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10)

  在国美买电脑时,遇到一个小孩子在旁边的几台电脑上玩游戏。小鬼看上去也就三四岁的光景,估计连游戏中提示画面中的字也认不得几个,但玩起游戏来却显得十分老道。
  见我们在看他,他似乎像一个处于媒体聚光灯下的政客般兴奋。而我们对他的注意力稍有“疏忽”,他还会刻意停下来提醒我们给予他足够的关注:“叔叔,叔叔,快看,我已经过了两关了。”

在国美玩游戏的小孩
在国美玩游戏的小孩

在国美玩游戏的小孩
在国美玩游戏的小孩

  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几岁了,他回答说四岁了。
  我又问:“是谁教你玩游戏的啊?还是你自己学会的?”
  他告诉我:“我爸爸的手机上也有这种游戏。”
  一会儿,又过来一个小孩,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女孩。不过,她并非是过来玩游戏,也不是看我们摆弄电脑。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很大的一直拖到地上的透明塑料袋,里面是几块泡沫。起初,我以为她是在玩,而她胸前所挂的则是她的玩具。我还想小孩子可真是好啊,什么都能作为玩具玩得尽情投入。

  她在我们旁边停下来,弯下腰来拣我们放在地上的用于装箱时垫电脑的泡沫块。
  我连忙制止她:“小朋友,这个我们一会儿还用呢?”
  这时,又从后面过来一位老人,手里拄着一跟棍子,一看就是一副拾荒人的打扮。他也连忙制止小女孩不要拣我们面前的泡沫块。
  我这才突然明白过来,小女孩脖子上挂着那个塑料袋,并非是为着玩的,而是为了拾荒。而那位老人,应当是她的爷爷。
  霎那间,我就感到阵阵心如绞痛。那么小一个孩子,还理当是在父母的怀里撒娇、理当像那个小男孩一样尽情欢度童年的一个孩子,为了生计,却出来做这种事情。
  看她的年纪,应该会稍微比小男孩大一点,该当是到了上学的年纪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能够上学。我也实在不愿意在此方面做不好的揣度。
  每当在这种时候,每当在这种看到老无所依、幼无所学而我对此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总是感到倍加心痛。这也总是不断地提醒我,我是处在一个多么邪恶的国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