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不风流(1)——序言

  近几日抽空读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黑柳彻子女士的《小豆豆的欠落帖》(中文译名《丢三落四的小豆豆》)一书,书中记载了很多发生在黑柳彻子女士生活中的有趣而又令人尴尬的事情,读起来让人忍俊不禁甚至捧腹!
  比如,在一家饭店里,为了验证白舌鲽鱼的舌头究竟是不是白色的,她让一位同事帮她端着盘子,把盘子放到她面前,然后把筷子伸到盘中盛着的烤鲽鱼的嘴里。但鲽鱼却一下子从盘子滑了出去,朝同事的脸上飞了过去,鱼尾巴差一点伸进了同事的嘴里。
  而事实上,所谓的“白舌鲽鱼”并非是她所认为的“长有白色舌头的鲽鱼”,而是“城下鲽鱼”(日语中“白舌”和“城下”发音相同),是指在温水中生长的鲽鱼。
  说到鱼飞到了人的嘴里,就不得不提鸟飞到了人的嘴里的故事。一次,黑柳彻子女士去拍照,摄影师想要的造型是让一只小鸟停在黑柳的指尖上,人和小鸟互相对望,并做出和鸟轻吻的样子。谁知,黑柳刚翘起嘴角,把嘴唇凑近小鸟,小鸟突然一头扎进了她的嘴里!
  诸如此类的笑话,在书中比比皆是!生活实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能每一天,在我们的生活中都会发生一些类似的事情。我们所差的,是用笔将这些有意思的经历记录下来。
  不过,在看完了黑柳的这本书之后,我终于决定要动手写一点东西了。事实上,我这一念头在看了王蒙先生的《尴尬风流》之后就有了,不过一直忙于琐事,未能动笔!因此可以这么说,是黑柳女士的书促成了我动手开始做这么一个专辑。而这一专辑的名字,也得借用王蒙先生的书名。
  按照王蒙先生的叙述,之所以叫《尴尬风流》,是因为“思索了大量玄学,均系‘天问’。问而无解,所以尴尬;既然无解,索性放下,于是‘风流’。”我自然是无此等境界,不过是记录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尴尬琐事而已。是真正的尴尬。可谓是尴尬尽显,而尚无风流,因而就叫《尴尬不风流》了!
  闲话一笔,王蒙先生此书,虽然“天马行空,恣肆不拘,打破了有头有尾的长篇小说形式,线形外壳碎裂,变成无数片断,变成大珠小珠落玉盘。”,读起来很是畅快,但也实在是浪费版面!一个短篇,即使只有三两百字,也得占用一整页纸,似乎书中空白的地方更多于有文字之处!这多出的纸张,该得多砍伐多少树木?倘若是为了定一个高价而让书籍“虚胖”起来,这也完全没有必要,只要真有价值,即使价格高企,仍然会洛阳纸贵;倘若是书中无物,恐白送人也无人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