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食品安全的危机,在国内国外都闹得沸沸扬扬。对此,有人评论说:“吃荤菜怕激素,吃素材怕毒素,喝饮料怕色素,能吃什么,心里没数。”最终的结果就是,什么都不敢吃了。其实,这也仅仅是人类目前所面临的尴尬处境的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我当年学习《环境化学》的时候,曾经读过一本关于周围环境危害方面的著作,看了之后的感觉就是,整个人就是完全置身于一个大大的毒药缸里,让人根本无所逃逸,估计胆小的看了就只好自寻短路自我了结了。这倒不是夸大其词,事实上,从专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周围的环境的恶化程度是远远大于我们普通人的想象的。尤其是在目前这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的模式,其危害实在难以低估。这也给注重环境保护的人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回到食品安全上来。前一段时间有消息说大白兔奶糖里面含有甲醛,可还把我给吓了一大跳。因为我虽然早已成年,但是却极爱奶糖,尤其奢爱大白兔奶糖。要果真如此,那我不是摄入了大量的甲醛?对甲醛的危害,倒并非源于本人学化学出身,而是因为当年家里养蚕时要用此消毒。每次目前用甲醛(也就是俗称的胡儿马林)水给蚕室和消毒的时候,都给刺激得双眼泪流。这当然还是最表象的危害,对身体深层次的危害通常人都是不会那么快体察到的。近些年,有些人因为房屋装修滞留的甲醛引发白血病等病变的病例,可是时有报道。了解到甲醛对人体的危害后,我不免就对母亲的身体极为担忧,所以这也是我后来竭力反对家里再养蚕的原因之一。
  所幸的是,后来大白兔奶糖含甲醛的消息被确定为误传。但对食品安全的不放心,却总让人心里惴惴。尽管加倍小心防范,没想到最终仍然让自己中了招,遭遇了一次危机。
  昨晚几个同事一起加班到8点多,然后就一起相约去旁边一家“新开张”的自助火锅店吃火锅。

