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于我而言,可谓是悲喜交加!
  我虽然说是“悲喜交加”,但事实上,却也并不存在什么大悲,不过是情绪稍有些低落而已。而大喜,那倒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且让我从头道来。
  先说“悲”。
  我在前面说过,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大悲。我这人倒是常常大喜,经常仅仅因为一件极小的事情也可能惊喜异常,也因此常常在别人的眼中显得傻里傻气。但大悲,我暗自思忖,在20多年的人生中似乎尚未有经历过,最多也就是难过而已。而这次,甚至可以说连难过也不算。如前所述,不过是情绪稍微低落了点。
  事情的起因仍然是源于工作。熟悉我的朋友可能会发现,我这人向来不愿意在自己的文章中谈及工作中的牢骚以及个人的苦恼之类的话题。这倒并非我的生活中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我可以肯定,我在这方面的困扰也未必比诸君更少,只是我向来不愿意提及罢了。这年头,人人都有烦恼,除了贪官和政客以及那些连政客也够不上格生性对民冷漠的公务员,每个人都不容易。当然,我的这一观点未必能得到别人的认同。毕竟,之前,就有政客不知廉耻地通过媒体诉苦,称公务员是压力最大的阶层,要民众对其加以体谅云云,这实在是令我叹为观止!公务员的压力是如此之大,可我们看到的却是仍然有那么多人打破了脑袋想要钻进公务员的行列中去。而且进去了就不愿意出来,做了公务员却也不是考虑民生,而是不断地投机钻营要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甚至有些副职因为缺乏耐心,感觉通过正常的途径升迁太慢,以致迫不及待地要买凶干掉正职,以便为自己的上升扫清障碍。对此本人是极为感动,毕竟,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国家多年来的政治教育还是多少有一点成功的,当年白色恐怖的革命年代那种不怕累不怕死冒死也要加入共产党干革命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优良传统虽然没有很好地传承到公务员这个阶层,但是二者那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还是多少有点相似。对此观点,事实上,我根本一点儿也不关心别人认同与否!我认为那完全是他人的事!I don’t give it a shit! 我也没有那么霸道,非要全国人民都统一到本人的思想中来。我只是希望,本人自由表达自己观点这一权利能够得到充分的保障。
  回到烦恼的话题上来,既然人人都不容易,那也就不会有多少人对你那么点破事感兴趣,因为你所有的烦恼,别人也有。他自己都还烦不过来呢,哪里有兴趣听你唠唠叨叨?所以我虽然能够理解有些朋友喜欢向别人诉苦,但是我自己却是不愿意这么做,因为那样在我看来实在是太失礼了。我这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做人原则,就是不要给他人添麻烦,因此我绝不会拿自己的那点破事去麻烦他人。
  在对待日常生活的烦恼的态度上,我向来是持这样的观点,除了哲学家之外,一般的人提及烦恼之类的话题,那至少还证明一点:这家伙是个闲人,毕竟他或她还有时间来思考痛苦烦恼这些话题。而且在我看来,绝大多数人所谓的痛苦烦恼不过是无痛呻吟,连“为作新辞强说愁”也算不上,纯粹是没事找事。不信,你去问问那些为了养活家人、在那阴暗的煤窑下整天冒着塌顶或者瓦斯爆炸的危险挖煤的矿工知不知道痛苦?你去问问被拐到山西的黑砖窑做苦力的那几百个孩子知不知道什么是烦恼?我敢以性命做赌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那几个词的含义!

  我一介凡夫,过着平凡而琐碎的生活,按理也还是有时间来思考这些琐碎的问题的。不过,我这人历来心高气傲,总是觉得考虑这些琐碎的问题实在是浪费了我的大好才智。吾生也有涯,可不能把宝贵的时光用于此。我喜欢一句话:“人类的伟大在于他理解痛苦。”我喜欢的是那些高层次、有品味的痛苦。我通常喜欢从哲学的高度、从一个较高的层次来思考一些人类普遍存在的问题,研究一些在我自己看来具有重大价值的问题。虽然这样的思索和研究未必然能有结果,而且因为看到了问题的所在但是却对解决它们无能为力而倍感痛苦。但是,在我看来,思索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对此,我是乐此不疲。
  也因如此,我向来不愿意参与他人对琐事的讨论。即使被别人主动问及,我也要么敷衍了事含混其辞地作答,要么干脆称自己对此没有兴趣。从某种程度上,这也给人一种清高不合群的印象。但坦白地说,我对此也并不在乎。我向来很爱惜自己的羽毛,并不愿意委屈自己。要我低声下气去迎合他人,还不如直接要我的命。人不是金洋钱,不可能讨好所有人。用著名童话家郑渊洁先生的话说——你不可能讨好所有的人,因为有的人根本就不是人!对此观点我是极为赞赏的。
  (未完待续……)

Categories: Personal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