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交加(2)!

  今天的事倒是与此没有太大关系。
  下午,又被老板叫进办公室谈了一席话,主旨依然是要我合群要跟别的同事融合云云。当然,之前还问我是不是因为被打压的太厉害没有了激情感到郁闷。
  这个问题确实是难住我了!
  一方面,我并不是那种经受几次打压就轻易自己性格的人,要真那么容易改变,在学生时代早就改了,不过那样恐怕也不会在毕业这么久之后仍然有同学回忆起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有个性。我的个性尚在!而且我一向认为这是我区别于他人的最宝贵的地方,岂可轻易改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一个比较固执的人,只要自己认定的事,就绝不会轻易改变,随便你怎么说,我都不在乎。因此,就连我的家人也常常说我这人很犟,十头牛也拉不回头。Anyway, I know I don’t have green hair! So whatever you say!

  不过另一方面,说到激情,在现在的工作中相对于之前来说的确是少了很多。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当你知道你的所有的提议都不会被采用不会被赏识,甚至被人认为是居心不良希望通过这种“不正当”的手段来获取个人利益的时候,你又何必要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呢?伯牙的琴音,是要钟子期才懂得欣赏的。钟子期既然不在,你对着别的人盲目地鼓琴不是对牛弹琴自讨没趣么?所以最好的做法还是埋头干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完成上司指派的任务就好了,其它的还是少说为妙,说得多了,就不免会祸从口出,自讨麻烦。
  问题是,这些话能对他坦言相待吗?
  对于现在的老板,我的感情其实是挺复杂的。
  首先我得说,我挺喜欢这个人,因为他在很多方面的性格跟我相似,也是个性情中人。比如,心无城府,有什么都直言不讳,不愿意委屈自己,这就很对我的味。我这人从小就是个生活的白痴,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整天去琢磨人的心思,那实在是太累。因此我喜欢跟这样简单的人打交道。
  我也确实很感激他,因为他也确实跟我讲了很多“人生”的道理。像要如何为人处世之类,比如他说我现在是一个有棱有角的石头,需要不断地磨光成一块圆石,要圆滑起来。坦白地说,这些东西对于如何在这个颠倒的世界生存的确是很有利,但是我却是不喜欢。没错,我很讨厌世故圆滑!虽然经常因此备受伤害,但是仍然不愿意改变。我实在不明白,明明大家都可以坦诚相待、和平共处的,为何却非要人人成为厚黑学的专家,彼此防范算计才行!这不是个颠倒的世界是什么?因为我的不愿意改变我行我素,所以他也对此颇感失望,因而都不愿意再跟我讨论类似话题。
  他甚至也还给我讲一些之前他所遭遇的挫折,讲他之前的落魄,希望我不要重复他的错误。一开始他打压我,也主要是为了平衡同事之间的关系。用他的话说,你那么做,别的人会怎么想,你那么能干,那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去做得了?
  就这方面而言,我的确是打心底由衷地感谢他!用他自己经常在给我“训话”之后说的那句话说就是:“没有别的老板会给你说这些!”这倒是真的。因此,无论他所谈正确与否,我对此都一直心怀感激!
  他是一个很自信的人。自信确实是好事,我喜欢自信的人。可问题在于,凡是都有个度,自信过头了就不免会陷入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刚愎自用的处境。这也是我不再像之前那样给他提建议的原因,尽管有些问题我能够很明显地觉察到,但为了不招惹麻烦,也干脆保持沉默。有时候,自己想想也感到实在是不够厚道,感到心里有愧。可是,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有一次,他在跟我们几个员工谈话的时候提到他在看《贞观长歌》,并感慨唐太宗还有个不怕死进谏的魏征,可是他的身边却没有这样一个人。也是,一旦开会,我们都习惯了保持沉默,那种气氛实在是让人感到压抑。所以他的这席感叹也让我不由得感到他有点可怜,可是他为何不想想这种状况是怎么形成的呢?魏征能冒死进谏,那也得靠唐太宗成全才行。要是遇到一个夏桀那样的君主,恐怕魏征的脑袋也早掉了。这得双方面的条件都具备了才可能成就这样的千古美谈,唐太宗和魏征二者都缺一不可。
  关于他对我的误解,坦白地说,我是感觉非常委屈的。我感到现在的自己就如同《列子?说符》“疑邻窃鈇”那个寓言中的“邻人之子”。因为“意其邻人之子”,所以就“视其行步,窃鈇也;颜色,窃鈇也;言语,窃鈇;动作、态度无为而不窃鈇也”。因为认定了我是独狼不合群,所以就我日常的一举一动莫不成了不合群:不喝酒是不合群的表现,不愿意参与一些在我看来无趣的话题的讨论是不合群的表现,甚至仅仅因为觉得电脑英文系统显示的字体漂亮而选择了英文系统,也被认定是不合群的表现。因为认定我挑剔,吹毛求疵,所以我提任何建议那都成了苛刻挑剔的表现。因为认定我会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谋取不当之利,所以就连我按照老家的习惯用名字称呼同事而非像他人那样称呼“小×”也被认定是刻意要跟同事讨好拉关系。唉!虽然我对此并不以为意,但提起来,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情绪低落。“疑邻窃鈇”那个寓言中的“邻人之子”还有因斧头找到了而不再被怀疑的机会,可是我现在呢?何日才能在他的眼中“动作态度无似窃鈇者”?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