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献血,有的人会认为那是我有爱心的表现,甚至在采血站,有些新加入献血者行列的人听说我已经成了“老献血”之后,当即表示要向我学习。
  其实,在我看来,这倒是言重了,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区区一件小事,根本就跟什么有爱心之类的崇高的东西挂不上什么钩,仅仅是觉得自己作为社会的一员,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社会做点贡献还是相当好的,不过如此而已!
  当然,也谈不上什么学习,自己在身体许可的情况下,愿献就献,不强迫,不动员,一切自愿最好!所以我是坚决反对某些单位或者组织进行集体动员去参加献血这类活动的,要是不参加的话就是思想道德品质的问题,或者是其它类似的帽子必然会给你扣在头上。
  谈到这个话题,我就不由得想起某些人、某些组织老是喜欢把这些本来十分平常的活动跟我前面说的那类崇高的主题挂钩,并借此来捞取个人的政治利益。比如,在我在W大学就读的时候,每年学校总要组织学生献血。这个自然没有什么不妥,可让我最恶心的是,鲜血后的总结中,这类活动总要被人归结为是组织学生学习了某某思想或者某某教育的结果。所以在第一年参加了学校组织的集体献血之后,此后几年我都不再报名,而是在后面偷偷地一个人去。但是每次我的名字又总要被他们给揪出来,一次一次地被他们用来作为谋取个人政治利益的工具。所以当2005年从那所大学的校园里离开的时候,尽管有着一些告别学生年代的悲伤,但我还是感到相当愉快的。毕竟,终于不会再被这样别有用心的组织所利用了!
  在我所经历的那些令人啼笑皆非又甚感恶心的“献血赞歌”中,甚至有人把这样一个行为跟社会主义精神这样顶级顶级崇高的主题联系起来。(反正嘴是长在他们身上的,怎么样吹嘘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我就感到奇怪,怎么就没有见他们把牛皮吹破过!)对此,我的态度一如既往,不认为这二者之间有何必然的联系。要不,我们或许可以说,在像英美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精神是体现得最为彻底的了,毕竟,“义务”献血这类活动是最先在它们那里得到普及而且开展得最好的!

  而且我还不得不说明的是,我参加献血,真的是跟什么主义什么精神都无关,尤其是像你们说的社会主义的什么道德精神之类的,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我得说是资本主义的值得我们借鉴的精神!因为,最初了解义务献血,并有了想要参加义务献血的念头,是因为读了一些介绍西方国家的相关情况的文章。那时候,关于义务献血之说,中国还八字没有一撇呢,更别提跟什么社会主义的什么道德精神之类的东西联系起来了!没错,我是到了大学才开始参加献血,但那是因为在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条件,压根就跟你们学校所从事的那些令人恶心的思想教育无关!
  所以,先生们,女士们,别再说我参加献血是什么爱心的表现了,也别再说那跟什么精神什么主义有关了!对此类子虚乌有的事,我是坚决不会承认的!那真的跟那些东西无关!尤其是跟你毫无关系!你也别想着再靠我来捞取任何的政治资本了!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