后,行凶者竟然还理直气壮:“我为她付出了那么多,竟然都不能赢得她的爱!”
  当然,实际上持有这种错误观点的也并非全是男性,女性同样会有!喜欢金庸小说的读者一定都熟悉李莫愁这么个人物,因为恋人的移情别恋,于是就因爱生恨,让恨愤填膺主宰了自己的人生,活在世上唯一的“抱负”就是为了报复。结果,给别人带来诸多痛苦,甚至殃及众多无辜,自己也并未获得真正的幸福!
  你能说李莫愁没有付出爱吗?当然不是!她甚至可以说是世间都少有的痴情人!然而,你能说她的所作所为真是出于爱吗?当然也不是!因为那并非是真正的爱,如果一定要强说为爱的话,那也是一种极端自私的爱!实际上,是一种自私的占有的欲望!
  我把这种“我得不到的也一定不能让别人得到”式的“爱”称作“李莫愁式爱恋”。

  我刚结束成吉思汗第36代长孙女包丽英的《蒙古帝国Ⅴ 大断事官》一书的阅读。在里面,也讲述了两个李莫愁式的爱恋故事,我在此简要讲述其中一个。
  葛月是沧州一家镖局老板的千金,与她一同长大的,是一位叫林一平的师兄。林一平是葛月的父亲从外面“捡回来”的,是葛父在林一平母子在外流浪走投无路之际收留了他们。但葛月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叫花子”却很不客气,平时总是变着法子欺负他。而林一平,为了让自己的母亲能有一个容身之处,能有一口饭吃,总是对葛的欺凌默默忍让!
  但长大后,葛月却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林一平。而后者,想要逃避这个小太妹还来不及,哪里还敢娶她。但为了母亲,为了师父,又不能对此断然拒绝,只能尽可能推迟成亲日期!
  一次外出押镖的过程中,林一平搭救了正遭受流氓欺负的卖身葬母的洛伊,并爱上了这个跟自己有着相似身世的姑娘,于是将她带回了镖局。葛月对此自然是怒火中烧,但在表面,她却表现得极为大度,将洛伊视为姐妹,骗取了洛伊和林一平的充分信任,后者甚至为葛月的改变而感动,决定要善待于她!他万万没有想到,葛月所作的一切,都不过是假象!
  为了押送一批重要的货物,林一平和师父一同出了门,这一走就是三月之久。回来后,已是物是人非——洛伊离开了镖局,不知所终!葛月对此的解释是,洛伊偷盗了钱物之后遁逃;而实际上,是她用药迷倒了洛伊,并将她卖给了人贩子!人贩子在侮辱了洛伊之后,又欲将其卖与青楼!
  林一平自然不相信葛月的解释,于是就出门寻找洛伊。但两年的寻觅均未果,他也渐渐失去了信心,丧失了意志!在一次心力交瘁之际,林一平昏倒在了一家绸缎店前!是绸缎店的老板赫里布和他的妹妹阿细救了他!在阿细的悉心照顾下,林一平康复了,并答应了赫里布为妹妹的求亲,娶了虽然相貌平平,但却善良而懂得他的阿细为妻,过上了平淡安定的生活!
  但这时葛月却找上了门来!见林已经成亲,就设法嫁给了赫里布,但却在赫里布甚至连她的身子都未沾上的情况下杀死了他,并嫁祸于林,让他成为被调查的对象。而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赫里布和林一平是阿细生活中的两大支柱,她要让这两大支柱都垮掉,让阿细痛苦,让林一平悔恨!为了让林一平痛苦,她又选择了另一个折磨他的方式——死在他的面前!她用尽全身的功力,自己朝着自己的面部给了自己一掌,将自己的脸打得面目全非、头骨崩裂!她用这么一种极其狠毒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用这种既让别人痛苦,也让自己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在此讲述这么个故事,也正是为了说明因“爱”而生的恨是多么的可怕!这绝对是一种危害极大的毒药,无论是在男性身上,还是在女性身上,都具备同样的杀伤力!如果一定要加以区别,或许可以说女性普遍更工于心计,而男性则擅于蛮力。但其危害,则恐难分仲伯!总之都要不得!都必须得加以放弃!
  或许有人感到很委屈,我付出了那么多啊!然而,爱情既是两个人的事情,它需要两个人能产生共鸣能琴瑟相合,而非是以物易物的等价交换!
  但爱情同时又是一个人的事,你喜欢人家,愿意对别人好,即便你付出了再多,但那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是你自己做出的抉择,你应该自己对此选择负责,而不是以此名义却要挟对方得付出同等的爱加以回报!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应该有此担当!
  你爱一朵花,就让它自由地地开放!你爱一只鸟,就让它自由地飞翔!你爱一个人,就给他(或她)自由,让他(或她)自己做出选择!这才是一种成熟的态度!

2 thoughts on “李莫愁式爱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