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去吃午餐的路上,同事告诉我说:“今天是清明节呢!”并要我来两句清明节的诗词,我脱口而出:“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倒不是我对古典诗词多么熟悉,而是杜牧先生的这首《清明》实在是太有名了,提及清明节,必然就得让人想起这首诗来。
  “还有呢?”同事追问。
  “路上行人欲断魂啊!”
  “再来!”
  “好像什么杏花村啦!”我是一下子真有点想不起来了。
  “记不住了吧,呵呵!”同事笑着:“我也还是今天查了一下才知道的。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谣指杏花村。”
  “呵呵,就不是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谣指杏花村了。该是“借问饭局何处有,两腿奔向湘菜馆”了!”
  不过,今天是清明节,我倒还真是不知道,后来我查了一下,在早上还有一位朋友给我发短信祝贺清明,不过我当时并未能及时看到。所以,当同事提醒今天是清明时,我竟然感到有些意外:我怎么竟然把这个重要的日子给忘记了?

  提及清明,除了想起杜牧先生的那首诗之外,我还总要想到给革命烈士扫墓这类的事情。没有办法,从小受到的革命教育根深蒂固。不过坦白地说,我压根儿还从来没有在清明节扫过墓,更没有给革命烈士扫过墓。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革命烈士倒是不少,毕竟是老区,太穷了只好出来闹革命,建国的将领都出了不少,但是革命陵园这类纪念性的场所好像还真没有,或许也有,但是我是真没有见到过。所以自打从小学课本上学习到给革命烈士扫墓的一些文章之后,我就一直在想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并常常设想烈士陵园究竟什么样,自己是如何如何给他们扫墓的等等。后来,通过课外读物读了一些《高山上的花环》之类的文学作品之后,更是对此充满了好奇。所以,一提及清明,除了想到杜牧先生的那首诗之外,我不是想的给哪位祖先扫墓,而是想到到烈士陵园敬献花圈什么的实在是跟我的这一经历有很大关系。
  没有条件给革命烈士扫墓,自然也就无从谈起给他们扫墓一事。但是给自己的先辈扫墓的条件却是有的,但是,除了过春节之外,我却也并未有给他们在清明扫墓的经历,这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少有在清明节扫墓的习俗。
  不过,我倒是见过别人在清明节给自己的先辈扫墓。在我所居住的那个院子里,每年都有一两户人家会给自己祖辈的墓上挂一些纸钱,进行一些简单的祭奠。对此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为那还是咋暖还寒的时节,我常常透过自己家的窗户观看远处的祭奠活动,心中还一边想着为什么我们没有在今天去祭奠祖先呢?
  这就是清明节给我的所有记忆了。
  今天深圳的天气,虽然没有雨纷纷,不过,周一周二的雨后,气温下降到了10多度,好像又回到了冬天似的,倒是很契合清明这个时节。
  2
  我的一位校友,更确切地说,是我的一位校友兼同学的女友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