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的感动(3)

  因为脚受伤,下午公司的例行活动我未能参加,而是选择了提前回家。
  由于尚未到下班的时间,平峰期的交通非常畅通,我上车的时候车上仅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所以我又很顺利地坐到了靠近车头的座位上。车头的座位坐起来不如后面的舒服,坐上去感觉两腿给吊在了空中,而且车在急速转弯的时候极容易甩出去,但因为位置较高,视野要比坐在其它位置开阔得多,所以多年来我都习惯了首选那个区域的座位。
  车不断地靠站,乘客在不断地上上下下。过了两站,靠站的时候,从后门上来一个女孩子,跑到车头问司机:“师傅,这车到大冲吗?”
  “到!快投币吧!”司机的回答很干脆利落。(很高兴他没有像别的司机那样责备她应当从前门上车。)
  女孩子投完币,坐到了我对面的座位上去。而她旁边的座位,则仍然空着。
  又下一站,上来一位女士,刚想坐到女孩旁边的座位上去,但看到那个座位有些脏,于是又走到了后面去。女孩子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于是从自己身上掏出纸巾来,把那个位置擦拭了一番。刚擦拭完毕,新上来的乘客就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她的这一举动,刚好让坐在她对面的我全收于眼底。我那颗易于感动的心不由得又被触动了,忍不住就多打量了她几眼。
  我得承认,她这一举动在我的心中为她加分不少。从她所戴的大大的耳环来看,她本应当是我“固有”观念中很时髦的形象,本不应当引起我的注意才对!但正是她这一体现出良好教养的细微举动,却博得了我的不少好感。

  我所乘坐的这一路公交车,可能正如有的人所分析的那样是因为便宜(深圳的公交实在是太贵了!),所以时常总是人满为患。我早上上车的地方,仅仅是车从始发站发出后的第三站,但自我乘坐该路公交车上班的近两个月以来,尚从未在早上坐到过座位。甚至有时连找到一个立锥之地都很困难,所以一般的时候都是在前门让别人代为打卡之后,到后门去上车,而这也必得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外加锁骨功才有挤上去的可能,有时还不免发生人上去了一半但怎么也关不上车门的事。最夸张的一次,连续两辆车我都未能挤上去。错过一辆车就得多等十多分钟,连续两辆都没能上去,别提我该多沮丧了!想起那份煎熬都令人发怵!我向来喜欢坐在车上看窗外的风景,但当身处那焖鱼罐头之中时,不得不不时躲避别人的碰撞(当然一般情况下也根本无处可躲),想要欣赏窗外的风光自然也成了一种奢侈。
  下班回家倒还好,一般在不让座的情况下,都能够找到座位。但因为时间太晚了,很多时候除了窗外的点点灯光之外,也实在是看不清楚什么。今天这么早回去,沿途的所见自然跟在晚间看到的大不相同,所以除了车靠站的时候扫视一下上车的乘客之外,我都保持着向外“张望”的姿势,贪婪地想要把窗外的风景尽揽眼底。倒是车内发生了什么,却常常错过了。所以过了好一阵子,我才突然发现刚才那个女孩子站到了过道上。奇怪,她尚未到站啊,站起来干嘛!再向她之前那个座位看过去,坐着一位抱孩子的女士!
  原来如此!
  实在是一个不错的好女孩!
  感谢她让我的今日过得如此充实!
  PS: 尚未下班,朋友就发消息过来过问病况,心生无限暖意。希望能够很快康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