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野兽派歌手在嚎叫!

  同事A过生日,吃完烧烤,又去K歌!
  1
  周四晚,当同事B提出生日后去K歌的时候,我就犯怵,赶忙声明:“我可唱不好!”
  “哎呀,你就不用唱!”她倒也快人快语!
  “怎么?我就在一旁专职给你们鼓掌?”我也开玩笑!
  “对啊!对啊!
  W.Roger曾说过:“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英雄。总得有人在英雄经过的时候坐在路边为他们鼓掌。”(We can’t all be heroes. Somebody has to sit on the curb and clap as they go by.)我并不介意自己专职给别人鼓掌。不过,要是别人都在一旁K歌,我却老是呆坐在一旁,这不是显得有些傻气?
  今日烧烤时,同事C对我下任务:“今天一定要唱一首歌!”同事A:“还是一人一首一首地唱吧!”
  唱就唱呗,又不要人的命,大不了把别的顾客给吓跑。
  2
  作为多年的野兽派最佳男歌手奖项的蝉联者,我的确担心自己的一声吼会如平地惊雷般惊起顾客一片,好在这一幕最终并未发生。具体原因,我分析可能一方面在于别人见多识广,早已对此有了足够的免疫能力;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人也未必然比我好上多少,说不定比我更推崇原声派的声乐!
  相反,倒是不那么推崇原声派的同事B的一声“吼”更为具有影响力——直接震得点歌系统死机,不得不重启!
  3
  同事B:“我一看歌名就知道这些歌是你点的,因为只有你才只会唱那些老歌!”
  此言大谬!
  事实上,我并非不会唱新歌,只是不大会唱新的中文歌。
  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作为CRI Easy FM的忠实听众,得益于Easy FM的推介,我对国外新的音乐的熟悉程度可要远远超过国内的音乐。二则不是偏见,确实感到中文歌曲普遍质量不高,一张口就是什么情啊爱的,就如同见到一个女性尚未培养一点感情,第一次见面就直截了当地提出要跟别人上床,一点内涵都没有!这也是现代人的一个通病,整天把爱字挂在嘴边的人多,但真正懂得什么是爱的人却没有几个!
  
  所以我很想唱英文歌曲,可是点歌系统很不健全,不但新的歌曲没有,甚至连Eagles、U2、MLTR、Backstreet Boys、Boyzone的一些经典的老歌也没有,所以我只好点一些中文的老歌了。
  事实上,也并不能算什么老歌,不过是一些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比较流行的歌曲而已,算不得老歌。我可并未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或《喀秋莎》之类苏联的革命歌曲。
  我倒还挺痴迷于这些革命歌曲的,个人认为这些歌曲的质量远胜于那些情啦爱的之类无病呻吟的流行歌曲。中国的民歌、部分摇滚,我确实是一直都很喜欢。我甚至很想唱唱京剧什么的来着!啊……啊……啊……包龙图打坐在……
  4
  我唱了一首腾格尔的《天堂》,但高音老是上不去,同事C:“你唱歌就像我爸!”
  无比荣幸,竟能让别人想起其老父,于是再唱一首腾格尔的《父亲与我》。
  同事B:“真难听!”
  5
  刘德华是我不多的很喜欢的中文流行歌手之一,所以连续唱了好几首他的歌曲。
  中学时,曾很喜欢听刘德华的歌曲,还节衣缩食买了不少他的卡带(那时候可没有什么Mp3之类的电子产品)反复凝听。
  一次,我的一位高中同学说我追星追刘德华。我对此很生气!我喜欢听他的歌,是因为他歌确实唱得还不错,而且他的公益形象也确实很好!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对别人的成就,我向来是做到欣赏也就够了。我承认你在那方面做得很优秀,但我却不愿意成为第二个你,或者成为你的一个附庸!
  我可绝对不会去做那种追星的傻事!
  事实上,我很难理解那种追星追到倾家荡产追到要逼着老父跳海自杀至家破人亡以此向人施压的行为。我的唯一的判断就是,此人有病,而且病得不清!可悲,但完全不值得同情!
  而对于那些不但不对此加以正确引导,反而为了创造所谓的收视率阅读率而对此进行推波助澜的媒体,我不知用何种语言去描述其罪恶!
  这社会普遍都他妈有病!而且病得不清!典型的表现在于:不自知,且坚持认为清醒者才是真正的病人,对社会极大有害,一定得送进精神病院,得送进集中营,得送进毒气室!
  所以提请配合:请千万不要把追星跟我扯上任何关系!否则,你得到的即时反击可能是:“你才追星呢!你们全家都追星!”
  PS:回家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一位背着包的年轻人从钱包里掏出零钱交给被人避之不及的乞讨者。谢谢,兄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