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献了平生总计第17日、本市第12次血。本来这次献血应该是在上月下旬进行的,但因为感冒的缘故,所以被推迟了两周。
  照例,又被问及捐了这么多次血为什么不考虑做机采。照例,我的回答仍然是没有时间。但实际上,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虽说是每个人单独使用一套设备,但要把血再回到体内,我还是存在很大的疑虑。中国之事,又哪里有靠得住的,出不出事,又谁说得清楚呢?还是小心为妙!

等候献血的人。旁边穿红马甲者为志愿者。

等候献血的人。旁边穿红马甲的是志愿者。


  由于是周末,照例很多人。
  今次送的礼物是一个小的搪瓷杯,不过是粗瓷,做工也很不好。我家里并不缺杯子,不过,还是带一个回去留作纪念吧!
赠送的搪瓷杯的正面

赠送的搪瓷杯的正面


赠送的搪瓷杯的背面

赠送的搪瓷杯的背面


  有一位仁兄,自己送的杯子不想要,他放到我的旁边,想要送给我,说:“你凑一对吧!”我也不要,这东西有一个就行了,一个不少,两个就多,并不值得做如此的珍藏!我又转而想要送给两位刚到的女士:”这杯子给你做个纪念吧!“她们也不要,说一会儿自己就有了。我只好把它送还给那位仁兄。
  同样是这位仁兄,对瓷杯上印刷的“我捐血,我健康”深有感悟。用他的话说:“平时晚上都不想吃饭,献完血后胃口就来了。”“用我们北方话说,是吃饱了撑的。撑坏了,扎一针放出来就好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