  其实说到这家店吃火锅已经很久了,但因为盛夏的天气实在太热,不太适宜吃那么辣的东西,所以这两三个月来同事之间虽然也一起聚过好几次餐,但这事却一直给放了下来。所以虽然这家火锅店开张也有几个月了,而且也离公司很近,但却一直未有去光顾过,这也是我在前面要说是“新开张”的缘故。
  公司所处地属于深圳市的饮食集中地之一,大大小小的餐馆、酒楼可谓数不胜数。当初这家火锅店之所以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也是得益于其较低的定价——锅底30元,中午19元每位,晚上25元每位。一位对此行业较了解的同事就说这价位还是相对比较实惠的,说可以去看看。有一天中午,我其实已经爬上了通往火锅店的楼梯,而且店里的服务员已经在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了,但另一位同事说天气太热,且中午时间又比较短,所以我又只好活生生地把伸向火锅店的腿给拉了回来。
  终于,在昨天晚上,我们去吃了这早该吃的火锅!
  四个人,浩浩荡荡地开到了店里。又眼睛大、肚子小地取来一盘又一盘的菜,一股脑儿地往锅里倒进去。但是却很不幸,由于实在太辣,一会儿的功夫就灌了三杯水下肚,本来准备要吃出最高境界(注:通常吃吃自助餐的最高境界为扶着墙进去,再扶着墙出去。)的计划就此打断了。
  先是一位女同事首先罢吃了,说是饱了。这位女同事平时饭量就很小,我还时常为此跟她取笑说要生一个像她那样的孩子,这一年下来光奶粉钱都要省下不少的。
  而另一位同事,因为不能吃海鲜,所以解决剩下菜,尤其是鱼和虾的艰巨任务就落到了我和另一位同事的肩上。虾我是比较喜欢吃的,但是由于人懒,却不愿意剥皮,平时吃虾的话,最爱的就是炸虾,因为这样可以连着皮一起吃下去。而这次,由于是在锅里给烫出来的,非得剥皮不可,所以吃了两个也就不愿意吃了。鱼呢,平时就不太喜欢,所以本来也不愿意吃,但另一位同事说味道很不错,我又只好“认购”了两块。后来,我也以此为理由成功地诱导那位女同事吃下了一小块。
  当然,尽管最后肚皮撑得要破,但最后也没有把放进去的菜都吃完,我都还在担心会不会真像店里的告示那样,因为我们的浪费而加收我们50%的费用。那两位同事还开玩笑说把锅里的菜给捞出来,放到桌子上,上面盖上一点吃剩的垃圾什么的。至于后来这事后来是如何解决的我也不得而知,因为实在撑不住,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三位同事已经结账了。
  回到家,我洗澡弯腰都感到极度困难了。大哥说,你们这是活找罪受,吃不完就算了啊,那样把人给撑坏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问题就在这里!
  翌日晨,也就是今天早上,十点左右我就感到肚子不舒服了,我还感到很奇怪,今天怎么肚子饿得这么快了,早上可还吃得不少啊。十一点多的时候,症状加重了,肚子一阵阵地痛。此时,我尚未怀疑到是昨晚的饮食的缘故,而疑心是昨晚睡觉时开着风扇着了凉的缘故。平时,因为怕着凉,所以即使天气再热,我都不敢用风扇的。但昨晚却贪图一时的凉快,睡觉时打开了风扇,没想到就这一次就中招了。当我说我的肚子在经历阵痛的时候,那位女同事还笑话我,说什么阵痛来着。我故作正经地向她解释:“所谓阵痛就是一阵一阵地痛,一会儿好,一会儿痛,就是不是连续地疼痛。”
  到中午去吃午餐的时候,我更感到难受了。但还是硬撑着去旁边新开张的沃尔玛买了面包牛奶回来充饥。中午休息的时候,人开始感到一阵阵地打冷战了,一会儿又出现了反胃的症状。
  原想躺一会儿应该会好吧,谁知中午休息了一会儿起来感到更难受了。没有办法,只好趁着出去出菲林的时机去药店拿药。而这时,另外两位同事也开始反映不舒服了,唯有那位没有吃海鲜的同事一切正常。我们开始逐渐意识到,昨晚吃的海鲜,可能大有问题。
  去药店的路上,我真感到人都撑不住了,反胃得特别厉害,两腿战战,冷汗直冒,路也根本走不动了。没有办法,最后只好扶着路边的垃圾桶歇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挪到了药店。赶紧给店员说了一下症状,并要了一杯水服了一次药。然后又慢慢往菲林公司赶。当时,药店的店员都感到吃惊,问:“你的脸怎么苍白得这么厉害?”
  到了菲林公司,我自然是什么也干不了,只好坐在那里休息。本来服了药都好了些,但后来估计是休息时又着了凉的缘故,一会儿又感到症状加重,竟然在洗手间里上吐下泻起来。所幸的是,经过这一折腾,难受的症状一下大减,人也渐渐恢复了精神。
  但那位女同事的症状却渐渐变得严重起来,没有办法,我又只好返回药店去为她拿药。在药店还发生了两件有意思的事:一是刚回到那家药店,把店员给吓了一跳,以为我拿的药服后出现了不良反应。
  另外则是针对药价的评论。我说现在药价太贵,而那几位店员则说便宜,还说什么现在方便面都一下子就涨价40%,而药价却没有涨多少。这真是典型的“阶级”不同引发的不同的观点。看病的买不起药,而卖药的还嫌药价不够高,甚至还巴不得别人天天都生病,就如同棺材店的老板希望天天都死人一般。当然,现在不让土葬了,这棺材是卖不出去了,人家都改卖骨灰盒了。这个,可也是一个十分来钱的行业。而且还绝对是一个垄断行业。我就看过别人家里死了人,买不起殡仪馆独家专营的骨灰盒,只好自制一个。但就是这个自制的骨灰盒,却还被殡仪馆的大爷们给粗暴地摔了,说是必须要在殡仪馆买才行云云。
  这年头,人要活下去是大为不易,要不然,年过七旬的老汉也不会仅仅为求得吃住有保障,无奈采取烧掉山林后又自首的路子(来源:《广州日报》)。当然,当今之世,要死也殊大不易。在农村还好些,在城市即使是进了鬼门关都还要遭人盘剥一番。倘若刚好付不起丧葬费买不起骨灰盒,那可就得外加无尽的羞辱了!
  上古之世,人死了用一张破席子就可以安置在野外,跟大自然做最亲密的接触,庄子他老人家就对此推崇有加。幸亏庄子他老人家死得早,他要是还生活在当今社会,估计他是没有办法下葬的了。现在有些政府部门想要推广安葬从简,这纯粹就是扯淡。不说其它的,光是那支付给殡仪馆的丧葬费就得让人大出血,叫人如何从简呢?
  关于阶级不同观点不同的观点,我最初是在初中历史课本上学到的。我记得当时历史课本上有一幅李闯王李自成的画像,旁边的说明是“人民以之为英雄,官僚以之为盗贼”之类。当时看了之后就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印象,后来的生活中,更是对此不断地加以诠释和说明。
  看到我们三人不断地往洗手间跑,菲林公司的那位员工都问:“你们昨晚是不是吃什么大餐了?”
  可不是,原想吃大餐,没想到最后给大餐给吃了!
  吃火锅花去40元,买药比吃火锅花费还多得多,我自己40多元,女同事也花了30多元,此外还外加这么多活罪受!
  在我的老家,有“为嘴丧生”的说法,意思是一个人因为贪吃而送了命。之前我是对此不理解的,怎么就为了一口吃食而丢了小命呢?这样的话这小命简直就是豆腐渣工程呀!经历了这件事,我算是对此有刻骨铭心的体会了!
  吃饭能够吃到这个水平,也算是吃出来最高的境界了!
  一个不小心,就吃到了国际先进行列中去了!
  本人对此感激涕零,又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了!


3 Comments

陈永仁 · July 30, 2007 at 12:34 am

这天打边炉,太有爱了,很好,很强大

少平 · July 30, 2007 at 10:19 am

哈哈,感谢兄弟的精彩评论!至今仍为兄弟对影音风暴入木三分的点评而折服!

少平 · July 30, 2007 at 10:26 am

奇怪,这时间是怎么显示的,你的留言怎么会显示的是未来的时间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