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角色

  铁凝的《笨花》,里面描述了笨花村昔年的一个“风俗”:拾花的女人,出于生计,为了一把棉花,就可以陪看守棉花的人上床,以此形成了一个特有的“钻窝棚”的民风。其中,甚至还包括十三四岁未发育完全的小妞。
  
  此处之小妞,一则言其小,二则乃其名。
  
  一看到这么个人物,就让我想起夏衍《包身工》中的芦柴棒的形象。
  
  为此倍感难受!
  
  女人,何时你的名字才不叫弱者,何时你才可摆脱如此悲惨的命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